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文、德語、法文、法語
English Sentence Loading...
英语句子加载中...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教育在家掌握 美自學人數攀升

從學校出走,成為一股對體制教育不滿的新風潮。根據南非《獨立報新聞網》(iol.co.za)報導,對一群人數不多但持續增長的美國青少年而言,學習閱讀、書寫和算術(reading, writing, arithmetic , 3R)的場域已從教室變成了客廳。
越來越多美國家長質疑傳統教育制度的教學品質,數據顯示,美國在家自學的人數正在成長。家長們寧願參考網路資源,將孩子的教育事務掌握在自己手上。

美國教育部2007年的統計資料估計,從5歲到17歲的學齡兒童,有150萬人在家自學,這個數據佔據當時全美學齡兒童的2.9%。從1999年後,自學人口自85萬人持續攀升,成長了74%。

204萬人選擇自學
負責現行在家自學教育研究的美國在家教育研究中心(National Home Education Research Institute)估計,2010年在家自學的兒童約為204萬人。

全美國的兒童都必須接受義務教育,雖然50個州政府皆同意學生可以在家自學,但每個州法規不盡相同,大約半數的州沒有訂立家長如何在家教育孩子的相關法規。

培養思考與興趣
住在華盛頓的緹樂爾(Sarah Tiller)是一名8歲兒童的母親,她是名科學家,先生是外科醫師。她最早從輔導大女兒的數學開始,爾後孩子在家自學已4年。緹樂爾說:「我選擇自己教育他們,如此他們會有很強的數學基礎和歷史知識。我要求他們獨立思考,督促他們從事有興趣的科目。」

緹樂爾家的課堂每天早上從數學課開始,還有歷史、拉丁文和義大利文。下午的課程規劃,大孩子則運動或製作專題。14歲的凱塞琳很喜歡一對一的自學義大利文 ;而13歲的妹妹海倫娜認為在家自學的好處是,有一大堆時間可看書。
在早期,美國的自學家庭其實是普遍存在的現象,因為地廣人稀,許多偏僻的地方根本沒有學校。70年代時,從事在家自學的人分屬兩種不同的族群。位於賓州格蘭瑟姆的彌賽亞學院(Messiah College)教育學教授蓋瑟(Milton Gaither)指出:「在家自學是在反文化思潮的60年代,影響了左傾的年輕人。」蓋瑟書寫關於在家自學的文章都張貼在他的部落格:gaither.wordpress.com。

拒絕工業化般的教育
他說,在家自學者拒絕麻木不仁、工業化般的正規教育,反而選擇更自然、更有機的方式學習。沒多久,有些非常保守的宗教團體因為抗拒世俗的公立學校與昂貴學費的私立學校,而選擇在家自學。

蓋瑟說,在兩種現象之下,在家自學人口逐漸擴張,成為傳統反對政府情緒的明顯作法。

科技發達之後,尤其有了網際網路,在家自學對家長變得比較容易,更能夠發揮想法,建構低成本的課程教材。伊利諾州州立大學多元教育專家魯本斯基(Christopher Lubienski)表示,無論是宗教上或是文化上,美國人總是對公立教育感到不滿意。他估計在家自學的族群中,2/3的人出自於宗教或道德考量。有些家庭,他們認為這是神的旨意,他們需要掌握孩子的教育。

根據教育部的報告,促成在家自學的原因還包括恐懼藥物濫用、暴力或水準太差的公立學校教育,及交通時間、距離和成本等實際因素。大部分在家自學的家庭有3名或更多孩子,家長兩人皆為白人的中產階級或知識分子。

魯本斯基說,在家自學倡議者強調這個作法對孩子有許多好處,但這說法無法明確成立,因為成功的學習還與許多變異因素相關,如孩子在家庭健全的環境下成長,而非僅止於教育方式。

克里斯蒂娜住在華盛頓,育有7名子女,她認為,不去上學對自己的孩子是比較好的作法,孩子一天24小時都在學習。她說:「我要孩子獨立,有自己的想法和興趣。」她為孩子安排參觀博物館、演講和個別專題,而非照表操課。
美國籍的克里斯蒂娜在法國長大,成績單上「表現可以更好」的評語是她痛苦的回憶。她舉例:「在法國,你從不會被稱讚做得很棒,而在美國,你的孩子總是最棒的,這當中必須要有一個快樂的平衡點。」

標籤: 義大利文

南太平洋島國所羅門群島也開始使用韓文

南太平洋島國所羅門群島(Solomon Islands)的部分州選擇了韓文作為標記文字來教授當地的語言。首爾大學人文信息研究所和聯合國全球契約(UN Global Compact)韓國協會10月8日稱,所羅門群島的瓜達康納爾島(Guadalcanal)州和馬萊塔島(Malaita)州已經從今年10月1日起開始利用韓文 進行當地語教育。研究所把瓜達康納爾島州1萬6000多人使用的卡裏語和馬萊塔島州5萬多人使用的掛啦啊哦語言用韓文標記製作成教科書。教科書中還包含當地的民間傳說、韓國童話、「兔子傳」等內容。目前正由兩名已接受過韓文教育的當地教師利用該教科書在當地的初中和高中進行教育。

1978年脫離英國實現獨立的所羅門群島居住有70多個部族,他們都沒有自己的固有文字。雖然官方語言為英語,但是能夠使用英語交流的人口只有1%∼2%左右。首爾大學人文信息研究所長李豪榮表示“為了避免重蹈印度尼西亞吉阿吉阿族的覆轍,特意和聯合國機構一同來推進此項事業的發展。” 

資料來源:韓國中央日報
標籤: 韓文

拒當薪貧族/時薪4倍! 具專長當家教

大學生在學工讀,似乎成為必修課程,尤其是擔任家教的薪資行情,時薪在300至500元之間,是一般基本時薪103元的2至4倍,成為學生工讀趨之若鶩的夢幻工作。根據人力銀行統計,大約有1成學生選擇在學期間擔任家教,反應出家教市場的多元化,其中以基本科目的英文和數學需求最大,而才藝方面也有1成2的需求,至於薪水最高的類別則以音樂為主,時薪平均約在600至1,000元的水準。

獨特性家教「薪」情好! 柔道市場夯

家教市場老師的稀有性,也會影響教師薪資,包括近幾年熱門的瑜珈、新娘彩妝、韓文、機電學等家教老師案件,都曾出現過時薪上千元的價碼,就連柔道體育也成了近幾年來父母親為了鍛鍊家中孩童體魄的熱門科目。

黝黑臉龐、結實身材,72年次的李同學,小學三年級起學習柔道,不僅取得柔道黑帶資格,更曾獲得兩屆全中運冠軍,因為能文能武,也開啟了他的家教生涯。

從大學到研究所,李同學6年來約教了將近20個學生,以國中數理為主,平均時薪約400至500元左右,到了後期家教案件越來越多,最多曾經一口氣有4個學生,每個月可賺進1萬多元。「之前還在唸研究所的時候,主要不讓家教影響課業或學生本分,雖然我沒有很積極接案,但是每個月平均約有5千至1萬元的收入當作生活費就足夠了。」

除了學科外,憑著柔道黑帶的好身手,李同學更曾為警大學生指導柔道,在課外加強訓練,時薪高達500元,剛當完兵準備就業的李同學計畫,希望可以擔任柔道或學科家教賺取生活費;而台大舊柔道館已經可供校外人士使用,場地沒有問題,也因為有一技在身,可以度過初次尋職的待業期,不讓自己成為啃老族。

待業期間任家教 月入4萬

除了李同學一技在身,因為柔道為自己增加收入之外,踏入家教行列的張小姐,在家教班除了擅長的國文外,還擔任數學、理化等科目的老師,幾乎是全方位的教學,在桃園地區帶了4位家教同學,教授擅長的國文及數學科目,現在一星期平均上課5天,時薪800元、月收入約4萬元。

「因為我有日文一級檢定證照,也有教過日本來台遊學學生中文,除了增進自己的日語會話,還能賺錢,是個非常特別的家教經驗。」因為家教時間多半在晚上,張小姐還會利用白天進修,撰寫小型論文,為自己履歷加分,打算以取得大學教職為正職目標。

家教市場熱門,就是因為人才競爭激烈,在少子化及菁英教育的推波助瀾下,家長們都有不想孩子輸在起跑點上的心態,也相對更重視子女的教育問題,使得「一對一」的家教市場,以及伴讀與學科類型需求最高,相對反應出家長對於提升子女成績的期望。

於想從事家教工作者,1111人力銀行副總經理何啟聖建議,可藉由伴讀等門檻較低的類別入手,或針對自己授課領域特別下工夫,透過事前備課、統整教材內容,讓自己能盡快上手,時薪也有機會跟著經驗與口碑的累積水漲船高。

標籤: 日語
和蔡阿嘎飆台語處女秀 盛竹如:比講法語還難 

平常說國語字正腔圓的盛竹如,這回搭上蔡阿嘎,大秀台語拍影片,不過他自爆台語程度很「掉漆」,為求發音標準親自寫大字報,國字、注音、英文拼音交替混雜,逗趣文字讓蔡阿嘎在旁直呼太經典想珍藏!盛竹如大嘆:「講台語讓我緊張的一直冒冷汗、吃螺絲,說台語居然比法語還難!」

兩人為MIT通訊軟體拍KUSO短片,影片中盛竹如是未來世界的探員,穿越時空幫助日據時代的台灣人蔡阿嘎。盛竹如大讚蔡阿嘎有才華,又是導演又是編劇很有趣,也很感謝蔡阿嘎教他講台語。

盛竹如表示能參與這次拍攝很興奮,透露自己早就想揣摩MIB的角色,為了能入戲,還自己費心挑選領帶來搭配造型,還自己先在家好好練習,盛竹如最近搞笑表現多,莫非想走諧星路線?他笑著說:「不會刻意要走什麼路線,就喜歡跟年輕人一起多嘗試、相處,很有樂趣。這樣讓我老而不老!」

資料來源:NOWnews
標籤: 法語

瘋狂德語(一):倒著念的數字

不會德語的人,永遠不會理解這種「德國式」的無奈……
「Die Nummer lautet dreiundsiebzig, einundzwanzig, einhundertfuenfundachtzig.」(電話號碼是73,21,185),電話另一端傳來德語報電話號碼的聲音,語速很快。我手中的筆飛快地在紙上劃過。「Eh… also sieben, drei, zwei, eins, eins, acht, fuenf?」(呃,就是說7,3,2,1,1,8,5?)我不確定地叮問了一下。甚麼?在德國住了十幾年,都有德國法庭宣誓翻譯的資格,居然連聽幾個數字都要重新確認一下?!
不會德語的人,永遠不會理解這種「德國式」的無奈,我不是說德國人無奈,而是我們這些生活在德國的外國人對德文數字的無奈。每當我接觸兩位數的德文數字時,就條件反射般地有些緊張,好像一輛正常往前運行的汽車突然間要剎車,而且還要在0.001秒鐘之內完成所有倒車動作。
我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是否還有第二種語言這麼「瘋狂」的,24,不是按著順序把「2」,「10」,「4」說出來,而是說「4加20」(vierundzwanzig),也就是先說個位數,再說十位數,完全和人眼看數字的順序相反,也和人寫字的順序相反。英文的順序和中文的是一樣的,先是十位數,然後是個位數,意大利語也是如此。北歐語言中的數字據說也很正常,怎麼德國夾在這些國家中間,數字就如此不一樣呢?
不管德文數字來歷如何,反正現在是這樣,那麼就得硬著頭皮學。直到今天,我還能很清楚地記得,我剛來德國時是如何「奮戰」德文數字的。在德語課上,我豎起耳朵,集中全副注意力,盯著德語老師的嘴,捕捉著每一個音節,德語老師說得很慢很慢,就是這樣,我每次還都會寫錯幾個。和朋友們定時間見面的時候,對方說了一個日期,如果日子不是個位數,我就會眼睛朝上楞幾秒鐘,才明白是哪天。
可別以為我這個人天生對數字不敏感,我上學的時候,數學可是最好的,但是在這些「簡單」的德語數字面前,我投降了,不,應該說,十幾年了我還在頑強地嚐試征服它們。
當我向我的德國朋友Renate抱怨德文數字是多麼「瘋狂」的時候,她辯護道:「不管怎麼說,我們德國人比法國人總是好一點的,比如87,法國人不是說8-10-7,也不是說7加80,而是4乘20加7。這才是真瘋狂哪!」「法國人的不守秩序是世界聞名的,有個把出格的數字也在意料之中。但是德國人-這個世界上最講秩序、而且以此為傲的民族,居然在數字上如此將秩序顛倒,這難道不是真瘋狂?」我問道。
唯一一次讓我感覺一絲安慰的是,我幾年前和幾個德國朋友一起去外國旅遊,外國旅館服務員對德國女孩Caroline說:「Thirty four Euro」(34歐元)。看看,Caroline給服務員多少錢?43歐元!馬上我就知道Caroline遇到了甚麼麻煩事,她一定是把英文的34在腦子裡自動寫成了反順序的德文數字43了,典型的外國人語言錯誤,不過這回德國女孩Caroline是外國人了。在那一剎那間,我甚至還心生出一點點幸災樂禍:「終於輪到你們德國人遇到數字問題了!」

資料來源: www.epochtimes.com/b5/12/10/14/n3705608.htm
標籤: 德語

瘋狂德語(二):動詞放最後的從句

不會德語的人,永遠不會理解這種「德國式」的無奈……
「Ich habe gelesen, dass ein Intensivtäter den Mordversuch an einem Polizeioberkommissar gestanden」(我讀到,那個重刑犯承認企圖謀殺一名警官。德文原文中少了時態動詞」),紅對一名德國朋友說,他們討論的是不久前發生的一起惡性事件。紅在讀博士學位,經常看德國報紙,能用一口流利的德文和朋友們談政治、經濟,但就是總會忘記放在從句最後面的動詞。
這並不是個別事件,吳先生有一位德文是母語的太太,結婚幾十年了,在德國也住了幾十年了,經常聽吳先生說這樣的半截話:「Wir wussten nicht, dass er letztes Jahr in den USA gewesen。」(我們不知道,他去年去過美國。德文原文中缺少時態動詞)語言天分吳先生一點都不缺,母語中文自不必說,他還說一口非常完美的英文和另外一種歐洲語言。但是就是德語語法怎麼也搞不通。
這裡需要給不會德語的人解釋一下,本來在一句話中,動詞的位置應該放在比較前面的地方,也就是主語後面,但是德語裡的從句反其道而行之,動詞被生生挪到了一句話的最後。當一句從句很長的時候,等到說到句子結尾時,早已經忘了前面的主語是你、我還是他,也就無從知道如何變格。
比如我學語言那會兒,在大街上碰到同學,兩個人聊起另外一個學生,我說:「Ich habe von Maria gehört, dass sie am Freitag nächster Woche um 16 Uhr mit ihren Freunden zu einem großen Abschlussfest in der großen Sporthalle am Fluss.」(我聽Maria說,她星期五16點的時候和她的朋友們一起……河邊的那個大型體育大廳)當我費了好半天勁把這麼多話都說出來之後,我經常會看到對方仍然在盯著我,似乎在期待甚麼。「糟糕,我又沒有把句子說完。」我心裏想,然後思維就開始飛快地在腦袋裡逆流而上,苦尋句子的開頭:「……dass sie……」第三人稱,現代時,動詞原形是gehen(去),啊!找到了,就是geht。這句話如果一個字一個字地翻譯成中文,就成了:「我聽Maria說,她星期五16點的時候和她的朋友們一起河邊的那個大型體育大廳去。」生生把動詞「去」放在了最後!
幸運的是,即使我忘記了動詞,大部份時候人們還是能猜出來我是甚麼意思。當我在思維的長河裡奮力游向源頭,尋找句子的起點時,大部份德國人都很有耐心地等著,雖然他們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理解我是在幹甚麼,也不能理解為甚麼從句會這麼難。那當然了,他們這裡連幾歲的小朋友張口都是拽幾句語法超正確的從句,德國人自然不能理解,我都這麼大的人了,怎麼還得想這麼半天呢?而我呢,在一次次思維回游的訓練中,已經練得進退自如,不用再想,詞自己就到了嘴邊。
記得學德語時讀到的一個笑話,說有一個中國導遊,會德語,隨團在德國旅遊做翻譯,一路上都是德國導遊講解,他翻譯成中文,遊客們都很滿意。有一天,當德方導遊在一個景點講解的時候,說了很長時間了,這個翻譯還不說話。有個遊客就問:快告訴我們,他在講甚麼?翻譯說:別打擾我,我在等著聽他說的最後的那個動詞是甚麼。
不過我發現,很多德國人也不是次次都遵守從句規則,比如:Ich weiß, du bist sehr traurig(我知道,你很悲傷),這裡就沒有用dass,而是直接說「你很悲傷」了。不知道是不是德國人自己也覺得比較麻煩?
掰著手指算一算,這個世界上到底有幾種語言把從句裡的動詞挪到最後的?這完全打破了人的正常思維順序。很多人都說德語難,我看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這些奇奇怪怪的規定。
這些規定有時候也把德國人自己絆住了。我的鄰居年輕的時候做同聲翻譯,從德文翻譯到西班牙文,她給我講了一個很有意思的故事。一次,一位做報告的德國人在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用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從句,動詞是最後才出來的,這個德國人又花了幾秒鐘思考來找到合適的動詞,之後擲地有聲地說了出來,他期待著翻譯也來一個同樣精彩的結尾,但是我的這位鄰居在他說出這個動詞之前就已經結束了翻譯,看到那個做報告的人在期待地看著她,她只能說:「我已經翻譯完了。」
原來,問題就在從句的詞序上,西班牙語和其它語言一樣,動詞是跟在主語後面的,就是說,說一句話要很快就把動詞說出來,之後才是其它部份,在同聲翻譯的時候,是不能一語不發地等上幾十秒鐘,等到這位德國人最後把動詞說出來,再翻譯。所以我的鄰居根據整個報告的意思,事先猜到了做報告的人會說哪個詞,於是先把這個詞翻譯出來,再翻譯其它部份,所以當這個德國人來了一個有力的結尾時,對於說西班牙語的聽眾來說,已經一點感覺都沒有了。
當然,我的鄰居很幸運,她猜對了。不過,如果那個人出乎意料地在動詞前面加了一個nicht(不)的話,那對同聲翻譯來說,可真是個大災難了。

資料來源: www.epochtimes.com/b5/12/10/14/n3705598.htm%E7%98%8B%E7%8B%82%E5%BE%B7%E8%AA%9E%EF%BC%88%E4%BA%8C%EF%BC%89-%E5%8B%95%E8%A9%9E%E6%94%BE%E6%9C%80%E5%BE%8C%E7%9A%84%E5%BE%9E%E5%8F%A5.html
標籤: 德文

記者會大陣仗 殷仔撂雙聲帶

在第一戰的賽前記者會上,擔綱第二戰先發的殷仔出席了賽前記者會,而結尾卻是令大家都會心一笑,因為有日本記者用日文提問,殷仔也很習慣的用日文回答,聽得美國媒體一頭霧水。

3點不到,殷仔接在總教頭休瓦特後面,踏進記者會現場,除了有大聯盟人員負責全場的事務外,還有員警牽著警犬全程戒備,一切都是最高規格,讓殷仔覺得很有季後賽的感覺。

打季後賽 殷仔美夢成真

「日本不是季後賽感覺不濃厚,而是大聯盟好像更重視季後賽。」殷仔回想起跟羅德打總冠軍賽的回憶,「那一年的比賽,甚至沒有全國轉播,只有兩支球隊所屬地區的人看得到。」而大聯盟不僅所有比賽都是全國直播,甚至安排比賽時間都錯開,好讓球迷能不錯過每場比賽。

也因此,媒體人數也從殷仔在日職印象中的「二、三十人」,到昨天的超過百人。包括紐約、巴爾的摩媒體,都搶著對他提問,被問到對大聯盟季後賽的感覺,殷仔坦言是美夢成真,「在球季的時候,就很期待有這一天,希望明天能把自己準備好的東西表現出來。」

日媒發問 殷仔日文 回應

最後一個問題,是由日本媒體提問,他用日文問,日文超流利的殷仔自然用日文回答,但現場除了日媒之外,包括殷仔的翻譯都聽不懂,主持人只得央請那名日本記者,「請你把陳偉殷的回答翻成英文。」惹得現場一陣笑聲。

結束記者會,慢慢走回記者室的殷仔還是帶著笑容,因為他沒有把今天這一戰看成壓力,因為這將是他一生難忘的回憶。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
標籤: 日文

遊6國練實力 台版貓女街頭吸睛

有街頭藝人,以百老匯音樂劇貓女的造型,在台中街頭表演,因為表演的動作細膩如真貓,因此讓路過的民眾都忍不住停下來欣賞她表演。
 
這位貓女街頭藝人,今年25歲,並不是科班出身,6年前才開始學表演,為了練膽量,還特別到埃及、土耳其、德國,一共6個國家街頭磨練實力。
 
台中市街頭,出現如同百老匯音樂劇的貓女,不論走路姿勢還是搔癢的樣子,動作細膩,就像是真的貓,圍觀民眾越聚越多,打賞當然也多,1個多小時的表演,幾千元進帳不是問題。
 
貓女劉易明:「喵!」
 
貓女今年25歲,住在彰化,6年前從師大美術系休學,參考百老匯音樂劇「貓」,詮釋貓的肢體動作,在台北、台中街頭表演貓女。劉易明:「有什麼方法可以邊旅行,邊賺一些錢的行業,應該就是街頭藝人。」
 
想賺錢籌旅費,靠著一只木箱,在街頭表演貓女,她走過埃及、土耳其、德國、西班牙、法國、荷蘭,過程辛苦。劉易明:「我有遇到警察,就是他要抓你,可是這個警察比較兇,就是直接在現場,一直用西班牙文對你大吼。」
 
在國外賺錢不容易,但在表演時,認識其他街頭藝人,彼此文化交流,回台後,1個月收入也有3萬,雖然辛苦,但她覺得能做自己喜歡的工作,可以學西語,又能帶給別人歡樂,很值得。
 
 


資料來源:TVBS
標籤: 學西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