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文、德語、法文、法語
English Sentence Loading...
英语句子加载中...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感性時光 普魯斯特與文學

●《普魯斯特的個人書房》一書為我們揭露《追憶似水年華的》偉大作者豐富多采的文學世界,普魯斯特年輕的時候,除了熱衷追逐同性戀愛情之外,同時也努力讀了許多書,許多偉大的以及二流的文學。事實上,早在他完成他的曠世傑作之前,21歲時就已出版過一本短篇集,書名叫做《歡樂時光》(Les plaisirs et les jours),可惜必須等到他死了多年之後,大家才回頭肯定這也是一本偉大傑作。
《歡樂時光》表面看雖是一本少年習作,卻預示了未來《追憶似水年華》的偉大風格。至於他早年的一本評論雜集《駁聖柏甫》(Contre Sainte-Beuve),也是必須等他死去多年之後才出版,當然也是偉大傑作,一樣是《追憶似水年華》的先行試作。

●首度揭露個人文學品味

關於《駁聖柏甫》這本評論集,首度為我們揭露普魯斯特個人的文學品味,我們知道,聖柏甫是19世紀法國文壇批評界的祭酒,下筆一言九鼎,影響力無人能及,然而,樹大總是招風,普魯斯特就很討厭他,因為他最喜愛的兩位前輩作家巴爾札克和波特萊爾,曾被他大肆批評為粗俗不入流。聖柏甫向來主張,要評定一個作家的作品,必先探究了解其個性品德和節操,當然還有其行為舉止,巴爾札克和波特萊爾在這些方面都不符合他的標準,當然就肯定不是好作家了,這可惹惱了普魯斯特,他寫駁聖柏甫,就是為了替這兩位偉大作家翻盤。

從今天眼光看,他當然做對了,巴爾札克人格缺失多多,下筆粗俗無章,卻是公認19世紀法國最偉大小說家,波特萊爾生活放蕩,行為脫序,他還是公認19世紀法國最偉大詩人,沒有一本詩集比《惡之華》更能見證什麼叫做寫詩的才情的了。

普魯斯特是現代法國作家中少數精通英文的人之一,他從小就和母親學習英文並藉此不遺餘力去接觸當代的英文作品,年輕時他發現了藝評家約翰‧拉斯金的藝評作品而為之欣然傾倒,還動手去翻譯他的作品,他認為拉斯金為他開拓了欣賞藝術作品的眼界,大大增長了他在品味上的信心,這影響了他後來寫《追憶似水年華》的風格嗎?也許,但很難看得出來,我們忍不住要問,普魯斯特花那麼多精神和時間研究他,究竟得到了些什麼?答案也許只有天曉得,幾年後他在給朋友的信中提到拉斯金時就說,他已經把這個枯燥乏味且錯誤荒謬的傢伙丟開了,真應驗了他自己所說過的話:唯有拋棄所愛,才能重新創造所愛。

他同時也曾經著迷像哈代或史蒂文生,或甚至女作家喬治‧艾略特等人的小說作品,從今天眼光看,坦白講,這幾位在文學上都只能算是二流角色,他倒會特別指出,史蒂文生的冒險小說足以比美內心小說,對哈代和艾略特,他更是推崇備至,哈代那種細密準確的描繪手筆,讓他大感自嘆不如,而艾略特,她那本《弗羅斯河上的磨坊》實在讓他印象深刻到了極點,他和朋友的通信裡談這幾位英國作家足足談了有好一陣子,後來竟突然不談了。

他轉而開始談托爾斯泰和杜思妥也夫斯基,他說他不懂俄文,只能讀當時市場上草率出版的拙劣譯本並開始學俄文,而事實上他竟是在那19和20世紀相交之際,在法國少數首先看出這兩位俄國作家之偉大的人之一,他說,《安娜卡列尼娜》絕不是靠眼睛觀察所寫出的作品,那根本是心靈思索的產物,是偉大的結晶之作。這種論調很符合他對小說藝術的要求,《追憶似水年華》從頭到尾所遵循的恰恰正是此一法則:心靈思索而已。

至於杜思妥也夫斯基,他認為《罪與罰》、《白痴》以及《卡拉馬助夫兄弟們》此三冊巨著,當代實無出其右者矣,顯然普魯斯特的品味水準並未被自己讀過二流作品的目光所蒙蔽,他永遠處在上升狀態,兩眼炯炯發亮。當然,我們今天在讀《追憶似水年華》時,實在很難看出他有什麼特別受到上述這些人的影響,他從未刻意去模仿他人的風格,但他知道什麼樣的風格才是最好的,他永遠是獨特無匹的啊!

●心中最大王牌是巴爾札克

然而,普魯斯特心目中的最大張王牌永遠還是巴爾札克,在《普魯斯特的個人書房》一書中,作者藉〈同性戀讀者:夏呂斯男爵〉一章描述巴爾札克對普魯斯特寫作的無形影響,那種影響表面看不出來,實質上卻是無所不在。事實上,普魯斯特在早年寫作的《駁聖柏甫》一書中,即已設定兩章大談巴爾札克,一章專門反駁聖柏甫對巴爾札克的批評,另一章則創造一位酷讀巴爾札克的人物,成為後來《追憶似水年華》中無所不在的蓋爾芒特公爵一角。

對許多愛好閱讀文學的讀者而言,巴爾札克肯定是一個令人無法迴避的偉大作者,他寫作時下筆如神,一瀉千里,他展現著無與倫比的想像力和觀察力,還有無比驚人的活力,卻從不追求無謂的文學性,甚至還流露出令人鄙夷的粗俗風格,這就是令許多男性讀者敬畏而教許多女性讀者仰慕的巴爾札克。

夏呂斯男爵是《追憶似水年華》中極具分量的一位重要角色,是普魯斯特刻意塑造的一位同志角色,出身貴族,長相體面,知識修養和品味亦均甚佳,其中包括對巴爾札克的欣賞和理解,並奉之為生活之圭臬,人生的一切痛苦和歡樂都包括在那裡邊了。關於巴爾札克,他有一個這樣堅定不移的信念:生命的反諷和複雜,我們從小說裡學到的,比從人那裡學到的要多得多,真實的生活,最後生活所揭露並照亮的,唯一真正活過的,那就是文學。

有一點巴爾札克最為普魯斯特所推崇讚賞的,就是他在作品中處理性偏差的慷慨寬容態度,在19世紀之際的保守道德觀之中,這是很難想像的,身為同性戀者,普魯斯特對巴爾札克處理同性戀題材的大膽和原創極為激賞,他說:「對於那種激情,一般世人不是忽略就是嚴加譴責,他卻瞭如指掌。」

普魯斯特肯定是20世紀西方文學中大膽將同性戀情節赤裸裸鋪上檯面的偉大前瞻者,我們不妨想像,他在死前的一年,也就是1921年,出版《追憶似水年華》的第五冊《索多姆與戈摩拉》時,對1920年代的西方讀者而言,所引起的震撼會有多大了,他把自己最精采的創作精華幾乎都獻給了同志書寫,這難道不是早在100年之前,他的前輩大師巴爾札克已經預先為他鋪了路並提供給他至佳的靈感的嗎?

●一本有關文學的文學之書學俄文

越是耐心反覆閱讀《追憶似水年華》,就越發覺得,這不僅是一本抒發人生故事的偉大傑作,其本身即為一本有關文學的文學之書,而且幾乎是漫無止境的伸展觸角,不停地帶領我們遨遊,永遠沒有終止的時刻,印證著普魯斯特向來的信念:人生是一場衰亡的過程,這中間有歡樂,也有失意和痛苦,唯有藝術才能帶來和諧與安慰,藝術能天長地久,偉大的文學正是如此。

資料來源:www.worldjournal.com/view/full_news/22618140/article-%E6%84%9F%E6%80%A7%E6%99%82%E5%85%89-%E6%99%AE%E9%AD%AF%E6%96%AF%E7%89%B9%E8%88%87%E6%96%87%E5%AD%B8?instance=lit
標籤: 學俄文

中國小說選集俄文版推薦會在俄羅斯舉行

《白多黑少——中國20世紀末至21世紀初小說選集》俄文版推薦會26日在俄羅斯聖彼得堡現代文學及書籍中心舉行學俄文

  小說選集由多位中國貴州籍作家的優秀小說作品組成,俄羅斯聖彼得堡大學東方係漢學家完成翻譯工作。

  貴州籍作家歐陽黔森在新書發布會上說,這次推出的新書表現了多面的中國社會,特別向俄羅斯讀者展示了中國西南邊陲貴州的風情。

  俄羅斯聖彼得堡國立大學孔子學院俄方院長、漢學家羅季奧諾夫表示,俄羅斯人對中國的了解多局限于北京、上海、香港等大城市。小說選集將為俄羅斯讀者提供一個新的角度,更多了解中國普通人的生活學俄文

  據悉,來自中國貴州的作家還將參加第八屆聖彼得堡國際圖書沙龍的讀者見面會板塊,推介中國文學作品。

資料來源:新華網
標籤: 學俄文

推多語主義 古茂和:投資自己的未來!

中文已是德國在台協會副處長古茂和(Mirko Kruppa)的第5外語,學英文、法文、俄文與西班牙文等多國語言的他以自己經驗,談與法國在台協會共同推動的多語主義,強調學習新的語言能開拓新的經驗與視野,也更能增加未來的機會,是對於自己的投資;而學習語言的同時,也能對不同國家的文化、態度能有所理解。

古茂和在新頭殼「開放編輯室」中,談到自己的多語經驗。他說,在學完英法語言後,學校開設俄文課,他也把握前往俄國當交換學生的機會,多認識、喜歡俄國這個國家,在此之前,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去學俄文

古茂和表示,對於需要學習新事物的年輕人而言,越早開始學語言越好;以他自己為例,雖然之前會覺得俄國很遠、俄文很難學,但是學習俄文、增加對當地的了解後,也為自己開拓新視野。

古茂和觀察,台灣教育部雖然已經嘗試推動第2外語教育,但因為中央考試不需要第2外語,台灣師生便較不重視。他與法國在台協會同事討論後,決定先拍攝名人第2外語經驗的短片,說明第2外語經驗如何影響他們日後的發展。

比較台灣與歐盟對於多語教育的思考,古茂和分析原因,除了教育制度支援,其他原因則來自需求面。他說,在歐洲不會說英文就很難找到工作,所以有許多地方從小學就開始學英文。第2外語則受到不同地區的影響,特別是歐洲是個多語言的地區,在德國,靠近法國的地區就會將法文列為第2外語,這與使用機會有關,一些較小的國家,甚至還會有第3、4外語的政策。

古茂和補充,有越來越多企業需要多語人才,且不只是語言,對於該國情勢與文化的理解也是相當重要的。學習第2外語未必強調精通才算是學好,只要有一點了解,就可能會為自己開創新視野。

德國在台協會在台灣的其他工作,主要在加強德台在語言、教育以至經濟研究等方面的關係,而不受政治與邦交等因素影響。古茂和說,協會目標在於增強交流,但因為2國的想法與作法不同,所以雖然有共同議題可以合作,有時在台灣未必能找到對應單位。以德國著手推動40年的能源政策為例,台灣具體狀況與德國不同,未必要完全移植德國的作法,但參考德國在相關議題如何處理、設置何種單位,也能有助於思考共同面對的問題。

資料來源:NewTalk 新頭殼 

標籤: 學俄文

特招課程 北一女規劃4學程

台北市北一女中校長張碧娟今天表示,十二年國教特色招生課程已規劃4個學程包括學俄文,同時建議免試初期比例應緩進、少量推動。
張碧娟表示,北一女今年3月已通過台北市教育局的學校評鑑資格;上週也通過教育局的「高中職課程領先計畫」資格;若明年3月底通過最後的特色課程設計審查,即可取得特色招生資格。

她指出,目前學校已初步將特色課程設計為4類,包括「創思學程」、「領導學程」、「寰宇學程」和「資優學程」,未來將朝此4方向發展。

首先,「創思學程」意即創新思考、厚植潛能,將和台灣師範大學創造力發展碩士班合作,現已派各科教授到校進行交流和開課,也舉辦相關營隊訓練;「領導學程」則為培養學生領導能力、孕化人才,結合各基金會及業界人士合作,邀請相關領導人到校上課,例如「溝通」和「品格」部分。

「寰宇學程」部分,著重學生國際交流、拓展視野,加強英語及第二外語部分,包括日、法、德、西、拉丁及韓文,未來考慮加入學俄文或阿拉伯文;「資優學程」則盼透過特招甄選資優學生進入就讀。

張碧娟指出,103年十二年國教上路後,是個完全不同局面,若明年免試入學比例要從15%調到30%,對學校來說將有不可逆原則,學校面對30%免試、70%考試的學生程度差異,恐產生學生怨懟、家長不平及老師教學困難的處境。

她建議,免試初期比例不應太多,應以緩進、少量推動,學校並非政策釘子戶,整體方向仍將配合相關教育單位政策走。

資料來源: www.taiwannews.com.tw/etn/news_content.php?id=2096192
標籤: 學俄文

旅遊的滋味-噓!情報員就在飯店裡

最近美國中央情報局鬧桃色風暴,情報局頭子守不住自己的祕密而黯然下台,神祕的情報單位再度引人好奇,而美國CIA的死對頭,蘇聯情報單位KGB也不簡單,前陣子曾造訪KGB祕密基地,裡頭隱藏著「什麼也沒有」的祕辛。

 ■「無物之地」大有玄機

 玩過躲貓貓的小朋友都知道,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而KGB祕密基地,就設在人來人往的高級飯店。

 1972年愛沙尼亞仍受蘇聯統治,首都塔林建了一幢設備先進的VIRU飯店(現為Sokos Hotel),在當時算是大型飯店,是提供外國人住宿的最高等級飯店,結果住進來的不僅是外國人,還包括了KGB。

 從表面上看來,VIRU飯店只有22樓,但是電梯可達的頂樓之上,還隱藏著神祕的第23樓,門上用學俄文與愛沙尼亞文貼著「There is nothing here」,告訴你「這裡什麼也沒有」,請房客不必再往上走了。

 KGB大概沒學過什麼叫做「此地無銀三百兩」,這樣不是更引人好奇嗎?如果我是情報員頭子,一定會改成「內有惡犬」,看來學俄文 還比較管用。

 打開「這裡什麼也沒有」的大門,裡頭卻大有玄機,有辦公室、監聽房間與傳遞情報的通信室,昔日KGB就是躲在這個祕密基地工作。飯店員工Jana說,「房間內保持當年的模樣,未曾改變。」凌亂的桌面、丟滿菸蒂的菸灰缸,彷彿KGB昨天才離開。

 ■客人早起「他」知道

 當時全飯店有60個房間藏有麥克風,只要是危險的可疑客人,KGB便安排他們住進這些房間,像是商人、有政治背景的人,都有必要監聽,其中還包括了記者。

 麥克風藏在哪裡?就像間諜電影上演的一樣,書本、牆壁、天花板,無所不在。曾有位客人入住後,懷疑有人監聽,於是搜尋地毯下面,果真給他找到麥克風,他沿著線繼續找,又找到了喇叭。

 所謂「喝咖啡聊是非」,KGB非常了解這句話,在飯店餐廳也布下天羅地網,利用特製的盤子與菸灰缸暗藏麥克風。後來,人們在餐廳天花板裡找到一大堆麥克風接收器,才知道KGB連吃飯、喝咖啡也要監聽。

 被監聽沒自由沒隱私,感覺當然很不好,不過辛酸往事,在今天聽來滿滑稽的。

 Jana舉了個例子。當時的飯店服務生,固定在每天早上7點鐘送衛生紙等用品給房客,某客人住了一段時間,有天早上服務生提早在6點45分送來衛生紙,客人納悶問:「怎麼今天特別早啊?」服務生回答:「你不是一個小時前就起床了?」

 ■婆婆坐鎮 大廳點名

 還有一個案例也是衛生紙事件。客人上完廁所發現衛生紙沒了,碎碎念了一句:「X的,連衛生紙都沒有。」抱怨完沒幾分鐘,就有人按門鈴,打開門一看,是服務生送來衛生紙。

 KGB不僅躲起來監聽,還正大光明監視,當時飯店大廳每天坐著一位老太太,負責記錄房客幾點進飯店、幾點離開、今天又跟哪些人會面。Jana說,「飯店裡藏著KGB,其實大家多少都心知肚明,只是當時沒得選,不得不住進來。」

 就像007一樣,蘇聯情報員也有好用的道具,現在飯店在KGB博物館展示了真實用過的道具,像是袖扣型麥克風、立體聲無線發射器、無線電接收機遙控器等等。

 最特別的是炸彈皮包,內裝有紅色顏料,打開後便會爆炸噴出顏料,將打開皮包者的手染成紅色,擦也擦不掉。

 乍聽像是整人玩具,其實是用來考驗情報員的忠誠度,出任務前,先告訴情報員不准打開,等他回來只要看看手,就知道這個人有沒有聽話,若偷偷打開了,表示他已被敵方收買,組織知道此人不可信任,下場應該會很慘。


資料來源:中國時報
標籤: 學俄文

俄羅斯人在哈爾濱感受神奇中醫之旅

黑龍江中醫藥大學附屬第二醫院康復中心內,不時有人用中文或俄文呼喊謝爾蓋的名字,這位身穿“白大褂”的俄羅斯留學生忙碌於幾位俄羅斯患者家屬間,幫他們講解用藥、康復的注意事項,為醫生提供翻譯,忙得不亦樂乎。
 
    33歲的謝爾蓋來自俄羅斯赤塔州,2005年來到哈爾濱留學,現就讀於黑龍江中醫藥大學針灸推拿學院碩士研究生二年級。在中國的8年時間裏,這個俄羅斯小夥兒與中醫結緣,還專門建立起一個俄文的中醫網站,為前來中國看病的俄羅斯同胞提供服務。
 
    中等身材、戴著眼鏡,穿著也與普通中國大學生無異。操著一口流利“東北話”的謝爾蓋告訴記者,初到哈爾濱時,他是在黑龍江大學學習中文,後來為一些來哈爾濱看病的俄羅斯朋友做義大利文翻譯,因此與中醫結緣。
 
    “現在全世界都知道中醫治療效果好,當然西醫也有他的優點,但是一些西醫無法治療的病症,中醫卻有神奇的效果。”眼見越來越多的同胞在中醫治療下康復,本來就對中國文化抱有濃厚興趣的謝爾蓋又迷戀上了傳統中醫。
    從黑龍江大學畢業後,謝爾蓋就如願進入黑龍江中醫藥大學,拜在博士生導師唐強門下學習針灸推拿,並利用業餘時間在唐教授負責的黑龍江中醫藥大學附屬第二醫院康復中心擔任翻譯。
 
    謝爾蓋的包裏,隨時放著幾本俄文小冊子,裏麵包括哈爾濱的風俗、旅遊景點、公交線路、特色小吃等,用來送給前來求醫的俄羅斯同胞提供幫助。
 
    隨著中醫在國際上的知名度越來越高,來哈爾濱求醫的俄羅斯人也明顯增多。這座城市不僅地域上靠近俄羅斯,而且文化上也有很多共通之處,學俄文的人也更多。
 
    由於經常幫助一些前來求醫的同胞提供翻譯,許多人紛紛寫信給謝爾蓋詢問來中國看中醫的事宜。“有時候一天能收到十多封,不僅回不過來而且時間長,後來我想乾脆建個網站,把相關信息放在上面,遇到問題還可以線上回復。”在朋友的幫助下,謝爾蓋的俄文中醫網站建立起來。
 
    在這個網站上,不僅有關於中醫、醫生和哈爾濱市的介紹和相關照片集,還有如何獲得簽證、預約治療、相關費用、需要攜帶的物品等信息。每天都有人線上交流病情和治療效果。
 
    根據謝爾蓋統計,經由這個網站來到中國求醫的俄羅斯病人逐年增多,2009年為16人,2010年為94人,2011年為143人。今年才過去10個月,已經達到140多人。
    謝爾蓋說,隨著與中俄兩國各方面交流日益頻繁,中醫的療效正被越來越多的俄羅斯人認可,俄羅斯國內也開起許多中醫診所提供針灸推拿等治療。
 
    在黑龍江中醫藥大學附屬第二醫院康復中心,近一半的病人都來自俄羅斯。伏爾加格勒人阿列克告訴記者,他這次帶著2歲的孫女來這裡進行康復治療。聯繫醫院、預約醫生等都是女兒在網上完成的,自己和老伴只需要帶著孫女按照醫生要求來治療就可以了,預計這次要在哈爾濱待上兩三個月。
 
    在康復中心內,幾乎所有的標識都是中俄雙語,醫生開具的藥單背面也有俄語的備註,還提供各種俄文的注意事項。
 
    由於前來求醫的俄羅斯人越來越多,康復中心的許多中國醫生慢慢在這種語言環境下學會了俄語。此前從未學過俄語的醫生張春豔現在可以流利地與俄羅斯病人和家屬交流。“每天都要面對很多俄羅斯人,別的不敢說,至少工作上有關的這些俄語早就熟練了。”她說。
 
    唐強教授介紹說,這裡的患者不僅來自離哈爾濱較近的俄羅斯遠東地區,還有許多來自莫斯科、索契等地,甚至烏克蘭、哈薩克斯坦、塔吉克斯坦等國家。他們了解這裡的渠道主要是網際網路,患者們還有自己的網絡聊天群,互相交流病情和治療情況。
 
    “許多前來求醫的俄羅斯人都讓我印象深刻,有一位病人在我治療下康復,後來每次到哈爾濱都會到醫院來看我,也讓我很感動,希望他們都能早日康復。”唐強說。
 
 
 
 
資料來源:新華社
標籤: 學俄文

攀岩攀到真愛 波蘭女情定台灣

在淡江大學任教的波蘭籍教師安娜,有一雙湛藍深邃的眼睛及標準的「老外」臉孔,但說起中文常讓不少台灣人自嘆弗如。她學俄文德文西班牙文、拉丁文,也曾到中國大陸學中文,最後情定台灣。

1977年出生的安娜曾就波蘭華沙大學漢學系,23歲那年拿獎學金到大陸山東師範大學,學一年中文後重回華沙大學,修得漢學及政治學碩士學位。因覺得自己的中文水準有待提升,決定再到台灣學「正體」中文,從此與台灣結下不解之緣。

安娜說,她大學主修中國經濟與外交政策,在台師大研習時,發現自己愛台灣已經到了「回不去了」的地步,因此在比利時自由大學修博士學位同時,也在淡江大學歐洲研究所修博士學位。去年因感覺台灣人對外國人非常友善,並著迷於淡大校園之美,如願進淡大全球政治經濟學系教書。

熱愛登山的安娜表示,登山是享受「高人一等」成就感,偶然接觸攀岩,又立刻愛上這個比登山更刺激的活動,因為她在攀岩時找到心愛的台灣郎。

安娜說,丈夫安家正是她攀岩時的「繩伴」,這種運動最需要「同心同德、相互扶持」,培養出相互間的信任感。相戀8年後,去年決定共「攀」此生,成為永久「繩絆」。

安娜是老師,也是學生們的姊姊,她說,自己漂泊的前半生有太多可以跟學生分享,這是她工作之外最大的慰藉。現在成為台灣媳婦,也有說不完的台灣故事。

資料來源:聯合報
標籤: 學俄文

推多語主義 古茂和:投資自己的未來

中文已是德國在台協會副處長古茂和(Mirko Kruppa)的第5外語,學英文、法文、俄文與西班牙文等多國語言的他以自己經驗,談與法國在台協會共同推動的多語主義,強調學習新的語言能開拓新的經驗與視野,也更能增加未來的機會,是對於自己的投資;而學習語言的同時,也能對不同國家的文化、態度能有所理解。
古茂和今(20)日在新頭殼「開放編輯室」中,談到自己的多語經驗。他說,在學完英法語言後,學校開設俄文課,他也把握前往俄國當交換學生的機會,多認識、喜歡俄國這個國家,在此之前,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去學俄文
古茂和表示,對於需要學習新事物的年輕人而言,越早開始學語言越好;以他自己為例,雖然之前會覺得俄國很遠、俄文很難學,但是學俄文、增加對當地的了解後,也為自己開拓新視野。
古茂和觀察,台灣教育部雖然已經嘗試推動第2外語教育,但因為中央考試不需要第2外語,台灣師生便較不重視。他與法國在台協會同事討論後,決定先拍攝名人第2外語經驗的短片,說明第2外語經驗如何影響他們日後的發展。
比較台灣與歐盟對於多語教育的思考,古茂和分析原因,除了教育制度支援,其他原因則來自需求面。他說,在歐洲不會說英文就很難找到工作,所以有許多地方從小學就開始學英文。第2外語則受到不同地區的影響,特別是歐洲是個多語言的地區,在德國,靠近法國的地區就會將法文列為第2外語,這與使用機會有關,一些較小的國家,甚至還會有第3、4外語的政策。
古茂和補充,有越來越多企業需要多語人才,且不只是語言,對於該國情勢與文化的理解也是相當重要的。學習第2外語未必強調精通才算是學好,只要有一點了解,就可能會為自己開創新視野。
德國在台協會在台灣的其他工作,主要在加強德台在語言、教育以至經濟研究等方面的關係,而不受政治與邦交等因素影響。古茂和說,協會目標在於增強交流,但因為2國的想法與作法不同,所以雖然有共同議題可以合作,有時在台灣未必能找到對應單位。以德國著手推動40年的能源政策為例,台灣具體狀況與德國不同,未必要完全移植德國的作法,但參考德國在相關議題如何處理、設置何種單位,也能有助於思考共同面對的問題。

資料來源:新頭殼newtalk
標籤: 學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