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文、德語、法文、法語
English Sentence Loading...
英语句子加载中...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她的詩風很奇特

香港文匯報/文:文匯報 鄭:鄭芳雄/2009.10.12

Herta Mueller獲得今屆諾貝爾文學獎的消息傳出,編輯部驟然發現,華文圈子裡,對於東歐文學存在很大的空白。記者透過電郵聯繫上台灣東吳大學德國文化學系教授鄭芳雄,藉以加深對Herta Mueller的了解。

文:資料顯示Mueller獲獎甚多,在2006年之前幾乎每年均會獲獎,為甚麼她的作品翻譯數量卻偏少呢?是否表示她的影響力無法超出歐洲,甚至只集中在德國?

鄭:其實我對女作家Mueller沒什麼研究,針對您的問題只能簡單回覆。照網上統計數字,她的作品集已有24種語言發行,她雖由羅馬尼亞流亡到西德,但以其得獎的頻繁,應享一定的知名度。

文:華文世界對於Mueller比較陌生,然而在翻譯作品上為甚麼會有她的小說《風中綠李》,而不是她更主要的詩歌創作?

鄭:陳素幸所譯的小說《風中綠李》(Herztier)描寫專制體制下,人們生活鬱卒,甚至質疑存在的意義,不惜藉自殺表達對自我的疏離感。生命擺盪於存在與不存在之間(Atemschaukel),這是Mueller的小說與詩歌創作的主題。她的詩歌集《磨卡咖啡杯的憔悴紳士》,詩風奇特,多屬於視覺詩(Visuelle Poesie),沒有標點,常運用剪貼手法、大小字體和不同的字形來強調和影射詩中意涵。譬如坐在理髮廳前石板凳的兩個自我,一個對望座下一攤水所映照的我扮鬼臉,一個看到水中映像是一隻死鳥的頭。詩中「我看」的「看」(SEHE)字寫得很大,「我看到我」的「我」(mich)字寫得超小。

文:Mueller的詩歌風格是怎樣的?繼承的是哪一個流派的傳統?

鄭:如上述,屬於另類的視覺詩,充分利用文字拼貼的手法,以正常(傳統)的反面凸顯另一種邏輯訴求。思想上可能受到Piscator和Brecht(疏離效果)的影響。

文:諾貝爾文學獎不少得主的作品都偏向晦澀不易讀,據說Mueller的文字優美,那為甚麼她的作品被翻譯成中文的會那麼少呢?還是說她的作品也是艱澀難讀的呢?

鄭:她的作品絕不生澀難懂,相反的,她的文體簡潔易懂、敘述生動流暢,絕不囉唆刁鑽。她總有具體的故事要陳述。其文學性在於能夠將活生生的親身經驗化為具體的故事敘述,而以此故事敘述作為象徵,透視無家可歸的無歸屬感和內心存在的問題。


文:她的作品與華文讀者之間是否存在很大的距離感?為甚麼目前為止,只有一部作品被翻譯成中文?

鄭:Muller在亞洲地區的名氣比較沒有那麼響亮,《風中綠李》是東吳大學一個學生翻譯的,大概也是因為這本書在德國蠻暢銷才有機會被翻譯。其實一般來說,翻譯以小說居多,詩歌較少,這牽涉到……尤其Mueller的詩歌用很多拼貼手法,牽涉到詩歌語言、隱喻及影射手法,不好翻譯。至於和華文讀者的距離感,始終懂德文的人不多,多要通過翻譯來接觸。

文:華文世界對Mueller的陌生,是否代表對東歐文學研究的一個空白?

鄭:這個也是。其實Mueller屬於多瑙河流域文化的色彩,不像萊茵河流域那樣陽剛性強一點,而是更為陰柔,陰氣較重。這個流域色彩的作家書寫中常常會有一種被動性的反抗,描寫人物的自殺、死亡,如Mueller作品中的一些人物,常常要自殺,有點像布拉格派的卡夫卡,甚至是《生命中不可承受的輕》也是比較悲觀的。在此之前,1972年獲諾貝爾獎的鮑爾,1981年的卡內堤等,都是多瑙河文化色彩的作家。

文:Mueller在德國文學界的地位如何?您認為諾貝爾這次的結果,反映了這個最受矚目的文學獎一個怎樣的趨勢?

鄭:Mueller對羅共專制體制的批判,以及對德國人仇外行為的不齒,身為來自羅馬尼亞的流亡詩人,屬於新一代的具有反省能力的德語作家,與格拉斯(Grass,1999年諾貝爾獎得主)意識形態類似,其實Muller的得獎也是相當意外的,算是爆出黑馬。她的作品社會批評性很強,也很有文學性,讀了非常深刻,她的小說建立在回憶倒敘的框架—如《呼吸存亡之間》(內地譯為《呼吸鐘擺》,Atemschaukel, 2009),屬於德國「戰後文學」的類型,只不過把反納粹箭頭指向東歐共黨的專制迫害而已。半世紀來,諾貝爾獎都頒給具有反省能力、能夠批評德國社會的德語作家,如鮑爾(Boell)、卡內堤(Cannetti)、格拉斯等,大概因為國家發動戰爭的緣故,其他國家對於德國作家會有一種期待,就是要有批判的能力,Mueller自不例外。


資料來源:paper.wenweipo.com/2009/10/12/OT0910120011.htm
標籤: 德文

德國舉行季羨林<留德十年>德文版發佈會

中國經濟網/新華網 王勍 劉向報導/2009.10.09

 10月8日,《留德十年》的譯者之一、北京外國語大學德語教授李逵六在柏林參加季羨林散文《留德十年》德文版發佈會。季羨林散文《留德十年》德文版發佈會當日在柏林中國文化中心舉行。該書描述了季羨林年輕時代在哥廷根大學的求學生活。

中國已故國學大師、世界著名學者季羨林的散文集《留德十年》德文版發佈會8日在德國柏林中國文化中心舉行。

中國駐德國大使吳紅波、德國哥廷根大學副校長希爾特勞德·卡斯珀-黑恩以及來自中德兩國的譯者等出席了發佈會。

吳紅波表示,《留德十年》一書是中德兩國人民交往和友誼的生動寫照。他說:“我們看到中德兩國人民的友誼在青年一代身上傳承,去年中德各有400名青年應兩國總理的邀請互訪,目前在德國註冊的中國留學生超過了2.5萬人。”


資料來源:big5.ce.cn/gate/big5/intl.ce.cn/zgysj/200910/09/t20091009_20164708.shtml
標籤: 德文
人間福報/記者 妙益柏林/2009.10.07

「這是德語弘法的一小步,除了學術著作外,是讓傳統誦經方式深入德國人日常生活的弘法方式…」柏林佛光山平海檀講師(Herr Roland Berthold),在他翻譯的《早晚課誦本(一)》序言裡如此說。雖然其自謙是「一小步」,卻是不簡單的一大步,讓德籍人士因而了解經典之深遠意涵。

譯星雲大師著作

平海是佛光山在歐洲地區首位外籍檀講師,除早晚課誦本,他還致力於翻譯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著作,佛光山在德語區弘法本土化,他居功厥偉!  (人間社記者覺海攝)

佛光山未在德國設立道場之前,平海已是一學密之虔誠佛教徒,後來有因緣至台灣基隆一寺院參加佛七,讓他深感與淨土法門特別相應,決定以念佛做為日後的專修法門。回到德國,他四處尋覓可提供此類修持的寺院。

喜歡佛光山道場

一九九三年在友人引薦下,平海到了柏林佛光山,終於找到念佛的道場,令他歡欣不已,也開啟他在佛光山發心奉獻的因緣。每年七天的彌陀法會,他都獲頒「全勤獎」。有一年法會期間,冰天雪地,其他信徒都認為氣候惡劣,由法師「代勞」誦經回向好了,但他還是小心奕奕地沿著牆走到道場,完成念佛功課。

為譯經學電腦

本是公務人員的平海,非常排斥電腦,但為了翻譯工作的方便,他以退休之齡,放下了「不喜歡」,買了一部電腦從頭學起。

他對翻譯工作字字錙銖必較,縱使已校對無數次,他還是力求完美,甚至於合作的法師都叫饒「可不可以不要再校了」,但他仍然堅持零缺點。

一絲不茍翻譯

對於字義,他小心謹慎,遇有經文不懂,必請求法師逐字解釋,絕對不容許含糊帶過,若還不清楚,他會再查詢英文佛學辭典,並深入閱讀相關資料。以一絲不茍的態度,陸續翻譯出版《禪的真諦》、《人間佛教的基本思想》、《偉大的佛陀》《早晚課誦本(一)》等書。

甫踏入佛光山,他就應法師之邀,法會共修時以德國人立場分享學佛心得;多年法布施的經驗,讓平海於一九九九年被聘為國際佛光會檀講師。

風雨都要上課

現在道場每星期三的德文班課程,也是由他與法師帶領,他「堅持」無論刮風下雨都要上課,惟有如此才能凝聚人氣,佛法本土化才有可期之日。

除了上課,他會以電話聯絡情感,帶領外出參訪、禪修,讓學員有回家的感覺,現任柏林協會長Wolfgang,就是如此被發掘,委以重任。

目前德文《佛光祈願文》已進行出版事宜,平海繼續進行德文版《大悲懺》及《三時繫念》之翻譯,更多佛學好書值得期待。


資料來源: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148142
標籤: 德文

法蘭克福書展 童漫館臺灣發光

國語日報/趙瑜婷 台北報導/2009.10.07

德國法蘭克福書展將從十四日到十八日展開。因應華文熱潮,臺灣館今年參展書籍和出版社是歷屆最多,更邀請龍應台、張大春、楊照等作家,首度在大會「對話論壇」演講,暢談臺灣海島、漢字及多元文化。為讓參展效果更聚焦,臺灣童漫書籍也將在童漫館獨立展出,除主打知名繪圖作家幾米、陳致元,還推荐新秀龐雅文、黃淑英,讓他們在國際舞臺有更多亮相的機會。

全球規模最大的法蘭克福書展,每年吸引三十萬次出版人參加。今年主題館為「中國」,相對於中國的量化優勢,臺灣館呈現面向豐富、多元彈性的出版特色,例如,臺灣館今年十二大專區,就以詩、小說等作為重點引介。

語言是文化隔閡的重要因素,張大春《將軍碑》德文版去年索取一空,顯見德國人對臺灣好奇。為讓德國讀者更了解臺灣作品,臺北書展基金會這次選擇國內知名詩人和小說家的創作譯為德文版本。執行長林文琪表示,過去臺灣只有李昂、幾米、陳玉慧的作品有德文版翻譯,德國人對臺灣文壇其實很陌生,但德國有朗誦、朗讀傳統,因此,希望透過德文譯本拉近與國外的距離。

臺灣館去年主打「泡茶文化」,招待各國人士喝茶,排隊人潮排了好幾圈。今年推廣「漢字之美」,邀請張大春進行漢字演講、現場揮毫外,還邀請書法家張炳煌策畫「每日一字」展場,現場準備文房四寶,教外國人寫書法,更以「書」字的篆體、隸書、草書等,介紹書法演進歷史。


資料來源:www.mdnkids.com/info/news/content.asp?Serial_NO=63770
標籤: 德文

英國漁民展示3米長巨無霸海鰻

sina新聞網/北京新浪網/2009.10.04

據英國《每日郵報》10月2日報導,英國德文郡的漁民馬特‧恩達科特日前買到一條『巨無霸』海鰻。

平均z蚖﹛A海鰻的身長約為3 英尺(約0.9米),體重在5公斤左右,而這條海鰻竟然有10英尺(約3米)長,重達45公斤,提起來差不多有兩個馬特那麼高。這條魚由英國漁民迪恩‧科比特在海邊作業時捕到,馬特隨後花了50英鎊從他手上買走。馬特解釋說:『我已經從業很多年了,多年前見到過一條8英尺(約2.4米)長的海鰻,而現在這條足足有10英尺。』

據悉,因為體積大和樣貌猙獰,海鰻在英國並不是最受歡迎的海產品。但馬特透露,鰻魚其實是種相當害羞的動物,而且十分美味。『誰要想買一整條魚的話可要抓緊時間了,我們正好有很長的案板,打算近日就將它做成熏魚塊,』他站在板凳上,拎著這條比他還『高』的魚笑著說。


資料來源:news.sina.com.tw/article/20091004/2206318.html
標籤: 德文

樂聞樂思/詩人的幽默

聯合晚報/焦元溥/2009.10.05

今年是海頓(Joseph Haydn,1732-1809)逝世二百周年,全球音樂家自然也多排出海頓作品以為紀念。相較於過二百歲生日的孟德爾頌與逝世二百五十年的韓德爾,海頓的星光似乎遜色不少,但也多虧這難得的紀念年,我們才有機會聽到各式各樣的海頓:《基督最後七言》、《四季》、《創世紀》裡有這位作曲家的偉大形象,《小號協奏曲》和《大提琴協奏曲》裡有他的機敏快活,交響曲更既有幽默又有嚴肅——特別是那有趣的轉調與高超的曲式,乍聽之下雖不特別,稍微細看就能感受到海頓的傑出精采,確實是一代音樂大師。

在器樂奏鳴曲中,海頓也有極為重要的價值。就以他的鍵盤樂器奏鳴曲為例,這些作品忠實反映出從大鍵琴、古鋼琴到鋼琴的過渡轉變。透過音樂,我們可以聽出樂器性能如何隨著時代演進,音域和表現力如何擴展。現在的鋼琴家往往輕視海頓,認為其演奏技巧簡單而無炫技可能,但事實卻正好相反;正因海頓作品線條單純,任何樂句可謂無處可藏,任何小瑕疵皆清楚可見。演奏者更必須錙銖必較,用心琢磨;稍有不慎,音樂演奏就處處破綻。換言之,要把海頓彈好,無論是技巧或詮釋,演奏者非下足苦功不可。若要把海頓彈出新意,更是難上加難。

今年五月,音樂大師列文(Robert Levin)在倫敦以古鋼琴彈了一場精采無比的海頓鍵盤音樂演奏會。就在音樂會前他的手提電腦在旅館遭竊,列文卻還能鎮定無比彈完全場,讓人更加佩服他的高度自律與專業。而當音樂會結束,我竟在音樂廳裡見到一位熟悉身影——鋼琴詩人傅聰!

傅聰和列文在音樂會後交換了他們的心得;這位活到老學到老的演奏大師,不但親至現場聆賞後進的演奏,分析古鋼琴性能與現代鋼琴的異同,也要在今年排出全場海頓作品。傅聰對海頓已鑽研多年,深得其音樂句法和說話式語氣的奧妙,聽眾幾乎能從他的演奏中聽到海頓那匈牙利腔的德文。他的海頓固然幽默,慢板樂章的深刻內蘊更讓人低迴不已。欣聞傅聰將於台灣演奏全場海頓,希望愛樂者能因此多認識這位被忽視的大師,感受海頓音樂中的幽默與深邃。


資料來源:udn.com/NEWS/READING/REA8/5174600.shtml
標籤: 德文

徒步入災區 徐怡靖看到災民才安心

聯合報/記者 劉星君/2009.09.23

屏東縣三地門鄉衛生所護士徐怡靖,在88風災後,和衛生所主任謝德貴、護士李諳與司機陳慶龍,4人連續兩天徒步走進德文與大社村;29歲的徐怡靖說,面對攀爬繩索、走便橋,將恐懼拋到腦後,「我只想知道災民好不好。」

徐怡靖是屏東縣內埔人,在三地門衛生所服務一年半,平日負責德文、大社村的醫療服務,每周上山一趟。風災後他們在8月12、13日連續兩天走進德文與大社村。

徐怡靖說,第一天走到德文「根本沒有路」,靠山青打前鋒,沿著繩索走,道路坍塌,眼前景象讓她「怵目驚心」,心想「美麗的山谷怎麼會變成這樣?」第二天到大社村,「走到一半時,很想放棄」,謝德貴在一旁不斷鼓勵她「就快到了!」有段路必須拉著繩索沿著居民搭的簡易便橋過河,才能繼續往上攀爬。

「到大社看到災民一切安好,心中石頭才放下」她說,災民看到他們時,邊哭邊講述風災情況。徐怡靖說,也因為深入部落並克服語言障礙,讓護士生涯多更多歷練。


資料來源:udn.com/NEWS/NATIONAL/NATS5/5150310.shtml

標籤: 德文

德內定外長堅持在德國用德文受訪

鉅亨網/中廣新聞網/2009.09.29

內定接任德國外交部長的「衛斯特維」堅持用德文回答問題,讓英國廣播公司記者碰了兩次釘子。
「衛斯特維」是德國自由民主黨黨魁。自由民主黨將跟梅克爾總理合組聯合政府,他將出任外交部長。當選國會議員以後,「衛斯特維」今天召開記者會。英國廣播公司記者問他願不願意用英文回答一個問題。他不但沒有欣然同意,還跟記者說,不好意思這是在德國的記者會。

英廣記者還不死心,問他可不可以用德文回答他的英文提問。「衛斯特維」再度拒絕。他說,在英國大家說英文,在德國就說德文。英廣記者只好請德文翻譯幫忙問「衛斯特維」當上外長以後,外交政策的轉變。


資料來源:news.cnyes.com/dspnewsS.asp?fi=%5CNEWSBASE%5C20090929%5CWEB76

標籤: 德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