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文、德語、法文、法語
English Sentence Loading...
英语句子加载中...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撰文˙攝影/盧姿敏

編按:集浪漫與美食等眾多旅遊誘因的法國,是很多人的夢想旅遊點。讀者盧姿敏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旅遊夢,正是她如何前往法國享受美食、健行以及驗收所學法文成果的有趣經驗。


旅遊緣起 親自檢視法文成果

距離第一次到法國已過了10年,這段時間陸續學了日文和法文。日文因練習機會多進步神速,法文卻呈現膠著狀態,幸好愛吃的我對於背誦食物的法文非常熱衷,總覺得法文發音的食物倍增美味,就像法國女人嘟著嘴唇的吳儂軟語,既性感又具吸引力。決定在春日浪漫的6月來一趟法蘭西之旅,用吃喝玩樂檢視這幾年的法文學習成果。


開始計畫 充分利用法國國鐵券

這次旅遊地點設定在花都巴黎、法國南方鴨肝產地土魯斯(Toulouse)周邊、美食之都里昂(Lyon)和勃艮第(Bourgogne)葡萄酒產區、白朗峰(Mont Blanc)登山入口的山城霞慕尼(Chamonix)及花城安錫(Annecy)。

◆交通

熱愛搭火車旅行的我,絕不會錯過搭乘TVG子彈列車機會。為了多點玩樂時間,刻意選擇距離夠遠以便可搭乘夜車的城市。根據法國國鐵券使用規則,前一天晚上7點後搭乘夜車,周遊券的使用日期為抵達日期,所以我們常在隔天清晨夜車抵達目的地後,先到旅館寄放行李,再繼續輕裝坐火車到附近景點觀光,晚上再回原城市定點旅遊。這種玩法只是單純想節省時間玩更多地方,畢竟6人一室的夜車臥舖並非很舒適,也需要較好的體力。

◆行程規劃

1.花都巴黎3天。

2.法國南部:卡爾卡松(Carcassonne)、土魯斯、阿爾比(Albi)共4天。

3.法國東部:里昂、勃恩(Beaune)、迪戎(Dijon)共5天。

4.阿爾卑斯山區:霞慕尼、安錫共3天。


行程特色 盡享法國美食

◆美食國度─吃定巴黎

「我不是在吃東西,就是在走去吃東西的路上!」大概是在巴黎3天的生活寫照。巴黎適合走路,不用特地去參觀景點,光是漫步路上就是件賞心悅目的事。

不要問我是否去了羅浮宮、看了艾菲爾鐵塔或買了LV包,只要問我在那裡吃、喝了什麼。我們到美食家極力推薦的choisy街越南餐館(pho 14)吃熱騰騰的牛肉河粉;到聖路易島排隊吃Berthillon冰淇淋,招牌覆盆子冰沙充滿濃郁水果味,酸中帶甜,非常爽口;品嘗甜點大師Pierre Hermes的招牌杏仁餅、千層派和巧克力;在市集大啖有媽媽味道的熟食、手工乳酪、麵包,還有春天新採的櫻桃配上輕淡爽口玫瑰紅酒。

◆法國南方─卡爾卡松、土魯斯&阿爾比

夜車在清晨5點來到法國南部的卡爾卡松,我們計劃在這玩到下午再坐火車往阿爾比住宿。但計畫趕不上變化,車站並無寄放行李服務,歐洲不像日本到處都有寄物櫃,我們也不敢把行李丟在火車站就四處趴趴走,後來急中生智跟附近一家旅館商量,付錢吃早餐才得以安頓行李。

卡爾卡松是個時間仍停在中古世紀的小鎮,城內有座號稱歐洲現存最大、最完整的城堡,有著固若金湯的內外城雙重塔,綿延約3公里。當中有個著名的圍城故事,西元9世紀初,查里曼大帝曾帶兵圍攻5年卻敗在一隻豬手下,圍城裡的人集中所有糧食餵飽僅剩的一頭豬,並把它丟出城讓查里曼大帝誤以為城內仍然糧秣充足而退兵。我愛它簡樸無裝飾的高聳城垛,彷彿召喚人們進入俠盜羅賓漢和瑪莉安活躍的中古歐洲!

土魯斯及阿爾比的房子與法國其他地方有著明顯差異,這裡不出產石材,往昔以製造磚瓦而聞名,城裡建築多由紅磚和灰泥所砌,因此得到玫塊城的美譽。名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的南運河貫穿土魯斯城區,綠蔭與河景相映,搭配巡曳運河的觀光遊艇別有一番幽雅情趣,本區特產是鴨子,最有名的招牌是功夫鴨、燉扁豆和肥鵝肝。鄰近小城阿爾比是畫家羅特列克的故鄉,它最著名的2個景點是玫瑰教堂及羅特列克美術館,都是優雅的古典紅磚建築。

◆里昂周邊─勃恩、迪戎&安錫

清晨抵達里昂,先寄放行李在預定旅館,立刻搭火車直奔位於酒鄉的勃恩,參觀著名的主宮醫院彩色屋頂,買完葡萄酒後,再坐火車到以芥末醬聞名的勃艮第首府迪戎享用午餐。

里昂到迪戎一帶是法國主要的葡萄酒產區,包括著名的薄酒萊、夜丘與金丘,火車沿途都是叫得出名號的高價葡萄酒產區。里昂是座絲城,富裕造就他們對美食的堅持,雖然這裡不缺米其林3星級餐廳,但我們選擇小酒館吃地方料理。

我們每天在共和大道和里昂舊城間走踏,中午找餐廳吃飯,晚上狂瞌買來的美酒乳酪和熟食。里昂最值得一提的是Chez Georges這間小酒館,在拜託旅館櫃台幫我訂位時,那人一直稱讚我真是有眼光。先品嘗顏色誘人且種類豐富的前菜,待主菜上來時肚子已經很飽,但送來的菜不斷刺激食欲,搭配老闆特選的薄酒萊葡萄酒,一直到嚥下最後一口甜點為止,老闆非常滿意我們把他的菜吃個精光!

◆登山健行─霞慕尼白朗峰

霞慕尼位於法國東南方,是座海拔1,035公尺,鄰近瑞士與義大利的山城,也是攀登歐洲最高峰白朗峰主要入口,曾舉辦第一屆的冬季奧運會。一般遊客在霞慕尼大多從事的活動有搭纜車上南針峰觀賞白朗峰,這條纜車隧道長達13公里,連接法國與義大利,是世界上最長的隧道之一、搭乘冰河列車觀賞冰河,或是在附近綿延幾百公里長的步道上健行。

我設計的行程是結合半天健行(Grand balcon nord)來包含以上所有活動,先上南針鋒眺望白朗峰,再回到標高2,317公尺的plan de l’Aiguille健行。行程前半段有白朗峰和南針峰一路相伴,後段則可眺望攀岩聖地Grand Dru及蒙特維冰河(Montenvers Mer de Glace)奇景,最後搭乘冰河列車回到霞慕尼。這類健行雖然比較適合中、高年或登山裝備不夠的人,不過山徑四通八達,有些步道入口需花點時間才能找到,建議可先諮詢遊客中心人員。

◆學語文好處多多─法、日語好方便

我用的導遊書是日本背包客聖經《地球???方》,旅館及餐廳都是書內推薦,物美價廉。每當我拿著它在路上問路時,總有日本人湊過來幫忙!

當我們慕名來到巴黎的著名的甜點店,年輕混血臉孔的店員在旁伺候,一聊之下才發現對方是日法混血,夾雜使用日法語聊天同時,他一直請我們試吃店內各種(一顆將近100元)巧克力,後來因為吃太多,我們就沒再買巧克力,改買店內其他的招牌甜點!這家店的顧客非常多,但沒有人得到這種待遇喔!

我的法文程度在餐廳點菜沒問題,問路勉強能用,碰到對方回答太複雜無法理解時,有些法國人竟然會問我,需要用英文再講一遍嗎?有些路人還會想辦法幫我們找路帶路呢!

此外,我的旅伴是重度美食愛好者,光在巴黎拉法葉百貨就採購了足以吃一年的Christine Ferber果醬、給宏得海鹽(Sel de Guerande),當她在旅途中搬運這些過重家當時,總有法國人主動幫忙。有次我們在霞慕尼附近小城等待夜車回巴黎,我想趁機練習法文,就隨口問國鐵查票員關於夜車鋪位事情,後來這位站員提議要把我從6人鋪位換成2人專用,起初擔心聽錯,趕忙確認是否得加錢,他搖手說不用,還找他同事幫我們提行李到指定車廂,我把這些好運歸功於學了法文的緣故,因為10年前造訪時並沒有碰到這種好康,各位!請問你想開始下功夫學外語了嗎?


旅人精算機 17天14夜約75,000元

1.機票:長榮航空巴黎自由行,機加酒(3夜)。

2.住宿:旅館住宿8天(透過網路訂房,都是靠近火車站的2~3星級旅館)。

3.法國國鐵券任選5天(委託旅行社代訂)。

4.夜車臥舖3夜(需先買法國國鐵券才能訂,可委託旅行社代訂)。

5.飲食、點心、市區交通費及購買紀念品。

◆17天14夜花費約新台幣75,000元。


旅後感想 趁年輕出遊就對了

遊玩要趁年輕,雖然年紀增長財力相對雄厚,但也因為見多識廣,旅行帶來的衝擊性相對也較小;多學語言可增加旅遊的趣味性和豐富性,是很划算的投資。

法國葡萄酒和乳酪的種類豐富又便宜,不吃可惜,除了購物與美食外,法國也很適合進行登山健行活動。

資料來源: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jun/25/today-travel1.htm


更多關於語言學習,請找台中夏爾

標籤: 法文 法語

《美國公開賽》伍茲賠率超低 最具王相

〔記者趙新天/綜合外電報導〕美國高爾夫公開賽再次來到紐約長島舉辦,這場大賽有三難,貝斯佩吉的黑球場難打,美國公開賽很難連莊,紐約的球迷很難討好。

美國公開賽 連莊不易

2009美國高爾夫公開賽將於台灣時間今晚7時開打,各方好手摩拳擦掌,希望打出好成績。美國高協對大賽場地的設定,向來都是球道儘量收窄、長草區儘量留長、果嶺速度儘量加快,就是要考驗選手的能耐。今年來到貝斯佩吉的黑球場,只能用難上加難來形容,如果又出現只有1人總成績低於標準桿,也不令人意外。目前唯一的好消息是球場當地近日雨勢明顯,果嶺比較鬆軟,或許選手有機會搶低桿。

從國際賭盤看來,衛冕者「老虎」伍茲仍是一枝獨秀,「1賠2」的超低賠率,奪冠看好度最高。看好度暫居第二的歐格威,賠率則拉到「1賠20」,其餘如左手名將米寇森、佛瑞克都是相對被看好的人選,但賠率都在「1賠22」以上。

挑戰4大賽衛冕紀錄

伍茲衛冕的看好度雖高,但這場由美國高協主辦的大賽,向來不易連莊,二次大戰之後,只有兩人連續兩年抱起美國公開賽冠軍盃,分別是侯根(Ben Hogan,1950-51)和史傳吉(Curtis Strange,1988-89),換言之,過去20年美國公開賽還不曾出現連莊紀錄。

伍茲在其他3場大賽都已留下衛冕成功的紀錄,名人賽(2001-02)、英國公開賽(2005-06)和美國PGA錦標賽(1999-2000、2006-07),本週若再次奪冠,生涯四大賽都完成連莊也是歷史新頁。

最後一項說難也不太難,只要表現好什麼都不是問題。紐約客向來直來直往,對球員的好惡毫不掩飾,美國公開賽來到紐約,參賽選手心裡有數,上回在貝斯佩吉黑球場,西班牙名將賈西亞就嘗到苦頭,當時他的揮桿預備動作拖得很長,雙手會不自主地一再握捏球桿,紐約球迷直接以西班牙語一路數著他捏握把的次數,氣得賈西亞比出不雅手勢。

佛瑞克很認分地說:「即使你是洋基隊的基特,如果表現不好,這裡的球迷才不管你是誰。」就算是衛冕者伍茲,實戰中若打不好也會聽到場邊的揶揄聲。


資料來源: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jun/18/today-sp10.htm

更多關於語言學習,請找台中夏爾

美大型零售商 拉攏移民

【經濟日報╱編譯劉道捷/綜合外電】  2009.06.08 03:53 am

走進洛杉磯大華超市之類的族裔商店,店員和顧客語言相通,了解顧客,銷售和付款條件能夠配合顧客的需要,一向是美國新移民喜歡光顧的地方。

美國大型零售業者過去不太重視族裔市場,近來因為銷售不振,移民購買力增加,才開始努力迎頭趕上。

很多大型零售商利用雙語網站,把上網搜尋的人變成來店的顧客,也有一些業者僱用通曉非英語語言的店員,招呼族裔顧客,也更新店內廣告和陳列,吸引新移民。

有族裔市場經驗的獨立顧問陶諾說:「長久以來,美國的族裔商店獨占新移民市場,現在零售業努力尋找顧客,聰明的公司會透過很多管道,接觸移民。」陶諾也曾經協助達美樂比薩以及百威啤酒製作西班牙語廣告。

沃爾瑪從去年9月開始配合西裔傳承月,推出雙語網站,吸引拉丁美洲移民,到了特殊節日,還有中文和越南文網站。

顧客去年抱怨不能在百思買搜尋產品之後,百思買的網站就增加了西班牙文的選項,現在西班牙文的網站的點閱率已經超過原來的網站。百思買最近也簽下墨西哥足球明星布蘭科,作為品牌大使,而且在1,000多家店中的350家店,推出雙語招牌。

大型零售商這樣做,是因為看上西裔移民的購買力。根據西裔商業公司的估計,美國西裔人口購買的消費產品金額超過8,700億美元;到2015年,消費金額可望膨脹至1.3兆美元,占美國全部購買力的12%。

專攻族裔市場的業者很清楚競爭增加,都使出新招,吸引顧客。但新移民顧客在景氣低迷時,和其他顧客一樣斤斤計較,花在購物的時間和金錢都比過去減少。

洛杉磯著名的族裔商店古拉索百貨公司執行副總裁福克斯說,近來經營並不容易。為了應付大型連鎖店競爭,古拉索設法消除賣給顧客電子產品的神秘性,包括到顧客家裡,用西班牙語教導顧客。

古拉索也承認有很多顧客沒有建立信用基礎,或沒有開立支票帳戶,因此會在付款條件方面配合顧客的付款能力。古拉索知道自己在價格方面不見得總是可以跟大型零售商競爭,但付款方面的彈性有助跟大廠商競爭。


資料來源:http://udn.com/NEWS/WORLD/WOR6/4949343.shtml

更多關於語言學習,請找台中夏爾

華裔神童11歲成副學士 精通5種語言

國際中心/編譯  (2009/06/07 11:57)

11歲就能念大學的人,你想得到幾個呢?今年只有11歲的華裔小神童凱孝虎(Moshe Kai)就是其中一例。他在8歲就進入美國東洛杉磯學院攻讀統計學,考試成績拿滿分也是家常便飯。天賦異稟的他甚至還精通中文、英文、西班牙文法文和希伯萊語5種語言。
 

一身筆挺的畢業服,自信寫滿整張臉,凱孝虎說,「拿到這個結繩,是很大的榮耀。」剛滿11歲的凱孝虎5日剛從美國東洛杉磯學院畢業,拿到統計專業副學士學位,由於母親是台灣移民,父親是義大利血統的巴西人,造就他小小年紀就精通中文、英文、西班牙文、法文和希伯萊語5種語言,他還精通劍道、拳術和鋼琴。
 

才華洋溢的他,講起話來更像個小大人,凱孝虎說,「我不認為自己是天才,我只覺得我意志力堅定,也很認真。」即使在校期間拿到A+的成績,對凱孝虎來說是家常便飯,不過他始終告誡自己不能驕傲,凱孝虎說,「我喜歡幫助他們(同學)提升學業成績。」

年紀雖小、但是志氣過人,目前凱孝虎已經對於他中意的哈佛、麻省理工和史丹福等幾所大學申請獎學金,閒暇之餘還想學開飛機、跳傘和潛水,對於未來,他想要和偶像愛因斯坦走同一條路,成為天體物理學家。

(新聞來源:東森新聞記者高竹君)

資料來源:http://www.nownews.com/2009/06/07/334-2461281.htm

更多關於語言學習,請找台中夏爾

記者歐建智/高雄報導

針對5月31日抗議統一獅洋砲卡斯提噴膠超過規定,進而發生互罵的事件,La new熊總教練洪一中3日言詞批評卡斯提:「被抓到作弊竟然還口出惡言,這是不知恥的行為。」與卡斯提互罵的教練林振賢說:「他罵我我當然要反擊,否則怎麼回休息怎麼面對球員。」

5月31日獅熊戰進行到三局上,卡斯提打出安打之後,熊隊總教練洪一中進場抗議,質疑卡斯提的噴膠長度超過規定,教練林振賢也上前指給主審看,但主審依無罰則只能要求換棒或擦拭後再使用,結果抗議結束後,卻爆發卡斯提與林振賢互罵英文國罵。

洪一中在3日表示,一般很少會去質疑噴膠的問題,那天可以說是第六感的直覺,就覺得棒子有問題,於是上去抗議,一摸球棒的棒頭都是噴膠,棒子上還黏著細小石子,很明顯就是作弊的行為,但聯盟有規定不能超過18吋,卻無訂定罰則出現。
 

他說,相信獅隊教練團都了解這種作弊行為是不對的,所以也都沒有出來說話,然而犯錯的人卻不知反省,反而還口出惡言,,一位打過大聯盟的球員,來台打球理應有很好的示範,但卻是這種行徑,這是打球品格出現問題。

與卡斯提正面衝突的林振賢表示,他聽到卡斯提有反應時,剛開始是用西班牙文要他「冷靜」,可是卡斯提卻回敬西班牙文的髒話,之後才是「F」開頭的字眼,我當下氣不過,當然也就反罵回去。

林振賢說:「當下這麼多教練與球員看著我,這是攸關全隊的面子,我當然一定要反擊,不能讓別人看扁了,我現在的脾氣已經收斂很多了,球員時代我的個性很衝,現在擔任教練我經常在衝突發生時,扮演擋人的工作,不曾站上上前線跟對手互罵了。」


資料來源:http://www.nownews.com/2009/06/03/341-2459670.htm

更多關於語言學習,請找台中夏爾

黃金保值 德商推投幣機輕鬆賣

【中央社╱倫敦17日專電】  2009.06.17 07:35 pm

全球金融危機重創,投資人搶購具保值價值的黃金,德國商人看好黃金的市場需求,推出黃金投幣機,未來在機場、火車站將可以輕鬆買到黃金。

英國媒體報導,TG-Gold-Super-Markt公司老板蓋斯勒(Thomas Geissler)說,金融危機爆發後,投資人對許多投資工具都失去信心,德國民眾向來偏愛黃金,「在不確定的年代擁有黃金,是件美好的事」,此時促銷零售黃金是很好的時機。

TG-Gold-Super-Markt在法蘭克福機場展示的黃金投幣機器,和市面上販售零食的投幣機外形相似,但增加了保全設計,黃橙的外觀,配上「Gold to Go」的標語,十分醒目。

蓋斯勒計劃今年在德語區國家裝置500台黃金投幣機,有意購買的民眾投入30歐元,可以買到1公克的黃金,10公克的金條則要價245歐元,投幣機也販賣金幣。

報導說,從投幣機買到的黃金,會附一份純金證明書,未來黃金的售價將每數分鐘更新一次。

為防止不法分子藉此洗錢,蓋斯勒說,投幣機上架設攝影機,監控所有的交易。

根據統計,金融風暴導致全球黃金零售量大增,去年約賣出108公噸,高於2007年的36公噸及2006年的28公噸。

資料來源:http://udn.com/NEWS/WORLD/BREAKINGNEWS5/4968301.shtml


更多關於語言學習,請找台中夏爾

標籤: 德語 德文

北大開除1名作弊學生 5人被取消學位

2009-06-10 新京報

本報訊 (記者郭少峰)近日,北大教務部發布了上學期期末考試的違紀作弊處理情況。該校上學期期末考試共查處違紀作弊5起,依據有關規定,開除1名學生,5名學生被取消學位。根據北大教學計劃和校歷安排,6月8日─19日為期末考試階段。

北大教務部發布公告稱,北大哲學系學生周某因為在“德語精讀”考試中找人代考,被開除學籍。同時,有5位學生因夾帶紙條或複習資料等原因被予以記過處分,並取消了學位。

多年來,北大教務部均在考試期間發布公開信,呼籲學生在考試期間不要作弊,其中還會引用該校中文系程玉綴教授所作詩歌《考場歌》作為勉勵。

北大教務部此前分析了歷年來違紀作弊現象的成因。教務部認為,有的學生是因為基礎差,學習本來就比較吃力,對考試缺乏自信,鋌而走險;有的是平時貪玩或做兼職,學習精力投入不夠,突擊應考,複習不充分而投機取巧;有的是為考高分,卻適得其反;也有很少數是對考場紀律或學術規範不以為意,不拘小節鑄成大錯。

資料來源:http://news.sina.com.hk/cgi-bin/nw/show.cgi/113/1/1/1162370/1.html

更多關於語言學習,請找台中夏爾

標籤: 德語 德文

龍應台:公共教育更重要

2009-06-25 南方報業網

他們是這樣上語文課的嗎?


南方周末:
孩子有這種意識是跟個人的家庭教育有關系呢,還是跟公共教育也有關系?


龍應台:
家庭是一個面,可能公共教育更重要。我也觀察到他的學校教育,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安德烈10歲那年,有天他特別高興,說他們全班同學不用去上學,而是要去看戲,看《愛麗斯漫游仙境》。他看完回來說,同學們討論過了,這個戲不好看,因為《愛麗斯漫游仙境》竟然把角色全換成同性戀。我說,難道你們是因為他演同性戀而不高興嗎?他說不是,他們只是覺得表現得不好。我說,你們覺得演員表現得不好,那要不要表達意見?結果他們真的跟老師討論他們對這個戲的看法,老師就鼓勵這些孩子們給那個導演寫封信,表達他們的評論。導演立即給他們寫了回信,並且邀請全班同學在某天下午到劇院見面。

這班10歲的孩子再次來到劇院,在劇院的一個房間里坐下來的時候,導演、編劇、演員全在現場,跟這15個10歲的孩子仔細地討論這個劇。

所以這種知性討論的氣氛不只是發生在家庭里,也發生在社會里。


南方周末:
這種情形是例外的,還是常規的、日常的?


龍應台:
至少我所親身觀察到的這兩個孩子的成長過程里,這種開放的、思辨的氣氛是日常的,而且他們小學的時候在課堂里就常常要做口頭報告和演講。他們是一直演講過來的,演講不是去背東西,而是老師給一個題目,然後他們自己去搜集資料,研究,自己寫出一個報告當眾演講,這個訓練在他們的學校里一直都有。我記得菲利普十二歲那年講過老子;高三那年,歷史課上還作過一場一小時的演講,題目是“台海兩岸關系”。


南方周末:
他們學校里有這種專門的課麼?比方說公民課、道德課這樣的課。


龍應台:
我曾經仔細問過安德烈:你們德國的教育系統里,公民教育是怎麼做的。我發現,他們的公民教育不僅只是在公民課里,而是把公民教育滲透進入所有學科里。

比如三年級的孩子開始學英文,五年級開始學法文,你會以為這兩科應該是專學語文的,但是我發現在語文課本里……比如說英文一個課文故事,講倫敦某個街上的一位史密斯老太太有一天突然在廚房里暈倒了,她隔壁的鄰居怎麼打電話給消防局,然後消防局怎麼來救她,她的街坊鄰居為她做了一些什麼事情,給她送湯送藥什麼的。三年級的孩子在學英語,但他在學英語的同時,學的是社區里的守望相助。

另外一個例子:比如說他的德文課,德文課等于大陸中文課還是國語課?


南方周末:
語文課。


龍應台:
我記得安德烈17歲高二時,說他們在德文課上讀布萊希特的一個劇本《伽利略》。我很好奇,你們老師怎麼教這個劇本呢?而且討論的重點放在哪里?布萊希特的劇本寫的是伽利略發現了地球的原理,但是這個原理是教會所不容的。我們平常所學的是伽利略如何如何堅持他的理論,可是布萊希特寫這個劇本可不是這樣呈現的。

安德烈說,布萊希特有一個獨特的呈現,他寫的伽利略面臨兩個選擇,就是當教會不容許他的這種理論的時候,伽利略的兩個選擇是:第一,我跟你硬碰硬,為了我的偉大的原則我被教會迫害而死;另外一個選擇,是我對你屈服來保存我自己,可是保存了我自己之後我還有更多的發現、更大的貢獻、更大的顛覆要做。劇本的結局是伽利略選擇了後者,而選擇後者的時候會被當時的很多人認為你“變節”,你屈服了,但是他是為了一個更大更重要的東西。

我問他,在你們同學課堂的討論里,最核心的是什麼?他說,課堂討論到最後的核心就是個人跟群體之間的關系問題,面對教廷或國家這種巨大的機器,個人什麼時候要抗爭、要犧牲,什麼時候是可以妥協、可以退讓的。布萊希特寫伽利略是在影射納粹法西斯,他自己是個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1947年在美國還被做過“忠誠調查”,所以對個人與國家機器之間的緊張關系,他非常關注。

我聽來驚心動魄,這群17歲孩子是這樣在上語文課嗎?個人面對國家機器如何自處,不正是公民教育最核心的題目嗎?


南方周末:
大陸有一種課叫做德育課,現在叫思想品德課。


龍應台:
他們有一個叫倫理課,或者宗教課,學生可以自由選擇。如果你家庭基督教信仰比較濃厚,你可能選宗教課。有的家庭覺得不要受宗教影響,就去選倫理課。在倫理課里頭討論的其實就是這些問題,價值和道德問題。


南方周末:
比如說這些學生是穆斯林,那宗教課怎麼辦?


龍應台:
有另外的課。而且連天主教跟基督教都不一樣,它都會有分流。


南方周末:
實際上你是在有意識的傳達這種公共的議題?


龍應台:
也不。主要是和他溝通。但是因為在他的成長教育里,公共議題或說公民意識里的種種問題就是他學養的一部分,因此自然而然就成為我們的談話內容之一了。有些不是公共的,譬如《獨立宣言》那一篇,就是很私人的,我在上海的很慘烈的經驗。


南方周末:
我發現,安德烈和菲利普兩個人對階級都有些敏感?


龍應台:
對。菲利普在香港生活兩年,特別強烈地感受到香港的階級意識,他很愛香港,卻非常不喜歡這點,安德烈也是。兩個人都有一點反精英、反階級意識。我也問他們說,這種意識是你們個人的,還是代表相當多的你的朋友的?他們都說相當能代表他們跟他們的朋友。這種平等意識蠻強的。


學校沒有升旗儀式


南方周末:
他們成長的德國小鎮是什麼樣的?


龍應台:
叫克倫堡,在法蘭克福近郊。法蘭克福是金融中心,這小鎮里住著很多銀行家、律師、醫師,是個有名的富人住的小鎮。我們家在的那條街,還算是“正常人”住的街。他們的學校是個公立學校,他們就會觀察到中上階層家庭的孩子們跟土耳其移民家庭的孩子之間的矛盾。他們對勢利的人比較反感。


南方周末:
書里也碰觸到很多關于國家認同和民族主義的議題。是他們自己產生的這個問題,還是……


龍應台:
他們自己產生這個問題的。因為在德國長大,這是一個很普遍的問題,大概跟其他大部分的國家里長大的孩子都不一樣。

安德烈對這個議題就特別敏銳。他講到,在一場球賽之後,勝利的一方如果是美國人,他們會一面喝酒一面高興地大喊“美國第一”;但是如果是一群德國人在喊“德國第一”的話,就會舉座側目。他這一代德國人,對自己作為德國人的這個身份一直是非常尷尬,不知如何處理。他們的成長過程里,從來沒有對國旗致敬過也沒唱過國歌,學校里沒有過升旗典禮。


南方周末:
現在還是這樣嗎?


龍應台:
還是,而且整個社會還是“逃避莊嚴”的。我去參加了安德烈的高中畢業典禮,他們高中畢業的重要性是超過大學畢業的,有點是少年的“成年禮”。但我也沒看到什麼很隆重的典禮儀式,我就非常驚訝。安德烈也觀察到了,他說:“媽,難道你還沒有注意過嗎?德國人是永遠逃避這種莊嚴儀式的。”因為納粹的整體美學,就是透過所謂的莊嚴的儀式來表達的。


南方周末:
德國的這種現狀,大家都接受嗎?畢竟他們的國旗、國歌都已經不是納粹時代的了。


龍應台:
對。有反彈。因為這種壓抑時間太長了。所以到了他們這一代,很多年輕人開始覺得,“夠了吧?”


南方周末:
德國人淡化國族的意識是因為有原罪,但在你跟他的溝通中,即使沒有這個前提,你也是希望有超越這個國族意識以外的另一層意識。


龍應台:
我希望他超越國族意識。

從帶這兩個孩子的時間里我觀察到三代德國人。第一代是安德烈的爺爺輩,他們在國家主義的熏陶下長大,成就了納粹的統治;然後是1968年的一代,起來對上一代批判,主張相反的東西:解放、自由,摒棄民族主義、逃避國家主義、拒絕權威等等,這代人成為安德烈這個年齡層的老師們;于是安德烈這代人就在強烈反對權威、反對莊嚴儀式、不對國旗敬禮的文化中長大,等到安德烈這一代人長大了,成熟了,他們又開始反思跟檢討他們的老師輩,就是說,他們也不見得要照單全收你1968年代的那一套。

我自己在台灣的那種威權政治下成長,經過了國家強烈塑造的那個過程,所以對國家和民族這東西是極其戒備的。歷史匯聚到一塊去了,在這一點上,我這個1950年代在台灣成長的母親和1990年代德國的兒子之間,竟然有了對話的歷史基礎。


南方周末:
你應該也處于他老師那個層級。


龍應台:
某些層面確實是,但我覺得,我對于我的父母這一代人,可能比他們多一點理解和憐惜吧,不論是海峽的此岸或彼岸。

當你的國家被侵略的時候,要團結起來,抵御外侮──但客觀地說,有一些所謂“外侮”,是政治野心家制造的,因為這東西最容易拿來鞏固權力,它往往是統治術的一部分。所以對于國家主義、民族情緒什麼的,我的懷疑是相當深的。


南方周末:
你會容忍孩子們的“不正確”嗎?要是他們有一種不正確。


龍應台:
我們常爭執啊。他們也常批評我呢。譬如說有一次,我跟菲利普在看台灣的電視新聞,我邊看邊罵,說怎麼這麼差的新聞編輯,這麼偏頗,簡直不堪忍受。他冷冷地說,去改造他呀,別只罵不做。他覺得我的行動力不夠。然後我們就會談到知識分子和行動者之間的界線,他們不見得同意我的看法。安德烈就會覺得我身上還有太多知識分子的“身段”。

再譬如說,對于生活態度,《親愛的安德烈》里,我們的差異特別突出。安德烈覺得我缺乏生活美學。我也承認。

菲利普對“左”很有看法。所謂“左”,指的是西方的“左”,不是大陸的“左”。他十六歲的時候,在法蘭克福一個有名的左派報紙作實習生,那時好像還很欣賞歐洲的左派思潮。現在他十九歲了,他會告訴你,德國的左派完蛋了,走極端,而且毫無新意,空洞的意識型態領軍,連綠黨都相當地空中樓閣,他覺得很“幼稚”。他會跟你說,很多的現實不是你用那種極左的浪漫主義可以解決的。

這哪里輪得到我不容忍啊?他們都有自己的看法,有時候比我還要懂得多。我所希望的是:第一,他們能思考、是獨立地思考;第二,有寬容的精神──在這兩個基礎上,他們無論做什麼選擇,我都能夠接受。


資料來源:http://news.sina.com.hk/cgi-bin/nw/show.cgi/9/1/1/1179526/1.html

更多關於語言學習,請找台中夏爾

標籤: 德文 德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