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文、德語、法文、法語
English Sentence Loading...
英语句子加载中...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大仁哥」陳柏霖去年因電視劇「我可能不會愛你」人氣翻漲,這股熱潮紅到南韓,昨天他首度在首爾辦粉絲會,現場撂韓文討粉絲歡心,但也不諱言韓文很難,被問喜歡看什麼韓劇,他很直接表示:「沒看過!」非常不給面子。

臨時抱佛腳學韓文

「我可能不會愛你」目前在南韓播出,陳柏霖受邀辦粉絲會,劇中合作女主角林依晨是政大韓文系畢業,陳柏霖行前匆忙,還來不及向林依晨學個兩句,只有在粉絲會前臨時抱佛腳,學了「大家好」,再補一句「好難喔」的韓文。

想與李英愛 潤娥合作

陳柏霖之前曾參加釜山影展,此次再度訪韓,若有機會,他希望和「大長今」的李英愛、「少女時代」潤娥合作,因為媽媽非常喜歡看「大長今」,純粹孝心表現,而潤娥和他則是同一世代,看來是他自己喜歡,陳柏霖說:「比起電視劇,我比較喜歡看電影,看過不少韓國電影,像『Old Boy』,也欣賞元斌。」

粉絲會上,陳柏霖和高麗妹互動,現場選出6位林依晨戲中角色「程又青」,他說戲中因飾演地勤,機場戲分重,還常在機場遇到許多好友,常覺得自己在送機。

資料來源:www.libertytimes.com.tw/2012/new/jul/10/today-show4.htm
標籤: 學韓文

韓國留學心語---學開車

最近在韓國學開車成為了在韓留學生的一大熱風。因為在中國考駕照實在太難,而韓國從去年開始實行的駕照簡化政策讓學車變得既便宜又簡單。據說今年政策又要變難,所以很多留學生不得不抓緊時間趕快學車。因為車畢竟已成為了人們日常生活的交通必需用具。

說起學車我還是感觸頗深的。我是2年前在韓國考的駕照。那時的考試還比較難,學車時間也比現在要長一些。在韓國學車一般都要提前約好時間,並有專車來接送。學車時也是採用一對一的形式,一名學生配備一位老師,一次一到兩個小時。如果每天都堅持學的話,快的兩個星期就考下來了。

學車前我從未摸過車,所以關於車部件的學韓語單詞我一個也不知道。教練耐心地一個一個教給了我。但因為都是英語式外來語,我背了老半天還是混淆不清。後來好歹背下來了,可還是需要大腦稍作思考才能分辨出來。但開車時手忙腳亂的,根本沒有時間去考慮學韓語單詞意思,所以出差錯也再所難免了。每當這時看著旁邊教練無奈的表情,我總覺得不好意思。有時實在過意不去,就給教練買杯幾百韓元的咖啡。但他們每次接到時都似乎有點感動,有的教練甚至還回請我吃東西。

學車之前,看著開車人神定氣閒地邊開車邊聊天,我便以為開車是件容易事,對自己信心百倍。可是真當自己坐在駕駛室時,才知道甚麼叫「看花容易繡花難」。每次上路時都高度緊張,生怕出一點差錯,雙手緊握方向盤,前後左右不停地瞻顧。儘管教練一再地要我放鬆點,但是雙手的力氣總是不敢減少。一天只學2個小時的車卻累得腰酸背痛,尤其是兩條腿,大概是過分緊張,肌肉十分酸痛。

以前我有一個壞習慣,一看馬路上四周無人,便喜歡橫穿馬路走捷徑。學車之後,我才知道這是最危險也最讓人討厭的舉動了。尤其是在經過小的路口時,突然冒出的人會讓這種危險經常發生。我因是剛學上路,應急措施根本做不好,幾次都差點釀成車禍,多虧旁邊的教練及時幫助,才每次都化險為夷。

一天聊天時,一位教練向我感歎自己幹這一行的不容易。教人學車既危險又鬱悶,天天有火不能發,都得了神經性腸胃炎,一上火就要跑廁所。遇到笨手笨腳的學生就更難辦了。有一個韓國大媽學車。上路後因為害怕不敢提速。到了時速60千米的路面也跑30的碼。後面的車梆梆一個勁兒地響,她卻堅持烏龜爬式的前進,無論怎麼勸說也不敢提速。教練心裏快氣炸了,卻不能對她發脾氣。因為他們是不可以隨便對顧客發火的。

後來的一件事也讓我真切體會到了他的心情。一天上路練習了一段時間後,教練讓我在一個靠湖水的停車場停下稍作休息。想踩剎車的我卻突然不小心踩了油門,車飛快地向湖邊衝去。一時慌張的我只知道大聲喊叫,卻不知放下腳來踩剎車。正危機時,坐在旁邊的教練幫我把車剎住了。只差一點點車就要衝進湖裡當船了。當時我嚇壞了,全身無力地癱坐在那兒,教練的臉也嚇得蒼白。但他仍對我沒有一句呵斥,卻讓我心裏更覺得愧疚了。

經過幾次的上路之後,很多人就能輕易地考出駕照了。但即使有駕照也不代表就會開、能開好了。我學車時學的是卡車式的,後來自己換成手動式的小汽車還是不會開。一停下就熄火,常常讓後面的人都快把喇叭按爆了,我也走不了。有一次車走到一個非保護的左拐彎處,在那兒停了十幾分鐘也沒能拐過去。兩邊的車川流不息地過,等我看著沒車了剛想過時,因為反應太慢,還沒等開走車又過來了。那時真的是十分地無奈,甚至有想哭的衝動。

學車前,每當在停車場看見有的人笨手笨腳地停不進去車,擋著別人也進不去時,覺得很不耐煩。學車後就變得很同情他們了,甚至希望有人能過去幫幫他們。我也不再隨意地橫穿馬路了,也經常提醒別人不要這麼做。

我想在韓國學過車的朋友們也都多多少少會有類似的經歷和感觸。學會開車固然讓生活變得方便了很多,但是隨時存在的隱患也不能不讓人提防。開車時,多留一份寬容和鼓勵,行駛的路上就會多一份安全和幸福。

資料來源:大紀元 

標籤: 學韓語

青商會世界大會 招募國際志工

暌違29年的國際青年商會世界大會,11月將再次於台北登場,為了接待屆時將近有8,000至1萬名來自全球120多國家的青商會友,並協助大會議事順利進行,主辦此次世界大會的台北青商會將招募國際志工,並採用多益成績做為志工招募的語言能力衡量標準,邀請具有國際觀的台灣年輕人,把握此次近距離接觸全球一流企業家的機會,加入行銷台灣的行列。
 
為因應迎接將近1萬名來自全球各地的青商會友,行程上不但要安排各種會議、住宿、宴會外,更要介紹臺灣之美的觀光服務,而國際青年商會首次招募國際志工協助議事順利進行,國際志工徵選條件必須以語言溝通能力為第一優先,為求準確性及有效衡量應徵者英文能力,所以特別採用多益成績為衡量標準,標準為多益測驗550分以上;或多益口說測驗140分以上,通曉日語法語西班牙語德語者尤佳。
國際青年商會2012台北世界大會志工招募的相關資訊都已公布在活動網頁(www.jciwc2012taipei.org)上,主辦單位也將根據不同工作性質的志工加以培訓,歡迎有興趣的同學們共襄盛舉。學法語

 資料來源:tw.news.yahoo.com/%E9%9D%92%E5%95%86%E6%9C%83%E4%B8%96%E7%95%8C%E5%A4%A7%E6%9C%83-%E6%8B%9B%E5%8B%9F%E5%9C%8B%E9%9A%9B%E5%BF%97%E5%B7%A5-213000836.html
標籤: 學法語

外籍人士多 英警告標誌需用多種語言

由於外國人越來越多,英國鄉間常見的「私人產業,勿擅入」的警告牌都得寫成好幾國文字。
 英國劍橋郡有一家食品加工廠,僱用了許多東歐工人。附近一個私人湖泊最近豎起了一塊用「英文、法文、波蘭文、立陶宛文、烏克蘭文、保加利亞文和俄文」寫的勿擅入的告示。學俄文

 湖主人說,湖裡有許多十五、六斤的大鯉魚和二、三十斤的鯰魚。一百來名付費會員常去釣魚。他們釣到魚,會把魚放回湖裡。不過,東歐工人釣到魚就把魚帶回去吃了。所以,他才立了這塊牌子。湖主說,效果很好,現在偷釣的人少了。

 在史若普郡一個農場旁也有類似的狀況。這個農場秋收的時候會請東歐人幫忙收割。農場附近有片牧場,裡面養了不少牛。牧場主人擔心有人跑進去被牛弄傷了,所以也寫了一塊有好幾種東歐語言的告示,提醒大家「內有惡牛」。

 資料來源:tw.news.yahoo.com/%E5%A4%96%E7%B1%8D%E4%BA%BA%E5%A3%AB%E5%A4%9A-%E8%8B%B1%E8%AD%A6%E5%91%8A%E6%A8%99%E8%AA%8C%E9%9C%80%E7%94%A8%E5%A4%9A%E7%A8%AE%E8%AA%9E%E8%A8%80-034356431.html
標籤: 學俄文

韋禮安上課打瞌睡 懊悔西文沒學好

韋禮安第二張全創作專輯《有人在等》8月3日即將發行,面對暑假強片如林,他卯足全力跑宣傳,除了北中南三場黃昏音樂會外,昨(23日)更在台北信義威秀中庭舉行首波主打歌〈We’ll Never Know〉MV首映,他騎著黑馬出場象徵在唱片市場中突圍,更以「黑馬精神」宣布8月11、12日將在高雄、台北舉行簽唱會。

《有人在等》首波主打〈We’ll Never Know〉是〈有沒有〉的自省二部曲,描寫兩人曖昧後,告白卻被拒的失戀經驗,藉由兩對情侶展現愛情路上包括婚姻、外遇在內的繁多「選擇」,韋禮安則穿插其中,扮演敘事者的角色。韋禮安說,它可說是出道以來最輕鬆、卻也最危險的一支MV,3天的拍攝期間中,他只參與數小時,但牽馬、騎馬的場景就讓他冷汗直流。MV中男女舞者藉舞步演出情欲感,韋禮安卻只有與馬對戲的份,他笑說:「如果我跟馬有感情戲,MV應該會被禁吧!」他也透露,接下來的MV會有些突破尺度演出,已全數向女友報備,但報備完會放開來演,希望歌迷期待。

昨晚首映會中,韋禮安騎黑馬出場,為了他及觀眾人身安全,唱片公司保了千萬意外險,短短不到100公尺的路程,卻讓他緊張到腋下都濕了,苦笑道:「沒想到還要再騎一次馬!」韋禮安透露,〈We’ll Never Know〉雖是首波主打,其實也是專輯中最命運多舛的歌曲,「它本來要收錄在第一張專輯,但後來作罷,這次錄音硬碟損壞、重錄最多次的也是它,更別提原本連拍MV的計畫都沒有,卻意外變成首波主打歌。


韋禮安在台北信義威秀中庭舉行首波主打歌〈We’ll Never Know〉MV首映
出身「Project 10」的導演程安德以舞蹈形式表達愛情中「選擇」的糾結,韋禮安則說,如果能重新選擇,最想做的事就是「好好修西班牙文課」。他說大學時學西文,卻因課程時間排在午間節,「飽後睏」發作常不小心睡著,沒想到簽唱會竟有尼加拉瓜歌迷現身,他的西班牙文當場「落漆」尷尬不已,他正色說:「西班牙文是世界上第二多人口使用的母語,當初應該要認真學!」昨兩位尼加拉瓜歌迷也到場,主持人阿娟拱韋禮安說西語,他只會說「你好」、「再見」,仍逗得歌迷開心不已。


資料來源:Yahoo!奇摩娛樂訊息
標籤: 學西文

金正恩的女人 北韓正名「李雪主」

北韓在金正恩接班後逐漸揭開神祕面紗,近日話題則都圍繞在他身邊的女人,25日媒體報導,證實金身邊的女人確為其妻子,26日,北韓發出正名通知,第一夫人的漢字名應為「李雪主」(Ri Sol Ju)。
 
金正恩近來出席公共場合身邊總是有一位20多歲的年輕女性,次數多達3次之多,而這名女子的身分也引起外界揣測,25日北韓朝鮮中央電視台日報導,金正恩出席綾羅人民遊園地完工儀式消息時,曾提到「金正恩元帥與夫人李雪洙同志一起參加」等語句,讓人更加確信她就是金正恩的妻子。
 
這名女性7日曾陪同金正恩觀看牡丹峰樂團的演出,隔(8)日跟金正恩在金日成去世18週年之際參拜金日成紀念堂,15日也跟著金正恩一起參觀平壤所幼兒園,這麼多次公開陪同讓人臆測這位女子的身分。
 
金正恩近日妻子一同出席綾羅人民遊園地完工儀式,間接承認已婚消息,並證實近日陪伴在金正恩身邊的女人其實是新婚妻子。由於播報時為韓文,中文媒體逕自音譯為「李雪洙」,北韓發出正名通知,第一夫人的漢字名應為「李雪主」(Ri Sol Ju)。

資料來源:鉅亨網
標籤: 韓文
“國際奧委會越來越像個商業組織,銷售奧運會賽事轉播權的巨額收入,已經變成支撐奧委會重要的推動力。”研究奧運電視轉播的南京師範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駱正林對本報記者稱。


事實上,國際奧委會對奧運轉播權的重視,早在11年前就已體現。2001年,國際奧委會成立了“奧林匹克廣播服務公司”(Olympic Broadcasting Services,下簡稱“OBS”)。自成立以來,OBS參與主導了從2008年北京奧運會(殘奧會),以及2010年溫哥華冬奧會(殘奧會)之後所有的奧運賽事電視信號製作。

OBS甚至憑藉其與國際奧組委的關係,壟斷了國際奧委會全會的直播信號製作權。2005年6月,在新加坡召開的國際奧委會第117次全會決定,將2012年奧運會主辦權授予倫敦。這是OBS首次以主轉播方的角色,向全世界所有媒體提供當次全會的直播視頻。

7年後,OBS與倫敦奧運會再續前緣。OBS為此次奧運會注冊了“奧林匹克廣播服務倫敦分公司”(Olympic Broadcasting Services London, 簡稱“OBSL”)。這家注冊在英國南部西薩塞克斯郡的企業,將成為此次奧運會賽事電視信號的製作方。

“在國際奧委會用以維持運作的經費中,依靠分銷轉播權的盈利已占了相當大的比例。”駱正林稱。

而由於版權購買方與國際奧委會簽訂的保密條款,各家媒體在轉播歷屆奧運會時用以購買版權的費用一直沒有被官方披露。

除了轉播權的分銷,奧運會賽場的官方視頻攝錄設備提供亦是另一塊大蛋糕。松下通過奧運營銷,在最近的兩屆奧運會取得了不錯的銷售業績。

“奧運會的轉播業鏈已高度市場化,”駱正林稱,“國際奧委會在轉播的佈局和對商業利益的考慮上非常成熟。”

OBS前世今生

事實上,直到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歷屆奧運會的賽事電視信號製作轉播一般由奧運主辦國的權威電視機構擔任。例如,1964年的東京奧運會就由日本放送協會(NHK)擔任轉播方,向全世界各國提供電視信號;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的轉播方則是美國廣播公司(ABC)。

2001年5月,國際奧委會在西班牙成立OBS,並認為OBS的誕生“開創了奧運轉播的新紀元”。OBS的職責主要是製作今後歷屆奧運會的電視和廣播信號,以及設計、安裝和運作奧運會國際新聞中心(IBC)。

3年後的2004年5月,為了籌備北京奧運會的轉播工作,OBS與北京奧組委合資組建了北京奧林匹克轉播有限公司(Beijing Olympic Broadcasting ,下簡稱BOB)。這是OBS第一次以主要機構的身份成為奧運轉播方。當時,官方對BOB的定位是“一家中外合作經營性質、專事奧運會電視轉播業務的企業”。

本報記者無法掌握BOB的具體運營費用。不過,2005年11月,中國財政部和國家稅務總局聯合下發《關於北京奧林匹克轉播有限公司有關稅收政策的通知》中透露,北京奧組委曾向BOB撥款約2.1億歐元用以運營。

北京奧組委執行副主席蔣效愚和國際奧委會協調委員會主席維爾布魯根,是BOB的兩位董事會成員。而BOB的總經理則是馬諾羅·羅梅羅,其擁有超過20年的電視轉播經驗;首席運營官則是從中央電視台體育中心主任崗位上借調來的馬國力。

被BOB雇佣的專業人員亦來自世界各地。例如,游泳比賽由最擅長此項目的澳大利亞人進行轉播,田徑的電視信號由瑞典和芬蘭人共同提供,體操是日本電視人的專項,乒乓球、羽毛球則由央視團隊轉播。

這支有央視高管加盟的BOB團隊,一度還被普通觀誤認為是央視組建的奧運會轉播商。以至於在北京奧運會開幕式轉播時,一些對比央視和NBC兩個不同開幕式版本,而認為央視版本較差的國內觀,就把批評矛頭對準了BOB。

其實,NBC的信號同樣由BOB提供。但作為購買了奧運會轉播版權,而成為“持權轉播商”的央視和NBC,有權利編輯來自BOB的直播信號,這導致了不同持權轉播商轉播北京奧運會時,會出現鏡頭切換不同的多個版本。

來自OBS的數據顯示,擁有4000多名工作人員的BOB在北京奧運會期間,使用1000台攝像機提供了3800小時的賽事信號,全世界200個國家和地區累計超過300億人次的觀,通過BOB的信號觀看了北京奧運會。

實際上,BOB屬於項目公司,在完成了北京奧運會和殘奧會所有轉播後,2009年10月15日,BOB清算組向中國商務部申請撤銷外商投資企業批准證書,表示BOB完成任務被正式撤銷。

而在倫敦奧運會上,OBS將不再與倫敦奧組委合資,轉而獨立在英國注冊名為“奧林匹克廣播服務倫敦分公司”(簡稱OBSL)負責賽事信號的製作。不過,OBS稱,OBSL的職責和團隊組成將與北京奧運會BOB的模式基本相同。

事實上,在2010年溫哥華冬奧會上,OBS已經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同樣由國際奧委會組織的冬奧會,其規模和影響力遠不及奧運會,歷屆冬奧會的轉播覆蓋面小是個問題。OBS就幫助溫哥華冬奧會首次實現了全球賽事信號覆蓋,以及高清電視信號和5.1聲道的音頻傳送。

曾任北京奧運會BOB總經理的馬諾羅·羅梅羅,同樣擔任了溫哥華冬奧會OBS的CEO,他對公司在那屆冬奧會上的表現極為肯定。

“過去冬奧會僅向一些在冬季運動項目佔有優勢的特定地區提供轉播,例如歐洲、北美等,”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現在通過OBS,我們几乎可以向所有的電視媒體提供冬奧會的賽事信號,甚至那些沒有派遣報導團來溫哥華的媒體,都能向觀提供高質量的賽事轉播。”

倫敦奧運轉播權大戰

按照國際奧委會的定位,OBS僅負責奧運賽事的信號製作,而分銷轉播權的主體則是歷屆奧運會國際新聞中心(簡稱IBC)。奧運轉播權歷來被全世界各大媒體視為兵家必爭。

巧合的是,64年前的1946年奧運會也是由倫敦承辦,而BBC則在當時出資1000英鎊購買了當年倫敦奧運會的轉播權,開創媒體購買奧運會版權的先河。64年後,奧運轉播權的分銷已更為成熟,費用也幾何級數式地增長。

1958年,《奧林匹克憲章》新增加了對電視版權收入分配的新條款:“經國際奧委會批准,該權力由組委會出售,並依照國際奧委會的指示對收入進行分配”。國際奧委會將電視版權收入的60%分配給奧組委,其余的40%由國家奧委會、國際單項體育聯合會和國際奧委會三家分配。

上世紀80年代,在薩馬蘭奇和美國商人的推動下,奧運會的商業價值被快速放大,媒體報導的熱情也因收視率和廣告收入的增長而提升,奧運轉播權正是在這一時期開始顯現出巨大價值。

隨新媒體的普及,自2008年以來,網絡媒體購買奧運轉播權的力度空前增加。Youtube已宣佈購買了倫敦奧運會的版權,將向亞洲和非洲的64個國家和地區提供直播。這是奧運會第一次通過Youtube視頻網站,向觀提供免費直播,Youtube預計全球將有4.5億網民受益。

作為傳統媒體的電視,爭奪奧運轉播權的硝煙則更濃烈。數據顯示,自2004年雅典奧運會以來,國際奧委會的電視轉播權分銷收入出現顯著增長。雅典奧運會時,電視轉播商一共支付了5.97億美元用以購買版權。4年後的北京奧運會,這一數字暴增至17.147億美元。而國際奧委會主席羅格在今年7月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2010溫哥華冬奧會和2012倫敦奧運會,在電視轉播權方面的收入已上升到39億美元。他預計,未來下一屆冬奧會和夏季奧運會的版權收入“最少達到40億美元”。

據《福布斯》雜誌網站報導,作為美國三大電視網的NBC已斥資11.8億美元購買了倫敦奧運會的轉播權,ABC和CBS由於沒有購買,將缺席奧運會的直播。此外,NBC環球(NBC Universal)集團旗下的子公司Telemundo,作為美國第二大西班牙語電視頻道也購買了倫敦奧運會的版權,至此NBC可謂完勝其它兩家美國全國性電視網,在倫敦奧運會直播方面獨佔鰲頭。

而在中國內地和香港,兩地因為媒體業界的格局不同,從而生了結果各異的轉播權競爭模式。

在內地,央視憑藉壟斷地位早已奠定了獨家購得內地地區奧運分銷的優勢。2009年3月26日,央視宣佈與國際奧委會正式簽署一份協議,內容包括2010年溫哥華冬奧會和2012年倫敦奧運會中國電視轉播權、新媒體版權以及音像製品版權。這意味央視將獨享倫敦奧運會的版權分銷權利。

事實上,早在北京奧運會時,央視就在奧運轉播權的分銷生意中獲得了豐厚利潤。據當時報導稱,央視以2000萬元獲得新媒體版權,此後以每家3000萬-5000萬元的價格賣給國內10多家商業網站,凈賺近4億元。

央視並未披露購買倫敦奧運會版權的費用,但由於其下屬CNTV獨家壟斷了倫敦奧運會新媒體直播權,並擁有向國內商業門戶網站分銷奧運報導和視頻點播版權的優勢,屆時仍可複製北京奧運會的商業模式。

這一模式,在研究奧運電視轉播的駱正林教授看來,是由行政干預帶來的壟斷優勢所形成。

“按照國家廣電總局的規定,在內地,只能由央視向國際奧委會購買轉播權再向其它電視頻道分銷。”駱正林對本報記者稱,“而這一規定名義上是為了解決不同媒體同時競爭購買版權,導致抬高價格的問題,但實際上維護了央視的壟斷地位。”

除了電視,國內新媒體運營商也面臨同樣的問題。2008年6月,國家版權局、工信部和國家廣電總局曾聯合下發國權聯20083號檔案,其中規定,“為避免奧運賽事轉播權被非法侵害,同時促進我國新媒體的發展,各互聯網和移動平台可通過取得中央電視台網絡傳播中心授權的形式,合法使用奧運賽事及相關活動的視音頻節目信號。”

上述檔案也在事實上堵住了國內商業網站直接向國際奧委會購買版權的路徑。對此,騰訊網副總編輯王永治曾對本報記者稱,“實際上國際奧委會並沒有強制規定轉播權只能賣給一家,只要有播出平台,國際奧委會都願意賣,但在國內就牽涉到相關政策的限制。”

而在香港,電視媒體的充分市場化競爭也帶來新問題:幾家電視台的內鬥差點導致香港市民將無法免費收看奧運直播賽事。

2007年,香港有線電視以逾億港元代價,獲得倫敦奧運會在香港地區的獨家轉播權。而國際奧委會規定,有線電視必須通過免費電視頻道,播放最少200小時奧運賽事。但香港有線電視的所有頻道均為收費,因此必須與無線、亞視兩家免費電視台合作。但3家電視台就轉播安排的商議一直處於膠狀態。

直到倫敦奧運會開幕前10天,在香港政府和香港奧委會長達7小時的會議協調下,無線、亞視才同意向有線支付一筆合理費用,再聯合製作200小時奧運節目及播放廣告,在免費頻道播出。此前,無線和亞視曾傳出將獨自向國際奧委會購買奧運轉播權的消息。

並非毫無風險

事實上,央視早在1997年就已買斷了自2000年悉尼奧運會在內的連續三屆奧運會轉播權。數據顯示,央視依靠雅典奧運會獲得了7億人民幣左右的廣告收入,而北京奧運會,這一數字上升到了20億-30億元。

與几乎將毫無懸念地通過倫敦奧運會轉播權分銷和廣告收入獲得盈利的央視不同,美國NBC雖獨家購得倫敦奧運美國地區電視轉播權,但仍被爆將面臨上億損失。

“美國的媒體已充分市場化。在此環境下,電視媒體投入風險是可以預測的。電視台購買轉播權,一定已對投入和回報有了充分的評估。”駱正林稱,“而轉播權非常昂貴,所以電視機構對市場的考察需要非常嚴謹,不然會背上很大的負擔。”

對此,NBC環球的CEO史蒂夫·博克亦在紐約於今年6月底的一個公開場合對媒體表示,“我們試圖確定NBC購買奧運轉播權的成本,將不會導致公司每兩年一次(即夏季和冬季奧運會)出現重大損失,而我們相信這已經做到了。”

NBC已為倫敦奧運會轉播權支付了11.8億美元。其母公司NBC環球披露,他們共斥資43.8億美元用以購買從2008至2020年四屆奧運會的轉播權。

不過史蒂夫·博克也承認,雖然NBC目前針對倫敦奧運會的廣告收入已比北京奧運會時增長1億美元,但他和他的團隊將無法確保NBC能通過倫敦奧運會盈利。

NBC已通過倫敦奧運會獲得了9.5億美元的廣告收入,未來還可能增長至10億,但股票投資機構米勒塔巴克公司的分析師認為,他們預估NBC在倫敦奧運會的損失可能將達到1億至2億美元規模。

至於損失生的原因,NBC體育部主席馬克·拉扎勒斯認為,英國與美國的時差將不適合美國觀收看重要賽事的直播,這將導致電視觀數量的減少,進一步對廣告收入的增長生影響。北京奧運時,大約有2.14億美國觀通過NBC收看直播,但NBC研發部門主席阿蘭·沃策爾在預估倫敦奧運會觀數量時,卻謹慎地表示這一數字“將超過2億”。

“轉播權一般在奧運會召開前幾年就已開始銷售,當然不排除電視台當時決策購買,但在數年時間內因為昂貴的轉播權交易,導致電視台財務陷入危機的情況。”駱正林說。

而一個在奧運轉播業鏈上經常被忽略的上游,即奧運賽事攝錄設備提供商,卻依靠奧運會獲得了非常可觀的利潤。

2011年4月,松下宣佈作為國際奧委會TOP贊助商,已與OBSL確定將為倫敦奧運會提供獨家廣播電視的官方指定高清電視記錄格式,此外還將提供高清照相記錄儀和攜帶型錄音機等最新設備。

松下中國媒體公關部人士以“涉及合同秘密”為由,婉拒本報記者希望了解上述合作的具體細節和所涉金額,不過松下負責公共關係的鍛治舍巧常務役員對本報稱,“奧運會在轉播技術的革新曆史中,一直起先驅者的作用。松下從首次運用數碼轉播的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以來,到2008年北京奧運會實現了首次高清轉播,一直為奧運會廣播服務公司提供贊助。”

至少在雅典和北京奧運會時,松下依靠TOP贊助商和官方攝錄設備提供商,在終端市場的奧運營銷取得了不錯的戰績。松下是雅典和北京奧運官方指定攝錄設備提供商,這幫助松下在2004年一季度的利潤猛增超過10倍。2008年二季度,松下的凈利潤也與上年同期相比大增22.2%。


資料來源:鉅亨網
標籤: 西班牙語

輕輕鬆鬆法語角


Passer du coq a l’ane
由公雞到驢子,「換個話題」
大家記得格林童話裡《不來梅的城市樂手》(Les Musiciens de Breme)嗎?它講述了四隻動物的故事,它們是一隻公雞、一隻貓、一條狗和一頭驢。因為它們年紀太大了,所以,他們各自的主人想把它們宰殺了,它們成功地逃了出來後,卻意外地碰在了一起……
當它們決定並一起去不來梅做城市當樂手的路上,經過了強盜的家,四個動物一個站在一個的背上,準備演奏「音樂」來贏取一頓飽餐,不料竟把強盜們嚇跑了……
話又說回來,「passer du coq a l’ane」是一句法語中的俗語,比喻某人說話突然「從一個話題轉換到另外一個話題」。
這個表達的來源,除了在19世紀初曾出現於格林兄弟的筆下外,還跟古法語有關係。在13世紀,母鴨的寫法是「asne」,現代寫法是「cane」。因為公雞有時候會把母鴨誤認為母雞,所以當時有個說法「saillir du coq a l'asne」= 公雞找母鴨交配,又因為「asne」和「ane」同音,後來就演變成了「passer du coq a l’ane」,用來形容人說話時,說到兩個沒有任何聯繫的話題。
 
 
On ne sort pas beaucoup le dimanche!
星期天少出門,拉里邋遢
要說出來,可能大家不大相信,法語有很多時候是無法查字典的。舉個例子:「On ne sort pas beaucoup le dimanche!」對一個外國人來說,也非常好理解呀,不就是「我們星期天很少出門」嗎?沒錯。但是,它這裡卻有個玄外之意。
要知道,過去的法國人,每逢星期天到教堂做禮拜,都會穿著隆重,而到了現代,雖然保持這個傳統儀式的人並不多,但法國人仍普遍把星期天視為重要的一天,家庭、朋友聚會,難免還是打扮講究的。所以,如果當你聽到「On ne sort pas beaucoup le dimanche!」那很可能言外之意是說「不講究,甚至是拉里邋遢的」。

資料來源:大紀元
標籤: 法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