德文、德語、法文、法語
English Sentence Loading...
英语句子加载中...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中央社日文新聞進入日本市場

中央通訊社今天與日本最大入口網站之一「livedoor」的營運公司NHN Japan株式會社簽約合作,中央社日文新聞上架刊登。NHN Japan是智慧型手機APP程式「LINE」的開發營運公司。
有鑑於台日互動頻繁密切,中央社2011年7月推出日文新聞網,增進台日間相互理解,並提升更便捷的訊息互動。此次中央社日文新聞直接進入日本市場,也是livedoor首次和台灣媒體合作。
NHN Japan主力事業為線上遊戲及入口網站,使用人數達6000萬人的智慧型手機APP程式「LINE」,也來自NHN Japan。
目前NHN Japan公司綜合入口網站「livedoor」的利用者每月達4600萬人次,是日本規模龐大的入口網站之一。
中央社為促使更多日文讀者了解台灣,自成立日語新聞網後,積極接觸日本傳播媒體,已於5月和日本最大經濟報紙「日本經濟新聞」的子公司,「NIKKEIDIGITAL MEDIA INC.」簽約合作,使讀者能透過這家公司的網站線上資訊庫檢索獲取資訊。
日文新聞是台日新聞交流的重要一步,中央社將繼續秉持「正確,領先,客觀,翔實」的新聞理念,24小時全年無休,從台灣向國際發聲。

資料來源: tw.news.yahoo.com/%E4%B8%AD%E5%A4%AE%E7%A4%BE%E6%97%A5%E6%96%87%E6%96%B0%E8%81%9E%E9%80%B2%E5%85%A5%E6%97%A5%E6%9C%AC%E5%B8%82%E5%A0%B4-114610205--finance.html
標籤: 日文

吉阿吉阿族韓文教育援助突然中斷

鄭德永(音,51歲)是印度尼西亞巴務巴務市“世宗學堂”中唯一一位對少數民族吉阿吉阿族進行韓語教育的韓國教師。他在今年8月初看到學堂的運營機構——慶北大學發來的公文時大吃了一驚,因為公文中包含了“學堂及相關教師全部撤離”的內容。前段時間好不容易解決了簽證問題,本以為從今年7月開始到以後的5年時間裏可以儘情地教給孩子們說韓語。但是鄭先生卻不得不在8月31日踏上了回國之路。他說道:“當地大約有800多名學生,我對孩子們說因為簽證問題暫時回一趟韓國”,“聽到學堂關閉的話真的感到很惋惜”。

因引進韓文作為標記文字而成為話題的印度尼西亞少數民族吉阿吉阿族,他們所居住的巴務巴務市建立的韓國語教育機構“世宗學堂”在設立僅7個月後就撤離了。

主要原因是財政問題。世宗學堂是文化觀光部和韓國語世界化財團在世界各地成立的韓國語教育機構,但是該學堂的運營機構慶北大學呼訴財政困難並決定撤離印度尼西亞。慶北大學方面表示“我們起初計劃用文化部援助的3400萬韓元和慶北大學提供的3600萬韓元等共7000萬韓元的預算來運營世宗學堂”,但實際上教師勞務費和教材費、器材費等至少需要1億韓元。因此,只好靠減少授課時間來填補空缺。負責經營世宗學堂的總管慶北大學教授 (英語教育係) 李禮植說道:“今年7月我們直接到文化部訴說了行政•財政上的困難並請求幫助,但是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對此,文化部一位有關負責人表示:“慶北大學以財政狀況為由撤離,(我們)正在物色其他大學”,“打算按照政府的原定計劃再次運營”。

有批評稱,此次事件是預料之中的事情。2008年8月,訓民正音學會和吉阿吉阿族簽訂了有關韓文使用方面的諒解備忘錄,受到了人們的關注。之後,韓國政府和地方自治團體爭先恐後地表示了各種支援意向。但4年過去了,至今這一承諾幾乎沒有被落實。

從2009年開始就推進設立世宗學堂的文化部從選定相關事業者的工作開始就停滯不前,直到去年8月才選定慶北大學作為運營者。由於財政問題今年年初才開張。

當時表示積極參與意向的首爾市現在也是“袖手旁觀”的態度。2009年12月,首爾市和巴務巴務市簽訂了交流意向書並表達了設立“巴務巴務市首爾文化中心”的合作意向。但是,實際上這些項目因為預算方面的一些困難在討論階段就已經被迫中斷。去年年末,慶北大學方面呼吁首爾市對世宗學堂進行預算支援,但沒有成功。訓民正音學會會長李勝載(音)說道:吉阿吉阿族采用韓文作為正式文字後受到媒體的關注,雖然各機構都表示了興趣,但都沒有什麽實際行動。”

首爾大學(語言學)李豪榮教授表示:“政府機關等方面對普及韓語活動的支援很消極”,“政府似乎十分警惕韓文普及運動被看作是‘文化帝國主義’這一點”。

資料來源:tw.news.yahoo.com/%E5%8D%97%E5%A4%AA%E5%B9%B3%E6%B4%8B%E5%B3%B6%E5%9C%8B%E6%89%80%E7%BE%85%E9%96%80%E7%BE%A4%E5%B3%B6%E4%B9%9F%E9%96%8B%E5%A7%8B%E4%BD%BF%E7%94%A8%E9%9F%93%E6%96%87.html
標籤: 韓文

德國人:現在我不去中國 等迫害結束再說

布魯塞爾一家旅館外,載我們來開2012年歐洲法會的長途大巴司機正和另外一位司機聊天。我遞給那位新面孔司機真相傳單時問,您能看德文嗎?他說自己是德國人,沒問題。對方看上去有五十歲上下的樣子,典型的德國男子形象。

他笑容滿面地接了傳單後對我說,在這裡遇到一位能說德語的中國人很高興。「那為甚麼?」我有點兒納悶。他說,他太喜歡中國了,總想去中國看看。我指著他手裡那張活摘器官的傳單說,現在別去,中共正在迫害法輪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牟利。他聽了一愣,馬上低頭看手裡的傳單,看了一眼標題,他說,共產黨真壞!這樣的罪行得趕緊結束。他說:「沒結束前,我就不去了。」

問他為甚麼那麼喜歡中國?他說:「世界的文化都不行了,墮落了,沒有希望了。」他表示,自己雖然對中國文化不太瞭解,但是總嚮往中國的古老文化,冥冥之中感覺那裏有希望,所以一直想去中國看看心目中的中國文化。我告訴他,你嚮往的中國文化,是上下五千年傳統文化,那是神傳文化,值得你敬仰。但是現在中國幾乎不見傳統化了,被中共摧毀盡了。中國人被灌輸了六十多年的黨文化,缺失中國傳統道德,這一切會讓你失望的。共產黨搞無神論,中國神傳文化怎麼可能有立足之地?中共能對修煉佛法的法輪功學員干出活摘器官的罪惡,這是不是超出人類道德的底線了?這樣的中國,你喜歡嗎?他搖頭說:「現在我不去中國,等迫害結束再說。」

我告訴他,如果真想看中國的傳統文化,你就去看神韻,那裏面展現得最充分、精彩。神韻每年春天來歐洲演出,別錯過機會。他說是第一次聽說神韻,所以我答應他,到時候給他發神韻來歐洲演出的詳細信息,最好能約上他一起去看神韻,他聽了高興得喜形于色。

他讓我「等到中共不迫害你們了,告訴我一聲」。為此,他留下了電話和姓名。我說,要想儘快結束迫害,那得現在大家一起努力,共同制止破害。他說,那好,以後我開車時,手握方向盤,心裏想著,就不能迫害你們,快結束迫害。我心裏會為你們的反迫害加油。

見我要離開,他非常認真地說,我要是搬家了,你就找不著我了,還是給你電子郵箱保險些,我可是在等著你們的好消息呢。另外,我是歐洲長途客運司機。你們如果用車,關於時間、價格都好商量。見我找水瓶,他到自己大巴車的小冰櫃裡取來一瓶水送給我,說甚麼也不收錢。

資料來源:大紀元
標籤: 德語

檢查官彈性入學回校園 教育電台學習好幫手

平時為社會伸張正義的檢察官,晚上搖身一變,成了文藻外語學院進修部德文系的高材生。這是教育部今年大力推動的「風雲再起-鼓勵成人就讀大學方案」,讓許多想繼續深造的社會在職人士,多了一個彈性入學的新管道。目前就讀文藻德文系一年級的學生黃英彥,白天是一名打擊犯罪的檢察官,但因對外語極感興趣,因此一聽說文藻推出「風雲再起」方案,立刻報名就讀。他表示,入學的方式非常簡便,不需要參加大學學測或四技統測的筆試,就可以依規定報考,因此很吸引像他這樣忙碌的社會人士。而教育電台的德語節目,更是他課業上的好幫手。

黃英彥說,選擇德文系就讀,主要是因為我國的法律體系大多源自德國法,把德文學好,就可以進一步提升工作專業度。他並自創區塊法,有效整合零碎時間,讓讀書更有效率。

資料來源:國立教育廣播電台
標籤: 德文

美軍再次招攬移民 可快速入籍美國

每到週二晚上,多倫多市Rivoli酒吧的二樓就會熱鬧起來,並不時傳來斷斷續續的德語輔音和旋律輕快的日語元音,這裡有逾百人聚集在一起練習新語言。
  
多倫多巴別塔(Toronto Babel)組織每周會舉行一次語言交流聚會,其成員年紀從20歲到70歲。該組織在過去三年裡,給各行各業對語言感興趣的人一個彼此交流學習的機會。

練習的機會
據CBC報導,對哈林頓(Kevin Harrington)來說,悠閒的酒吧讓他有機會將77年來學到的六種語言,教授給年輕一代。常客們知道希望學習意大利語、學西文、德語、俄語、葡萄牙語或日語的新來者,可以先和哈林頓聯絡。
  
哈林頓表示,通常他會幫助那些想學習這些語言的人練習會話。不過,他也會跟在場的人學習其他語言。
  
兩名組織者在前門做協調工作,他們會了解來這裡的人說哪種語言以及他們想學習語言。組織者會花大量時間協調,確保求知若渴的學生配到合適的教師。
磨煉會話技巧
當Lee Pen幾個月前第一次走進巴別塔,組織者花了約30秒為他找了一個講西班牙語的人,來幫助他磨練自己的會話技能。
  
這位40歲的天文學家以他的兩門主要語言(德語和普通話)作為回報,來幫助其他學生。
  
Pen認為,到巴別塔來能使他的西班牙語課程變得更完善,因為課程很大程度上只注重課堂,而忽視對這一們語言的實踐運用。他說:「你在課堂上更多的是學習理論、語法和詞彙 , 但你真的不會有機會練習說。」
  
Pen表示,悠閒的酒吧使人們能夠在更自然的環境中練習語言技能,而且可以在這一過程中結交朋友。
填補移民感情空白
多倫多巴別塔組織由最初的十幾人迅速增長。39歲的創始成員哥斯達(Eduardo Costa)最近承擔了組織的共同領導工作,他發現,雖然自己離開了巴西的家鄉,遠離了親人和朋友,但在活動上遇到的人開始填補了這部分空白,令他不再孤單。
  
他說:「當你移民,離開了你的家人,但你的朋友還在那裏, 這個組織成為我在加拿大的第一個新家庭。」
  
與哥斯達一起參與組織協調的為母語是俄語的Anna Shalaginova,她已通過每周與巴別塔成員練習改善了法語技能。
  
Shalaginova表示,較小規模的巴別塔組織在渥太華和滑鐵盧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她補充說,本國的種族和語言多樣性,使它成為類似語言交流的理想家園。


資料來源:大紀元
標籤: 學西文

男生自學4外語出散文集 欲奪諾貝爾文學獎

  “當世界認識我時,世界也將通過我而認識它自己。”這是一個90後大學生的哲思,昨天上午,江蘇大學外國語學院大三學生周振宇發布了他的哲學散文集《發言者》,而他的所學專業是英語。在很多非哲學系的學生看來,哲學有點枯燥無味,但對1992年出生的南通小伙周振宇來說,哲學卻是摯愛。

  對於周振宇“跨界”出書的這一舉動,大家並不意外。因為大學三年里,周振宇已經做出了太多同齡人難以企及的一些事:自學法語德語、希腊語、日語,一次性通過高級英語口譯考試,總分120分的托福考了113分,先後到鎮江、宁波的新東方學校任教,成為“名師”,同學都崇拜地叫周振宇“大神”。

  “這樣一本哲學散文,主要是我對信仰、愛情、自由、死亡、道德、美、寫作多種問題的獨立思考。”周振宇想要寫書、出書,不是在大學才有的念頭,從高中開始,他就開始嘗試寫作哲學長詩,嚴重偏科的他在高考前的一個月還在糾結:是參加高考還是當個作家?最後迫于家庭的壓力才選擇了高考。

  周振宇從一個普通的學生變為哲學的痴迷者,走過了一段不為人知的心路歷程。初三時,個性張揚的周振宇在新的班級里由於過于標新立異,遭到了全班同學的抵触,“當時我一蹶不振,成績也下滑得厲害,最嚴重的時候還去醫院接受過心理治療。”

  幸運的是,周振宇從心理低潮期走了出來。初三暑假那年,他第一次接触到尼采、康德、叔本華,“原來世界上有這么有力量的思想!”惊奇之余他一遍又一遍地翻看經典哲學著作,他也把自己的個人體驗和閱讀經驗結合起來,思想和心理上都變得更加成熟。

  曾遭全班抵触

  不得不接受心理治療

  痴迷 聯繫20多家出版社未果

  學校主動資助出書

  這本哲學散文集,由哲學散論、片段和格言、詩歌三部分組成,共十五萬余字,周振宇用近四年時間寫成。書中的第一首詩歌是在高一寫的,最後一篇文章則是在大一完成的。在書中,周振宇旁征博引,哲學大家、各國文豪的觀點和思想信手拈來,還不時調侃一下名人,“我思考,我痛苦﹔我痛苦,我存在﹔故而我思故我在。”

  “這本書的創作嚴重影響了我在高中階段的學習,我差點為之放棄高考,甚至高考考場里我也還在構思。在這期間我受到很多人包括親人的不理解甚至是誤解。”周振宇說,“最痛苦的煎熬還來自於創作本身,靈感的時斷時續構成了我生活中最強烈的矛盾來源,當然這種創作本身成為了創作素材,我都把它們寫進了我的書中。”

  大學是周振宇真正開始學習的地方,更加豐富的閱讀資源、開放自由的校園氛圍讓周振宇如魚得水。僅用了大一下學期短短半年時間,周振宇就創作了七萬余字書稿,加上高中時創作的一萬余字作品,準備集結出版,他以為衹要把書寫完了就能出版,並被世人接受、認可。

  “寫完的時候特別興奮,一下子就在網上投了二十多家出版社,衹有一個出版社回了封郵件,說覺得我寫得不錯,但他們是出學術類的,不出文學類的。”

  周振宇第一次遇到了現實的阻礙,他預想到要等工作後才有錢自己出書﹔然而,周振宇又非常幸運,就在他為推遲出書失落的時候,他所在的外國語學院得知了這一情況,為周振宇買單,從有限的工作經費中撥出近三萬元支持新書的出版。

  周振宇說自己在高中是一個悲催的“吊絲”,一個人默默地寫作,少有人閱讀和分享,是大學給了他表達觀點和延伸知識的空間。“我寫書不是為了留名,而想留下思想釋放的印記。”周振宇說,電影《盜夢空間》提到,思想是最富有粘著性的東西,他很有感触,“寫作就是思想凝結的過程,不是為了產生某種思想,而是為了擺脫思想,讓思想成為作品,從母體脫離出來成為獨立的個體。”周振宇在完成新書的同時,又在著手第二本書《尼采和庄子》的寫作。

  和周振宇交流過英語的人都會說他是個“小超人”,有著超凡的語言學習天賦。說來奇怪,平時和人交流的時候,周振宇說話顯得口齒不清,可是一旦說起英語來,就變得口若懸河、激情四射。

  他學習語言的方法是閱讀原文。早在高中的時候,愛讀書的周振宇就讀過了原文版《紅與黑》《老人與海》《瓦爾登湖》,閱讀原文讓他收獲了豐富的詞匯量和理解英語長短句的能力,他開始理解英語的語言美,開始設身處地地用英語思維方式思考問題。在自學德語時,周振宇也是如法炮制,學習了三個月德語後就開始閱讀《共產黨宣言》等德文原著。

  “人腦應該學會轉動,但應自轉而不是公轉。”“某種意義上,勇氣比智力和耐力更加重要。”“追求卓越,成功自會而來。”這是周振宇自創的三句座右銘。他有著超強的執行力,他不參加任何考試輔導班,付出的都是默默、無人知曉的努力。

  大二時備考高級口譯,周振宇貌似沒有專門練習,但是考前兩個月里,300多頁的官方教材被翻了無數遍,在走路、吃飯、上課的任何時候都會在心裡把別人的話當作同音傳譯,在路上看到一則廣告、一句標語,也會下意識地翻譯,甚至從網上找到了歷年的總理記者招待會視頻,譯到和現場翻譯95%相同才肯罷休。

  超人的背後

  努力是隱形的翅膀

  好學

  “不是為了謀生,而是為了證明自己。”去年11月,還是大二學生的周振宇經過選拔和培訓進入鎮江新東方,主講SAT課程,一對一的授課對他而言挑戰不大,今年暑假,他被選拔到宁波新東方,主講托福、六級、考研詞匯,給一大幫年齡比他大的人上課。

  一直生活在象牙塔里的周振宇第一次感到了職場的巨大壓力,追求卓越的他要以巨大的氣場、更多的上課信息量,讓學生感覺到他真的有“料”。在宁波的一個半月時間里,雖然經常一天都要上8小時的課,周振宇晚上還要備課到凌晨一點多,早晨六點不到就又起床繼續備課。“學英語原來還有這樣一種方法,就像一場頭腦風暴。”上過課的學生都這么說。現在,周振宇自創的詞根記憶法已經小有名氣,學生都心服口服地說他很“牛”。

  日常生活中,周振宇和普通大學生一樣,喜歡打遊戲、看電影、健身、玩高科技產品,在客運公司工作的父母儘可能滿足他的物質需求,周振宇坦言,自己在生活上不是特別節儉和刻苦,但在學習和人生目標上絕對是非常勤奮和努力的。

  他上的課

  就像一場“頭腦風暴”

  講課

  畢業想出國

  還試圖建自己的哲學體系

  規划

  “可能會有人好奇為什麼我能做這么多事情,我想強調的一點是,勇氣永遠比才氣重要。沒有對學習的宏偉目標,那么要實現這些目標更是無從談起。”周振宇表示,他還很年輕,想得到世人的認可和接受,對於這本書,“我試圖在其中建立自己的哲學體系,我想把我的體系命名為‘新唯美主義’。或許有人會認為建立所謂的哲學體系屬於狂人之語,但我想如果中國人哪一天再出一個孔子、老子那樣的創立體系的人來,中國人的復興之路也就真正實現了。我絕對不敢自比孔子老子,但我至少勇敢地跨出了一步,我宁可現在被人罵作幼稚狂妄,也不願老來墨守成規。”

  周振宇稱,自己並無刻意去安排自己的時間,但他抓住每一分每一秒,比如吃飯、走路的時間學習、思考。

  剛上大學時周振宇有三個目標:學四門外語,出書,找個女朋友。 如今這三個目標都已經達成,他又給自己定了一個全新的追求目標:申請全額獎學金去美國讀研。

  不過,周振宇向記者坦言,他的真正目標是當一個哲學家兼作家,另外他還談到了諾貝爾文學獎,“用我的思想去表達出一種美,用哲學去表達文學,對於諾貝爾文學獎這個概念現在對我來說當然是很遙遠,但我想不是沒有可能。”

  “語”眾不同

  周振宇的微論點

  “這本書的副標題是一個90後大學生的哲思,我強調90後這個概念是想讓大家知道90後並不意味著膚淺、幼稚、趕潮流。我想人真正的差別在於個人的氣質性情,而不在於代與代之間的年齡間隔。”

  “人生是一場誰也不想到達目的地的旅程,因為這目的地就是死亡,人們之所以應當注重沿途的風景,並非因為這目的地的到達是不確定的,而是因為到達目的地是不可避免的。”

  “人們將脫離群體的個體稱作孤獨的人,但對孤獨的人自己而言,孤獨並非是由個體無法融入群體所致,而是由個體無法尋找到一個與自己相同並能產生共鳴的另一個個體所致。”

  “為妳的失敗找理由,但不要找一個失敗的理由。”

  “比奇蹟更為神奇的是,奇蹟降臨于自己身上。”

  “不是緣分讓我遇見妳,是遇見妳之後,一切都成了緣分。”

  老師評價

  一個孤獨的

  未曾舉手的發言者

  “他有很高的語言學習天賦,比同齡大學生要成熟許多,尤其是在思想層面。”江大英語系副教授蘇建紅這么評價,在他不走尋常路的背後,是一個愛思考、有思想的90後大學生縮影,也是一個孤獨的未曾舉手的發言者形象。

  江大外國語學院院長陳紅從1年多前開始頻繁聽到“周振宇”這個名字,“很多院系的老師、輔導員在聊天時都會提到他,說對他的思想、文字印象深刻,還聽說他有一部沒有出版的書稿。”陳紅開始慢慢得知周振宇的“神奇”。

  對於學院資助出書,陳紅說,“大學要有顆寬容的心,要支持學生共性發展,也要幫助學生個性成長,學院是學生的家園,學院看到周振宇的才華就像父母看到自己的孩子有潛能一樣,我們應該推動一下。”陳紅表示,他們學院對周振宇有這么一個心願:“給通才予土壤,給天才予天空。”

資料來源:北京新浪網
標籤: 學法語

攀岩攀到真愛 波蘭女情定台灣

在淡江大學任教的波蘭籍教師安娜,有一雙湛藍深邃的眼睛及標準的「老外」臉孔,但說起中文常讓不少台灣人自嘆弗如。她學俄文德文西班牙文、拉丁文,也曾到中國大陸學中文,最後情定台灣。

1977年出生的安娜曾就波蘭華沙大學漢學系,23歲那年拿獎學金到大陸山東師範大學,學一年中文後重回華沙大學,修得漢學及政治學碩士學位。因覺得自己的中文水準有待提升,決定再到台灣學「正體」中文,從此與台灣結下不解之緣。

安娜說,她大學主修中國經濟與外交政策,在台師大研習時,發現自己愛台灣已經到了「回不去了」的地步,因此在比利時自由大學修博士學位同時,也在淡江大學歐洲研究所修博士學位。去年因感覺台灣人對外國人非常友善,並著迷於淡大校園之美,如願進淡大全球政治經濟學系教書。

熱愛登山的安娜表示,登山是享受「高人一等」成就感,偶然接觸攀岩,又立刻愛上這個比登山更刺激的活動,因為她在攀岩時找到心愛的台灣郎。

安娜說,丈夫安家正是她攀岩時的「繩伴」,這種運動最需要「同心同德、相互扶持」,培養出相互間的信任感。相戀8年後,去年決定共「攀」此生,成為永久「繩絆」。

安娜是老師,也是學生們的姊姊,她說,自己漂泊的前半生有太多可以跟學生分享,這是她工作之外最大的慰藉。現在成為台灣媳婦,也有說不完的台灣故事。

資料來源:聯合報
標籤: 學俄文

台灣英語力拉警報!

近年來,韓國企業在國際上的表現有目共睹,其實英語力的提升扮演了關鍵的角色。日本企業也注意到這個趨勢,開始奮起直追,台灣企業如果再不加把勁,可能就會在國際化浪潮下失去現有優勢。
一大早,還沒到上班時間,韓國辦公大樓聳立的街上,已是人聲鼎沸;由於加班是家常便飯,上班族大多利用上班前的一大早,在咖啡館一邊吃早餐,一邊聽英文廣播或與外國老師對話。另外有一項調查顯示,二成上班族會利用午休時間學英語會話。韓國人對英語學習如此熱中,其實是迫於壓力-因為絕大多數企業都把英語力視為進公司的門檻。
美國教育測驗服務社(ETS)台灣區代表忠欣公司委託中華徵信所,針對台灣一千大企業進行員工英語能力需求標準調查,發現台灣企業使用多益(TOEIC)測驗作為員工英語能力管理工具的比率,只有二七.九%,遠低於韓國的一○○%,也不及日本的八三.四%。
即使總統換人做 韓國推動英語力始終如一
而且,台灣一千大企業招募新進人員的多益分數需求,台灣為五五○分(總分九九○分),和日本相當,卻和韓國的平均七○○分差了一五○分。近年來三星、現代、樂金(LG)等大企業的國際競爭力受到世界矚目,從員工的英語力已可看出端倪。
以三星電子為例,課長級以上的多益成績必須達到九二○分以上,LG電子和現代汽車公司剛畢業員工需要八○○分以上。即使是中小企業,現在也多半要求達到七○○到八○○分。而且由於許多人批評韓國學生很會考高分,卻不善於口語表達,因此近年來,愈來愈多企業還要求一併提出多益口說測驗結果。
韓國一千大企業的調查結果顯示,八一.六%的企業招募員工時要求口說成績,而且四九.三%的企業要求分數達到一三○分(總分二○○分),由此看出韓國企業稱霸全球的企圖心。
韓國英語力的提升並非一蹴可幾。忠欣公司總經理王星威指出,早在五十年前朴正熙總統執政時代,就決定採用多益這個全球性的標準。韓國前總統金泳三在一九九四年又展開全球化策略,降低開始學英語的年齡,目前已降低到小學一年級。九七年亞洲貨幣危機後,韓國更深刻體會到只重內需將無法生存,前總統金大中曾說:「如果韓國不學好網路時代的國際語言-英語,就無法在全球競爭中勝出。」
韓國總統李明博○八年決定,五年內將投入四兆韓元加強英語教育,因為「國民英語好不好,會導致國家和個人存在差距。」即使總統換人做,韓國對於推動英語力始終如一。
政大韓語系主任郭秋雯指出:「韓國的前瞻性和政策執行力很強,它們國際化的起步雖然比我們慢,但速度比我們快。每家大企業有一定比率的職員教育預算,經常派人到國外進修或研習,即使是韓國的台灣分公司也不例外,無論是被派來台灣的韓國員工,或台灣當地員工,都會利用一大早或午休時間進修。」
中華人力資源管理協會國際事務委員會主任委員廖哲鉅則表示,這三、四年來,韓國人非常積極參與使用英語的國際會議。以國際人資會議為例,台灣參與者只有三到五人,韓國卻逐年增加,現在已達到三百多人。
韓國企業會要求員工參加不同主題的討論,甚至競爭一些職務,取得發言權。參與人數成長的同時,專業也逐漸提升,隨之而來的就是創新能力的改變,達到超越的目的。
定調英語為官方語言 顯示國際化決心並吸引人才
曾服務於韓國企業的廖哲鉅,親身體會到韓國企業英語化是玩真的。「我們在開全球性會議時,只要有非韓籍人士在場而韓國員工用韓語交談,主管就會來制止,要求他們用英文發言。」韓國的三星和樂金都以英語為官方語言。
王星威指出,「以英文為官方語言的定義,是正式文件和溝通都用英文,對外國員工來說,這是一種尊重。」
另一方面,一家企業定調英語為官方語言,才能顯示企業國際化的決心,也才能吸引優秀的國際人才。如果公司從國外聘用了一位專業人才,此人卻因為無法使用當地語言,而看不懂公司的公告、聽不懂同事說的話,難以融入這個環境,就無法發揮所長。
面對韓國傾全國之力急起直追,日本企業也開始改變心態,畢竟少子、高齡化已使日本國內市場萎縮,不和全球市場打交道,將無以為繼。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樂天和優衣庫(UNIQLO),它們都從一二年起把英語當作官方語言,內部會議以英語進行,會議紀錄和所有文件也都要有英文和日文版本。在這兩家企業帶動下,日本一一年度報考多益的人數成長三成,達到二二七萬人。
回顧台灣企業發展的過程,以往以製造業為主,產品行銷全球,即使有所謂的「國際布局」,其實也只要派主管、業務或翻譯去國外,就可以接訂單回來。但是,現在走向知識型或服務型經濟,傳統作法已不再適用。
實踐大學應用外語系講座教授陳超明指出:「以前組織呈金字塔形,精英只有上層的極少數人;現在組織扁平化,呈現T形,多數人是『普羅大眾精英』,不論是工程師或研發人員,都要直接面對外國人,向他們說明或推銷自己的作品,自己說故事。」如果沒有一個共通的語言,完全靠翻譯了解對方的意思,反應速度太慢,將跟不上市場變化而錯失良機,而且後台的內部人員將與外部脫節。
面對許多人對學英語的抗拒,這時候靠全球化英語(Global English)就能解決問題。事實上多數人面對的也不是英美人士,而是印度、泰國等非英語系國家的人,溝通重於一切,不必因為英語文法不正確而感到自卑心虛。

資料來源: tw.news.yahoo.com/%E5%8F%B0%E7%81%A3%E8%8B%B1%E8%AA%9E%E5%8A%9B%E6%8B%89%E8%AD%A6%E5%A0%B1-052050029.html
標籤: 學韓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