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文、德語、法文、法語
English Sentence Loading...
英语句子加载中...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統計研究所-日語檢定 兩岸報考踴躍

日本語能力試驗是「財團法人日本國際教育支援協會」及「獨立行政法人國際交流基金」分別在日本及世界各地為日語學習者測試其日語 能力的測驗。台灣自1991年起加入為測驗考區,目前台灣有台北、台中、高雄3個考區,中國大陸則在北京、上海等41個城市舉行。

2011年合計報考人數台灣為6萬3657人,較2010年成長6.7%,而中國大陸2011年合計報考人數28萬893人,亦較2010年有8.7%的成長幅度,顯示兩岸人民對於日語學習均相當熱衷。

 

 

資料來源:旺報 

標籤: 日語

調皮猴子視覺化蛋糕 旅客體驗不同心感

在不同國度裡卻有這美味的蛋糕,CASA源自拉丁語,義大利文西班牙文都是指「家」,UNO指「一」,每到餐廳用餐時氣氛溫暖舒適,就像一家人一樣。位於台中市區五常街與衛道路間,這裡空間沒有太多裝潢,外面擺著幾張桌椅誤為是飲品店家,讓你走進來時是多麼輕鬆自在。

張廚師表示,在15歲出國深造時,填寫學習西餐卻被老師寫成西點,就這樣來到加拿大學習西點,不熟西點的他越學越有成就;搭配中西的食材造就台灣的新口味。堅持好品質,採取讓顧客用預定的方式來購買店內產品,一方面可以減省及不浪費資源,又可以吃到最新鮮的食物。

店內最獨特當然式甜點部分,早期只做松露巧克力及榛果巧克力布朗尼兩種,陸續開店1年多研發出十多種甜點與蛋糕;而招牌蛋糕以為主打,採用法國鮮奶油及巧克力,搭上國產香蕉融合卻有一番滋味。芒果抹茶蛋糕也以當季水果為主採用蘋果芒果為食材雕刻著外觀;放著巧克力棒似乎是一幅畫,顯出著酸甜的口感,也呈現出絕佳滋味。

在這不單單做蛋糕及甜點,喜歡烘培的您或許可以親身體驗,來這作自己想學的餐飲;到了六、日可以吃到不一樣輕食午餐;主廚當日會突發奇想,配合西點元素及中式餐點,讓你稱呼其讚深受喜愛。

資料來源:大台灣旅遊網TTNews 

標籤: 義大利文
花蓮壽豐鄉小女孩「丸子」,和奶奶爸爸哥哥姊姊生活,學校成績不十分亮眼,常常躲在哥哥姐姐後面,聲音很小沒有信心。但今年,因為五味屋一個人的出現,帶給了她人生第一場大轉變。

     今年三月,長期有國內外志工進駐的五味屋,來了一個法國志工Ema(見圖,江慧真攝)這個被誤為是非洲人的女孩,闖入了丸子連台北都沒去過的人生。她好奇地繞在Ema身邊,跟著她學法文 ,此時,顧瑜君丟出了丸子的第一個生涯選擇:想不想邀請EMA回家住?丸子因此開始規畫大膽奇異的「Ema花蓮Homestay方案」,在奶奶、爸爸和Ema「兩陣營」語言完全不通情形下,順利完成國民外交。

     丸子把這個體驗寫成作文,得了花蓮縣全縣作文比賽佳作,五月間,丸子對顧瑜君說,「我長大要到巴黎學服裝設計,我要當衣服設計師。」孩子探索自我的過程,中間產生了信心和改變,現在開始有主張,終於啟動了第一把鑰匙。於是她們討論如何付諸行動,寫信給Ema,訂下明年小學畢業去巴黎的目標。顧瑜君說,或許,丸子的功課在一年半載之內不會突飛猛進,但她要改變生命的力量卻產生了,明年是否會成行沒人知道,但這一年就是一個認識旅程的很好學習,五味屋周邊的孩子也會跟著她一起去想這個巴黎夢,「鄉村的孩子一直在功課上追趕一個達不到的目標,到底什麼是他們適合的教育和出路?只有和他們生活,你才可能想出這個可能性。」

     這就是顧瑜君想要的教育方式。她說,五味屋走向第五年,世界和社會不斷的變動,但教育卻只要孩子念書,禁止孩子功利,但功利往往是藏在夢想裡面的,這是知識經濟的開始,讓孩子從小就知道,要勞動才有錢賺,這就是利中有情、情中有利,功利沒有錯誤,「丸子已經知道她想走的路,不見得一定要念大學,才是了解自己和學習的意義。」 顧瑜君原本念社工,後來到美國讀人類學,到花蓮東華大學,又從族群關係文化研究所,換到教育研究所十四年,又到自然資源與環境學院;坐她旁邊的老師是研究鳥的,隔壁的是青蛙專家。她打造的五味屋,就像她的人生,不追求單一價值,不喜歡標準答案,雖然附近學校,不怎麼喜歡這套東西,但她始終堅持這樣做下去。
 
資料來源:中國時報 
標籤: 學法文

追思王永年:一位無可替代的翻譯家

大半生從事編輯工作,審讀稿件無數,但筆者有幸見識到如此整齊的原稿,大抵出自三位譯家的手筆。除了 ​​永年先生,尚有已故英美文學翻譯家、《老人與海》的譯者趙少偉先生以及西班牙語文學翻譯家、《碧血黃沙》的譯者林光先生 ​​。  

請永年先生譯稿,筆者特別放心,因為早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執教期間,筆者就從西班牙文原文多次對照過先生的譯品,十分佩服,並每每將其作為教材,教授學生,教學相長,獲益匪淺。七十年代,筆者到了《世界文學》,中、英、西等多種文字功底紮實的永年先生,自然便成了筆者理想的譯者人選。  

果然,先生不負所望,我們請他擔綱移譯當時在我國聲譽漸隆的拉丁美洲文學作品,無一不受好評。八十年代初,編輯部有意發表一組曾在中國蒙受不公詆毀的智利著名詩人聶魯達的詩作,旨在平反。先生慨然允諾,選譯《西班牙在我心中》《群禽飛臨》等名篇發表。譯文清新洗練,而又大氣磅礴,一如詩人風格,深得中國作家讚許激賞。稍後,先生又譯介智利女詩人、1945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米斯特拉爾的詩篇及散文。其《死的十四行詩》感情纏綿淒惻、真切細膩,文字清麗明快,一經先生譯出,立即征服了眾多讀者。至於加西亞·馬爾克斯的中篇小說《迷宮中的將軍》以及博爾赫斯的幾乎全部短篇小說,均出自先生譯筆,也更提升了先生在讀者心目中的地位。  

先生中、英、西文功底深厚紮實,但最令筆者感佩的,是他駕馭文言文的功力。博爾赫斯有一篇名為《女海盜金寡婦》的短篇小說,其中引用了清嘉慶皇帝的一段聖旨,譯成白話,不是不可以,但似不盡如人意;譯得不文不白,又顯不倫不類。但這難不倒永年先生,他將其用地道老練的文言文譯出,像模像樣,煞有介事,令人稱絕。博爾赫斯自然不知道中國古文與現代語言的差別,但他這篇小說經永年先生譯出,烘託了情景氣氛,因而也大大提高了故事的真實性。譯者竟為原作者加分,此佳例也。筆者不禁感嘆,今天能用這種金剛鑽攬瓷器活的,大概為數寥寥了。  確實,先生的譯事已臻爐火純青的境界,稱之為正確、精確、明確,恐不為過。  

譯作無論長短,先生呈交的,均為字跡漂亮、工整的原稿,譯者認真負責的敬業精神力透紙背。審讀之際,筆者不得不為先生感動折服。大半生從事編輯工作,審讀稿件無數,但筆者有幸見識到如此整齊的原稿,大抵出自三位譯家的手筆。除了 ​​永年先生,尚有已故英美文學翻譯家、《老人與海》的譯者趙少偉先生以及西班牙語文學翻譯家、《碧血黃沙》的譯者林光先生 ​​。讀他們幾位如同印刷出來一般的原稿,簡直是一種享受,絕不忍心損毀一絲一毫。今天,縱使電腦替代了紙筆,但前輩譯家的敬業精神,仍值得後人學習仿效。  

當然,永年先生的譯筆,也不是沒有可以商榷的餘地。筆者愚頑直率,每每審讀先生譯稿,都會不自量力地提出若干問題,請先生再行斟酌;心中雖難免忐忑,但為求真計,仍斗膽表露。不料先生總淡淡一笑,說:“你儘管改。”短短一句話,顯現出先生謙遜、大度、寬厚、鼓勵後輩的大家風範。  

永年先生雖已駕鶴西去,中國西班牙語文學翻譯界墜落了一顆無可替代的巨星,但先生遺下的《歐·亨利短篇小說選》《在路上》《十日談》以及眾多西班牙語作家名著的譯品,足可告慰家人和喜愛他的廣大讀者。  

林一安(《博爾赫斯全集》主編)  王永年(1927年-2012年7月21日),翻譯家,筆名王仲年、雷怡、楊綺。浙江定海人。《博爾赫斯全集》(林一安主編)主要譯者;其他翻譯作品包括《伊甸之東》(約翰·史坦貝克)、《彼得堡的大師》(庫切)、《愛麗絲漫遊奇境》(路易斯·卡羅爾)、《在路上》(傑克·凱魯亞克)、《迷宮中的將軍》(加西亞·馬爾克斯)、《歐·亨利小說全集》。 

@陳健:王永年本來日、英文俱佳,後來日本投降,日文用不著了;抗美援朝,英語也不吃香了。最後他靠俄語找到俄語老師的工作。可不久中蘇關係惡化,他自學西語,翻譯出博爾赫斯全集等西語作 ​​品。他又是第一個從意大利原文翻譯《十日談》的中國人。 

 @陳子善:張愛玲1942年5月從香港回到上海,她入聖約翰大學短暫就讀應在當年秋季,王永年先生與她同班學英語也應在這一時期吧。是年張愛玲22歲,王先生才15歲。  

@曹語凡:聞王永年先生在21日去世,對我來說,除了難過,更多的是回憶,回憶那些翻閱博爾赫斯小說的日子。對我來說,先生的名字和博爾赫斯也是密而不分的,那也是我第一次看外國文學會注意翻譯家的名字。但凡是王永年先生譯過的博爾赫斯小說,我沒辦法接受其他譯本。我甚至也覺得,關於博爾赫斯小說,全世界所有的譯文都不會比中文更適合它,也更美。  

@魏新:一直到今天,博爾赫斯都是我熱愛的詩人,也是唯一熱愛的詩人。沒有翻譯家王永年,也許我就會和博爾赫斯擦肩而過。

資料來源:新京報 

標籤: 學西語

阿妹3首日文歌外洩 白花2百萬版權費

天后阿妹在2008年曾努力學習日文,就為了要演出日文版的舞台劇,當時她還順勢錄製了3首日文歌曲,準備要進軍日本歌壇,但當時卻碰上唱片公司人事大地震,阿妹最後只好花2、300萬將版權買回,從此歌曲就鎖在保險箱裡,但日前卻外流,被PO上網之後,遭到網友瘋狂轉載,甚至連大陸網站都聽得到,讓經紀人感嘆,真是一場災難。
流暢的日語,完美的唱功,2008年天后張惠妹首度挑戰日文版的杜蘭朵公主,從歌壇跨足舞台,獲得熱烈迴響,這時候的阿妹,還計劃要順勢推出日語EP,想進軍日本歌壇。
沒想到,卻碰上當時的唱片公司人事異動擱置,沒辦法發行,阿妹最後花了2、300萬,將版權買回,就在日本唱片公司尋求合作時,沒想到卻碰上歌曲外流。
儘管唱片公司試圖將網站上的歌曲下架,但卻已經被網友瘋狂轉載,就連大陸網站也都能聽得到,更有人質疑這是宣傳手法,不過經紀人說這是一場災難,還無奈的表示,短期內阿妹沒有要發日文作品的計畫,更何況就算要在日本發片,也不能是大家聽過的舊作,只能當作這是另類讓歌迷欣賞的方式。

資料來源:  tw.news.yahoo.com/%E9%98%BF%E5%A6%B93%E9%A6%96%E6%97%A5%E6%96%87%E6%AD%8C%E5%A4%96%E6%B4%A9-%E7%99%BD%E8%8A%B12%E7%99%BE%E8%90%AC%E7%89%88%E6%AC%8A%E8%B2%BB-041452840.html
標籤: 日文

波多黎各推雙語 統獨意識分歧

波多黎各(Puerto Rico)總督佛杜諾(Luis Fortuno)希望,波多黎各人可以將英文說得跟西班牙文一樣好。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佛杜諾設定在2022年達到這項目標,計畫在公立學校推行雙語課程,該計畫已在部分學校的低年級推行。
位於加勒比海的波多黎各,是美國的自治邦。在波多黎各,語言一直是爭議問題,其程度不下其自治邦(commonwealth)的政治地位爭論。
從低年級開始推行
佛杜諾表示,推動英語普及的原因,是為了增加波多黎各的競爭力,加速經濟成長和全球化。但部分輿論指責,共和黨的佛杜諾,試圖加強以美國為中心的政治發展,在美國即將舉行總統大選的時刻,此舉格外敏感。歐巴馬去年承諾,波多黎各將於今年底舉辦公投,民眾將自行決定要成為美國的第51州、維持現狀或者獨立。
波多黎各在美國國會有所謂的居民代表(Resident Commissioner),波多黎各民眾擁有美國國籍,但沒有參與聯邦選舉的權利,也不用繳納聯邦所得稅。
雖然英文及西班牙語並列為官方語言,但大部分的波多黎各人並不會說英語。佛杜諾想要改變現況,公立學校除了歷史以外,其他學科目將以英文和西班文一起授課。他堅持,這麼做是為了波多黎各的經濟發展,讓新世代在未來競爭日益激烈和全球化的世界中,擁有更多的成功機會。
學術事務部助理秘書長穆尼奧斯(Grisel Munoz)告訴記者,雙語計畫將在31所公立學校1年級施行,除了會逐步擴大執行計畫的學校數量,同時也逐年向上延伸至更高的年級。
穆尼奧斯說:「以這個速度進行,10年內所有學校都將包括在這個制度當中。我們的想法是,在波多黎各的每個人,都要有說第二語言的能力。」
第二語言設定為英語,部分人士對政府的計畫有所猜疑,認為意圖與美國的關係有關。佛杜諾身為共和黨員,曾公開主張波多黎各成為美國的第51個州。反對派領導人譴責他的沉浸式英語計畫,是與美國政治統一的前奏曲。
波多黎各獨立黨(Partido Independentista Puertorriqueno, PIP)欲派駐華府的居民代表候選人麥卡多(Juan Manuel Mercado)表示:「這是意識形態,不是教育。」他補充:「他只是在表明自己的立場。試想,今年是選舉年,總督必須去展現他是一名死硬派的親美候選人。」
今年11月,波多黎各居民將針對兩項議題進行公投。第一是民眾是否對目前的波美關係感到滿意;其二,波多黎各的政治地位,究竟是合併、獨立或保存維持自治邦的地位。
被批刻意向美方靠攏
麥卡多表示,總督推廣英文來改善經濟的說法只是藉口,事實上只是要表明,與美國的統一才是波多黎各未來的唯一出路。麥卡多表示:「多年來,美國的陰影揮之不去,美國也注入恐懼,使得所有跟美國無關的,或是與美國建立連結以外的其他可能選項,通通都被妖魔化。」
反對派的政治人物表示,波多黎各拒絕任同化,因為他們的認同是西語裔,而非美國人。然而,穆尼奧斯否認雙語計畫的推動,有所謂的政治動機。她說:「我是一名教師,我希望我的學生成功,能貢獻經濟。如果我沒有順應世界及國家的需求,而去教育出這樣的學生,我們將無法突破現在的經濟問題。」
反對派政治人物及一些學術產業的英語教學機構,原則上並不反對雙語計畫,但他們堅持認為,英語是一門外語。
波多黎各大學的西裔研究系主任伊斯基耶多(Yolanda Izquierdo)表示:「在這個國家,大多數人不會講英語。去設定第二語言是英語是虛偽的,應該把英語作為選擇語言之一。事實上,他們若強硬要求公立學校造成負擔,恐會影響地方語言。」
但穆尼奧斯表示,他們已經在波多黎各實施雙語教學行之有年的私立學校中,看見正面的結果。「看到這些孩子如何熱愛自己的國家、從一種語言切換到另一種語言且仍然是波多黎各人,這樣很棒!」她說。

資料來源: tw.news.yahoo.com/%E6%B3%A2%E5%A4%9A%E9%BB%8E%E5%90%84%E6%8E%A8%E9%9B%99%E8%AA%9E-%E7%B5%B1%E7%8D%A8%E6%84%8F%E8%AD%98%E5%88%86%E6%AD%A7-142736137.html
標籤: 西班牙文

巴黎/瑪德蓮的經典法式美味

來到巴黎,總免不了對法式料理的嚮往,但是不會說法文怎麼辦?

搭地鐵到Madeleine站吧!(地鐵8/12/14號線)

來到巴黎時尚的第八區,踩著高跟鞋走過仿希臘神殿建築風格的瑪德蓮教堂,讓這一帶高雅又寧靜的燈光夜色,為你放鬆心情,準備享受一頓道地的法式晚餐。沿著rue Tronchet往北走,大約5~10分鐘就會碰到小小的rue de Catellane,左轉進去沒多遠,左手邊就是了 — 以法式美食自豪,服務親切的餐廳 Le Madeleine C.。
 
這家餐廳可能因為有跟一些旅館合作,又在L’OREAL expatriates之間吃好道相報,總之,相當有招待外國人的經驗,不但菜單有準備中英日文三種版本,連外場主管英文都講得很不錯(不過中文菜單翻譯得過於簡略,建議不熟悉法語的人還是看英文)。

難得的是,乍看多種語言菜單以為會是很觀光客的商業餐廳,其實卻恰恰相反,它從內部裝潢,服務,菜色… 從頭到尾都很忠實地展現了道地法式美食的整體經驗(除了怠慢又臭臉的法式服務以外,外場經理可是非常熱情地投入他的工作呢)。

法國道地的餐廳,一般都是這樣小小的,座位擠擠的,但陳設燈光音樂都讓人感到很放鬆,彷彿品嘗美食就是這一刻唯一需要在乎的事。

一進門,服務生安排好座位之後,立刻接過大衣和圍巾,拿去餐廳後方的衣帽處掛好。除了常備菜單,主廚自豪的推薦料理還拉出來highlight在小黑板上。這也是另一個法國餐廳的特色… 好愛在小黑板或大鏡面上寫主廚推薦料理,不過推薦料理通常都真的比常備菜單上的東西更好吃。別擔心,這塊小黑板的正面是法文,背面是英文,而且外場經理還會充滿自信地一一介紹。

一般法國人習慣先來一杯餐前酒,喝了酒才進入吃飯的程序。在這裡,不管是餐前酒,或搭配正餐的紅酒白酒,都可以請外場經理推薦,只要告訴他你偏好的口味就可以了(喜歡烈一點,溫和一點,還是果香味重一點的…),只管好好享受美酒與美食味道契合的樂趣!

以下是小黑板的3個範例:

1. 彈牙鮮嫩的大龍蝦+明蝦,佐白飯和蔬菜,並狠狠淋上鮮甜的龍蝦醬汁,一上桌就散發著刺激味蕾的香味,擺盤如花一般綻放!其實在下鍋前,廚師還會拿著活跳跳的龍蝦先出來給你確認一下生猛度。

2. 生煎鵝肝和牛排,佐牛肝菌醬汁,搭配自製薯條… 輕咬瞬間,牛排半熟的肉汁四溢,新鮮的半熟煎鵝肝讓肉質的口感更滑嫩,香濃的醬汁配上清脆的牛肝菌,調和了肉味變得更有層次!再咬一口新鮮酥脆的薯條,香甜的味道讓人忘了它其實是常見的馬鈴薯啊…

3. 大干貝白醬燉飯,佐普羅旺斯香料。干貝又鮮又嫩,融入醬汁一起散溢著濃郁的味道,搭配清爽的田園蔬菜,輕重之間,調和出層次豐富的口感,讓人一口接一口的把飯混著吃光,之後還拿麵包把殘餘的醬汁擦個乾淨。
 
至於甜點,當然是少不了的!這道蘋果塔(Tarte fine aux pommes)真是超級大推薦!蘋果塔是很家常的法式甜點,但這家的塔皮酥脆又有層次,蘋果也烘烤得剛剛好,搭上一球香草冰淇淋真是充滿感動的味道!另外也可以試試熔岩巧克力蛋糕(Moelleux au chocolat,一切開裡面都是半溶的巧克力漿),廚師巧妙地搭配了蜂蜜橘醬和冰淇淋,雖然這道跟其他餐廳的口味比起來並沒有特別獨到,但也是法國很經典的甜點,味道也很好吃,值得一嚐。

飽足一頓後,通常法國人還會再點一杯咖啡繼續聊聊。臨走前由服務生幫你套上大衣,一如慣例地互道再見。像這樣的一餐,大約50歐元左右,以整體經驗的品質來說,其實並不算太貴 (在巴黎,除了亞洲餐館,只要一進餐廳至少都是15歐元起跳了,稍微比較好吃的餐廳,一道主餐+一道甜點25歐元差不多算是平均價)。特別推薦給對法文不熟悉的巴黎迷,輕輕鬆鬆地享受一個美好的法式美食之夜吧,One day in Paris 怎能少了這樣的happy ending!



資料來源: udn消費流行 
標籤: 法文

茫然中的微光 德語補習班生意夯

從馬德里市區的「Ruben Dario」捷運站走出來,步行不到十分鐘路程,可以看到一座灰白色新古典式的建築與四周的紅磚古風建築並列。這是德國位於馬德里的歌德學院,也是西班牙當今最熱門的語言進修中心。
「過去六個月,我們的學生人數增加了六十%。」馬德里歌德學院教學中心編輯荷費格(Michael Hofig)說,這個紀錄刷新了歌德學院一九五八年在西班牙設立以來的德語學生人數,目前該中心約有二千四百名學生。
西班牙不是一個有學習外國語言傳統的民族,為什麼一下子有這麼多的西班牙人湧到這裡來學德文
一個月前還在西班牙國家電視台工作的安娜.納凡斯(Ana Navas)說,她大學畢業後進入了國營電視台工作,原以為那是一份最安穩的工作,「不料,卻突然失業,我才廿八歲,非常憂心接下來該怎麼辦」,「德國是歐洲經濟最好的國家,學德文,至少可以給我找工作帶來一些新希望。」
失業兩年的建築師克絲蒂娜也抱著同樣的心態來學德語,「我已經卅歲了,沒有多少個兩年可以耗下去。」,她希望通曉德文可以打開與德國公司合作的機會。
與她們同班的的瑪麗亞,剛過廿歲生日,還在唸大學,「我在大學主修英文,但我想加強我的德語能力。」瑪麗亞認為,通曉德文,可以讓她畢業後更具競爭力,「德國歡迎我們去那裡工作,那裡有市場與機會。」
瑪麗亞指的是約在一年前,德國總理梅克爾到西班牙訪問時,表示德國歡迎西班牙工程師和醫生等專業人士前往工作。
梅克爾那次訪問前後僅廿四小時,一句話卻掀起陷入失業黑洞裡的西班牙人學德文的巨大風潮。
十年前才從委內瑞拉到西班牙的費南納多是機械工程師,他說自己也是受到梅克爾那句話鼓舞而來學德文,「我已失業四年,聽到這樣的話,像在黑暗中看到一線曙光。」
在德國文化部工作多年,兩年前才從亞洲調到馬德里,荷費格說他從未見到一個國家像當下的西班牙,「整個世代都在尋找未來。」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
標籤: 德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