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文、德語、法文、法語
English Sentence Loading...
英语句子加载中...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Exodus九月來京演出 明年發行新專輯

sina全球新聞/北京新浪網/文 Linden/2009.08.07


新浪娛樂訊 北京時間8月5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道,美國鞭撻金屬(thrash metal)樂隊Exodus(出埃及記)計劃於今年9月來京演出,此外他們的第九張錄音室專輯也有望於明年發行。

Exodus1980年在美國加州的聖弗朗西斯科成立。當時的創建人分別是吉他手加裡-霍特(Gary Holt),主唱兼鼓手湯姆-杭汀(Tom Hunting),以及現在金屬(Metallica)樂隊的吉他手科克-哈米特(Kirk Hammett)。29年來,樂隊兩度退隱,陣容幾經更替,還有兩位成員去世。現任成員包括:主唱羅伯-杜克斯(Rob Dukes),吉他手加裡-霍特和李-阿圖斯(Lee Altus),貝斯手傑克-吉布森(Jack Gibson),鼓手湯姆-杭汀。

自從1985年發行首張專輯《Bonded by Blood》(血脈相連)以來,他們共發行了八張錄音室專輯,兩張現場專輯,兩張合輯。其中蓋瑞-霍特是唯一參與所有這12張專輯的成員。雖然湯姆-漢汀也是目前仍留在隊中的初創成員,但是他曾兩度離隊。2007年10月他們發行了第八張錄音室專輯《The Atrocity Exhibition... Exhibit A》(暴行展覽…展品A)。最近的專輯是去年發行的《Let There be Blood》(要有血),它是為紀念樂隊首張專輯而製作的翻錄作品。

今年4月開始,Exodus和朋友們開始了Thrash Domination(鞭撻主宰)2009巡演。和他們共同領銜的是德國的鞭撻金屬樂隊Kreator(締造者)。他們先後去了北美和歐洲,下個月就要來到亞洲了。目前已經確定的演出行程除了9月19日在日本川崎之外,還有9月23日在台北這墻音樂藝文展演空間(The Wall Livehouse),以及9月25日在北京鼓樓東大街MAO Livehouse的兩場演出。Exodus在此次巡演的每場演出中都要表演他們首張專輯中的歌曲。在亞洲地區與他們同行的樂隊還有美國鞭撻金屬樂隊Testament(聖約)和Heathen(異教徒)。

近日,加裡-霍特接受了《Metal Hammer》(金屬大鎚)雜誌德文版的採訪,透露了樂隊製作下一張專輯《The Atrocity Exhibition... Exhibit B》(暴行展覽…展品B)的計劃,這張專輯有望在明年發行。他介紹樂隊此次的製作人依舊是他們的老搭檔安迪-斯尼普(Andy Sneap),還戲稱總是跟他合作太煩人了。安迪-斯尼普同時還是英國經典的鞭撻金屬樂隊Sabbat(巫魔會)的吉他手。霍特説樂隊可能會在9月1日進入錄音室。他們已經錄完了四首歌,目前又有大約九首開始錄製。他説吉他手李-阿圖斯有很多東西要表現,而且他堅信這張專輯一定會讓人們興奮異常。談到這張專輯的音樂方向,霍特説:“它有很多改變。我們的每張專輯都盡量避免重覆。我是説,我們製作了《Tempo Of The Damned》(詛咒的節拍,2004),它有些老派,還有《Shovel Headed Kill Machine》(鏟頭殺人機器2005),野蠻而且都是快歌,然後就是《The Atrocity Exhibition... Exhibit A》(2007),它更長而且有更多敘事歌曲。所以這張專輯要有些不同的東西。也許會加些吉他二重奏,我和李已經一起演奏很長時間了。”

另外,Exodus即將發行一件套裝,包括兩張DVD和一張CD。內容是樂隊去年7月在著名的德國Wacken露天金屬音樂節上的演出,一段105分鐘的紀錄片,記錄了樂隊過去五年間巡演的內容,45分鐘左右的花絮,一組照片,以及樂隊所有的宣傳視頻。


資料來源:dailynews.sina.com/bg/ent/music/sinacn/20090807/0315548595.html

標籤: 德文

港美聲歌唱家贊大賽開拓中國聲樂

希望之聲/2009.08.10


香港著名美聲歌唱家譚天樂讚揚剛剛落幕的第三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水準很高,而且推動以美聲演唱中文,開創了中國聲樂未來之路。
作為香港知名男高音歌唱家,譚天樂擅長以古典音樂配合高昂悅耳的聲線,展現出美聲唱法的風采。

香港男高音歌唱家譚天樂:用一點最舒服最自然的聲音唱出最美好的歌聲出來。

譚天樂畢業於倫敦皇家音樂學院及香港演藝學院,主唱歌劇,在不少神劇、彌撒曲和音樂會中擔任獨唱,並為多個樂團演唱。曾上網觀看過第三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比賽盛況的他,對選手的表現非常肯定。

香港男高音歌唱家譚天樂:其實我有在網上看過他們的片段,他們比賽的片段,我覺得他們的水準非常之高,尤其是唱我們中國歌曲,唱我們國語時,他們亦都唱得很好,希望他們的前途無可限量,希望他們越唱越好!

他讚揚大賽開風氣之先,令華人感到鼓舞。

香港男高音歌唱家譚天樂:你們的比賽非常之好,非常之有特色的,如果你說意大利藝術歌的比賽,或者你說德文藝術歌曲的比賽,世界各地已經實在有太多了,但你說,中國藝術歌曲的用美聲唱法去做為一個比賽,這個是很罕見的,也不是市面上有那麼多的比賽的,而且意大利歌曲是一個意大利的文化,中國藝術歌曲是中國人的文化,我們更加要推崇的!……絕對是開拓了我們中國聲樂的一個前景!

譚天樂還兼任作曲和作詞,同時擅長演奏鋼琴和吉他,曾和已故歌王巴伐洛提同台演出。以上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記者梁珍在香港報道。


資料來源:big5.soundofhope.org/programs/162/134058-1.asp

標籤: 德文

老外也迷<紅樓夢> 德國有個"賈寶玉"

中國經濟網/中國文化報/2009.08.05

《紅樓夢》引領了代代中國人,也吸引著眾多外國人。不少外國人因為癡迷《紅樓夢》,留下了中西文化交流史上的很多趣聞佳話。

被猴子尿到頭的包羅

包羅·德米艾維爾是法國漢學家,他對中國文化,特別是《紅樓夢》非常喜歡,可以說到了忘情的程度。一次,他到越南河內,夜深人靜之時忘情地讀著《紅樓夢》。河內的天氣很熱,晚上家家戶戶都在床上挂著蚊帳。包羅有一隻寵物是猴子,猴子活潑愛動,一下子爬到了包羅頭頂的蚊帳上面。可巧,孫大聖一時尿急,不知禮儀,就在蚊帳上解決了。頓時,淅淅瀝瀝,從天而降,包羅都沒發現。直到書上也點點水跡,仰頭一看,方大悟,囫圇而起,一派忙亂自不必多講了。後來,包羅·德米艾維爾對這件糗事,卻也津津樂道。從此,一代漢學大師因為癡迷《紅樓夢》被猴子尿到頭上,在中西文化交流史上成為了一段佳話。

德國有個“賈寶玉”

德國人弗朗茨·庫恩,是《紅樓夢》第一個德文版的翻譯者。庫恩翻譯《紅樓夢》的時候,非常關注寶玉、黛玉、寶釵的愛情。這個德國人,終生未娶,6次拒絕了女人的求婚。他說:“我不被任何德國的女性所影響,選取了我獨特的方式,我固執地、堅定不移地追隨著我心中的那顆星。”那顆星,到底是什麼,到底是誰?這是庫恩的一個謎。 庫恩一生窮困潦倒,沒有妻子,沒有房子,沒有汽車,沒有子女,只有隨身帶的幾件衣服,還有他寫作用的打字機,以及一些藏書和信函。《紅樓夢》裏說賈寶玉是“潦倒不通世務,愚頑怕讀文章,行為偏僻性乖張,哪管世人誹謗!”庫恩的一生印證了曹雪芹所追求的人生境界,赤條條來去無牽掛。

俄羅斯的超級紅迷

1840年,有個叫瓦西裏耶夫的俄羅斯人來到中國居住了10年,他很快就喜歡上了《紅樓夢》。他不僅品讀《紅樓夢》,而且是最早研究《紅樓夢》不同版本的外國人,他收藏了《紅樓夢》所有的版本,脂本、庚辰本、甲戌本……這些讓很多中國人都弄不清的版本,瓦西裏耶夫都細細研究過。不僅如此,他還竭盡全力地收集《紅樓夢》的續作,那個時代共有10部《紅樓夢》的續作,散落在中國境內,這位俄羅斯老兄,千辛萬苦,竟然弄到了6部!現在,紅學家們總會提到“列本”,其實就是“列寧格勒版本”,有一種《紅樓夢》版本珍藏在俄羅斯的列寧格勒圖書館。這個版本和國內所有版本都有所不同,是紅學研究的珍貴典籍。有人會問:怎麼《紅樓夢》的版本會藏在俄羅斯呢?就是因為俄羅斯有一些像瓦西裏耶夫這樣的“超級紅迷”,他們向清朝的書商們購買了大量《紅樓夢》的抄本、刻本,連後人的續作和倣作也通通收集了,一共有60多種!(轉自裴鈺  《莎士比亞眼中的林黛玉》)

資料來源:big5.ce.cn/gate/big5/civ.ce.cn/main/syxd/dxjl/200908/05/t20090805_19712865.shtml

標籤: 德文

吐火羅學:季羡林文化成就的象徵

sina全球新聞/中國新聞社/2009.08.03

7月11日上午9時,北京大學資深教授、國學大師季羡林先生在北京301醫院辭世,享年98歲。(資料圖片)中新社發張學軍 攝版權聲明:凡注有“cnsphoto”字樣的圖片版權均屬中國新聞網,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使用。【更多圖片】

季羡林先生曾經描述他的夫人彭德華一輩子都不知道他搞的這一套是什麼玩藝。其實全國敬仰先生的人,對先生在各個學術領域的研究又知道多少呢?不説別的,僅就季先生深入研究的吐火羅學,我想就沒有太多的人知道,而這恰恰是季先生文化成就的象徵。

吐火羅文是我國新疆地區一種失落的語文,重新發現到現在也不過100多年。1890年一位英國軍官在新疆庫車發現吐火羅文的樺樹皮文本,此後20年間,普魯士、法蘭西、俄羅斯等國的探險隊在庫車與吐魯番附近不斷髮現寫有吐火羅文的殘卷與木簡,使得柏林與巴黎成為世界上藏有吐火羅文文本最豐富的城市。吐火羅文雖然是印歐語系一個最遠的東方分支,在詞彙上受到印度—伊朗族語較大影響,但在語音與動詞詞法上卻與鄰近的印度—伊朗族語差異較大,而與歐洲人使用的印歐語言相近。吐火羅文用婆羅米字母書寫,在西元6—8世紀的塔裡木河流域以及附近地區使用,主要用於書寫佛教經典、佛法譬喻以及闡釋佛教思想和戒律的著作和戲劇等,當然也有關於商業貿易、醫學巫術等內容的文本。1908年德國語言學家西克(Emil Sieg)與西克靈(W ilham Siegling)完成了對吐火羅文的突破性識認,發表了關於吐火羅文的學術論文,認為吐火羅文分為兩種方言,焉耆地區的可稱之為吐火羅文A,龜茲地區的可稱之為吐火羅文B。此後,西克、西克靈經過長期的努力,加上比較語言學家舒爾茲的相助,合作巨著《吐火羅文文法》終於在1930年問世,成為跨入吐火羅學的第一個門檻。天書終於有了破譯者,而破譯天書的西克教授,無疑也成為吐火羅文之父。

正是這位吐火羅文之父,看上了來自吐火羅文出土國的季羡林。其實,季羡林學習吐火羅文是非常偶然的。如果不是因為戰爭阻斷了季羡林的回國行程,如果不是季羡林的梵文老師瓦爾德施米特教授被征從軍,如果不是西克教授來接任瓦爾德施米特教授的教職,如果不是西克教授覺得季羡林是一位可塑的語言天才而近乎武斷地硬要將自己的看家本領全部傳授給這位異國學子,那麼,季羡林可能壓根就與吐火羅文無關。因為在這之前,季羡林的大腦中已裝有7種以上的外國語文,一個人的頭腦究竟能夠容納多少種外國語文?季羡林心裏沒底。但是,既然是老先生武斷地要把全部看家本領傳授給自己,那麼,你敢硬教,我就敢硬學。開始學習這種天書的時候,他是感到很苦,但是不久學習興趣就來了——每周2次課,非但不以為苦,反而渴望上課了。

1946年季羡林回國就任北京大學教授和東方語言文學系主任後,發表了一些論文,但是在學界引起較大關注的論文卻是《浮屠與佛》,這也是先生本人在1949年之前最滿意的兩篇論文之一。當時北京大學校長胡適與北京師範大學校長陳垣就“浮屠”與“佛”誰先誰後的問題,論爭非常激烈,季羡林就利用自己的吐火羅文知識,澄清了“浮屠”與“佛”的長期存在的不正確認識。季先生認為,“浮屠”是梵文Buddha的音譯,而“佛”則來自吐火羅文,二者意同而淵源不同,“佛”並非“浮屠”的簡稱。

由於吐火羅文是以佛教為主題的文本為多,在季先生後來的印度學和佛學研究中,認為早期的佛教並非直接由印度傳入中國的,而是經過了中亞細亞的中介。1974年春,在新疆焉耆縣千佛洞附近發現了88頁吐火羅文殘卷,新疆博物館副館長李遇春了解到,在現今世界上只有20多人懂吐火羅文,而在中國就只有季羡林懂。李遇春便來到北京,將攜帶的殘卷交給季先生。季羡林經過10多年的研究,終於破譯了全部殘卷,原來這是一部宣揚佛法、名為《彌勒會見記》的27幕劇本,季先生的破譯也終結了吐火羅文出土在中國、識認在外國的歷史。尤其是先生的《吐火羅文〈彌勒會見記〉譯釋》英文本在德國出版後,在國際學術界引起巨大反響。由于先生在吐火羅文研究方面的傑出成就,他被聘為在冰島出版的世界上唯一一種《吐火羅文及印歐語文研究》雜誌的顧問。

那麼,季羡林在中國開創的吐火羅學,對於季先生的文化成就有什麼象徵意義呢?

首先,吐火羅文是一種失落的語文,是世界上沒有幾個人能懂的絶學。“為往聖繼絶學”是“仁者”的文化使命。如果説學習吐火羅文是由於偶然的機遇,那麼,學習梵文和巴利文卻是先生的自覺選擇。雖然梵文在印度和尼泊爾仍然沒有完全消失,但是運用這種語言的人已經很少了(在印度只有14000多人),所以梵文與巴利文基本上也屬於古典語文。對於中國學者而言,精通梵文和巴利文並且熟練運用到佛教和印度學研究中,以比較語言學的方法對於佛教傳播中的歷史問題進行創新性的研究,與國際學術界對話,舉世並無幾人。季羡林也曾學習過希臘語、拉丁文,還有學習古埃及語文的想法,這都表現出一種“為往聖繼絶學”的文化使命。先生臨終之前,還有一種復興國學的企圖,就是讀古書必須讀原文,不要讀譯文,不要讀簡化字的文本,而且復興國學要從娃娃抓起。古書用白話文翻譯之後,意義也會隨之發生變化,很多古典詞彙根本就沒有現成的現代漢語對應詞彙,就此而言,季先生的提醒具有警示意義。至於復興國學從娃娃抓起,表現出先生的一種更深層次的文化憂慮:為什麼“五四”之後那一代、包括季先生這一代人,即使是研究西方或印度學問的,國學的功底都很過硬?而現在即使那些研究中國文學、哲學的學子,國學底子仍然不過硬?就是因為沒有從娃娃抓起。先生臨終之前復興國學的這幾點想法,有沒有現實可行性完全可以討論,但它表現出先生“為往聖繼絶學”的文化憂患感,則是很明顯的。

其次,吐火羅學作為一種文化紐帶,具有聯結各大文化的象徵意義。吐火羅文作為中亞細亞的語文,在中國境內卻屬於印歐語系,在地理上與印度、伊朗接近但在語言上卻更接近歐洲人使用的印歐語言,這對於季先生的文化成就極富象徵意義。先生通曉國學,他曾在哥廷根大學從事漢學的教學與研究,在90年代以後倡導國學,認為中國文化的特色在於人與人、人與自然和諧的世界觀,思維的直觀性,審美的品味性。但是,竊以為,季先生對國學的通曉與倡導,乃至傳統文化的使命感,仍和“國學大師”的“牌子”不符,因為先生的主要學術成就不在國學這一方面。即使從所謂“大國學”的角度,也不宜稱先生為“國學大師”,因為先生的主要學術成就是運用西方現代的學術方法研究印度學。“國學”這一概念是與“西學”、“印度學”等概念相伴而生的,如果把所有學問都囊括到國學之中,實際也就取消了國學。因此,即使是偏重於國學的《季羡林文集》第9卷和第10卷的《糖史》,也具有跨文化交流的學術眼光。他認為世界許多國家的“糖”字有相同的讀音,例如英文sugar、法文sucre、德文Zucker等都來自梵文sarkara與巴利文sarkkhara,由此推斷蔗糖是從印度通過波斯傳入歐洲的,所以《糖史》(一)作為單行本出版的時候名為《文化交流的軌跡:中華蔗糖史》,通過糖史的敘述展示了古代中國、印度、波斯、阿拉伯、埃及、東南亞以及歐洲、美洲、非洲之間的文化交流與融會,從而具有跨文化研究的意義。季先生通曉西學,他在清華念的就是西洋文學系,留學德國受到了嚴格的西方學術訓練,他在比較文學研究中所運用的民俗學、民間文學的視野以及主題學、母題研究的方法,就是從德國學到的。而且先生除了通曉德文、英文、法文、俄文、南斯拉夫文等現代語文,還學習過希臘文和拉丁文,沒有人會説季先生不懂西學,但是又不能説季先生是“西學大師”。鑒於季先生精通梵文、巴利文以及在印度學方面的巨大貢獻,稱他為“印度學大師”、“東方學大師”,可能比“國學大師”更恰當一些。但是,他在研究佛教及印度文學對中國影響的時候,經常會注意到中國對印度的影響這一迴流現象。因此,注重各大文化之間交流的季羡林,是名副其實的跨文化研究的學術大師和語言大師。如果結合他的散文創作,那麼,稱他為文化大師也很凖確。

季先生是大智,他請辭“學術泰斗”與“國寶”是謙虛,而請辭“國學大師”則是實心實意。我們應該用更凖確的詞彙為先生送行:中國比較文學學科復興的主將,跨文化研究的學術大師,季羡林先生千古!


資料來源:dailynews.sina.com/bg/news/int/chinanews/20090803/1747535702.html

標籤: 德文

觀光客多到煩 紐約客大呼受不了

YAHOO新聞/TVBS/記者 沈千巧


每年有多達4400萬,專程跑到紐約去觀光,曼哈頓街道已經夠窄了,滿街還都是觀光客,這點讓很多紐約客實在有點受不了,出門買個東西,可能會被觀光客踩到腳,上班已經快來不及了,滿滿的觀光客卻不斷擋路,讓紐約客不勝其煩。


紐約民眾:「別擋我的路!」

誰擋了紐約人的路?答案是每年多達4400萬的他們。紐約觀光客:「這裡太棒了,我愛紐約!」紐約觀光客:「我們都愛紐約!」

走到哪都是觀光客,觀光客用實際行動愛大蘋果,卻惹得紐約客很不耐煩。紐約民眾:「太多人啦!這真的讓人很煩。」

CNN記者:「站在紐約街道,這裡曾是大家談天的地方。」

人山人海的觀光客,到底有多煩人?記者話才剛說完,自己也碰到了這個困擾。CNN記者:「你的東西壓到我的腳了,這位小姐你從哪來?哥倫比亞?你的手提行李撞到我了。」

記者:「妹妹怎麼了?怎麼啦?街上太擠了嗎?怎麼啦?」紐約觀光客:「她撞到我的腳。」

拍個照腳也會被踩到,這也難怪,畢竟全球195個國家,如果每一國觀光客,都要跑來紐約玩一玩,要叫紐約人怎麼辦。紐約民眾:「乾脆來學法文德文、荷蘭文,這樣就能跟這些人溝通,就能跟他們說『走快點、走快點』。」

走快點走快點,這句話似乎變成紐約街頭的唯一指令,每雙腳只前進不後退,但有人倒被擠得樂在其中。記者:「不會覺得這些遊客很討厭嗎,尤其當你走在紐約街頭?」紐約民眾:「一點都不會。」記者:「為什麼?」紐約民眾:「我是做旅遊的,如果沒有這些觀光客,我就沒飯碗啦!」

就算擠成這樣,還是澆不熄想來紐約的慾望嗎?紐約人給了忠告,要觀光客聽仔細。紐約民眾:「歡迎到紐約,最好小心當地人!」


資料來源: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0731/8/1o4zg.html

標籤: 德文

YAHOO新聞/財訊/記者 鄭育容/2009.08.02


不論是超齡演出《白色巨塔》中,面對權力情愛糾葛的醫師關欣,或者是《痞子英雄》裡,總是冷靜面對死屍的鑑識官藍西英,真實生活的張鈞甯其實不像螢幕上令人印象深刻的個性角色,一直是個柔順乖乖牌。直到大二那年,一張問卷改變她的人生方向。

「這是我的人生,還是妳的人生?」這是十九歲的張鈞甯,頭一回向母親爭取決定權;算來也是她第一次的叛逆。童書與散文作家鄭如晴在《和女兒談戀愛》一書中,寫出八年前,當小女兒欲進軍演藝圈卻遭反對時,所擺出從未有過的堅定態度,而讓身為母親的內心暗暗震懾。

父親是大學教授、母親是作家,上有個性外向表現優異的姊姊,真實生活中的張鈞甯從小總是依偎在姊姊身邊、無聲的追隨者,就像影子,彷彿可以不存在。但是,在決定跨入演藝圈後,她透過各式與真實自我迥異的角色,逐漸感受自己的存在,而清新的氣質,一出道頗有林清霞接班人的態勢。

三年前,由醫師作家侯文詠原著改編的戲劇—《白色巨塔》創造高票房,除劇情反映真實社會中大醫院內充滿張力的權力鬥爭,由張鈞甯演出的女主角也以吃重的戲分,受到外界矚目。但是,二十三歲的張鈞甯超齡演出劇中那卅來歲,身處權力、感情糾葛的麻醉醫師,生澀的演技飽受批評,還曾經在戲裡有段哭戲卻一滴眼淚也流不出來,被導演蔡岳勳飆罵,等下戲後,自己關起門來狂哭,成為初試啼聲的她入行後最沉重的關卡。


資料來源:tw.news.yahoo.com/marticle/url/d/a/090803/39/1o9mu.html


標籤: 德文

慕尼黑啤酒節9/20登場 暢飲佳釀好時機

YAHOO新聞/旅遊經/編輯 林婉玉/2009.07.24


慕尼黑啤酒節,可說是歐洲節慶中,最廣為台灣遊客所知的一個。啤酒節的德文Oktoberfest,是十月慶典的意思,在德國更是一年當中最具歷史意義的盛大節慶之一。


啤酒節的起源是在1810年10月12日,當時皇室舉辦婚禮,全國百姓都應邀來參加這個盛會。除了慶賀皇室婚禮外,10月也是秋收的季節,因此也同時舉行了賽馬及農業工具展示活動。時至今日,啤酒節已經成為全世界最大的節慶,每年都有超過600萬來自世界各地的觀光客湧入,參加這場啤酒與美食的饗宴。


今年是第175屆慕尼黑啤酒節,將於9月20日中午開始,一直到10月5日11點為止,為期16天。遊行活動會從第二天早上10點開始,進行2.5小時,遊行隊伍預計綿延7公里,並將有7000名表演者共襄盛舉。遊行隊伍包括有巴伐利亞傳統服飾隊伍、軍隊著傳統軍裝、軍樂隊表演及裝飾的美輪美奐、精心設計的花車,一路直到慕尼黑。今年9月28日還會舉辦大型戶外音樂會,約有400個音樂家出席表演。


此外,在佔地31公頃的Theresienwiese廣場草地上,會搭起14個巨大帳棚,品嘗美食佳餚喊暢飲啤酒之餘,還有一系列豐富的娛樂活動、馬戲團表演及各項遊藝活動、戲劇演出及民族音樂會,啤酒的部分則會一直供應到晚上10點半哦!


目前已有業者針對慕尼黑啤酒節推出相關遊程,出發日期為9/15.18.22.24僅4團,除了可躬逢啤酒節活動外,並遊賞德奧著名景點及瑞士少女峰。


資料來源: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0724/56/1no6q.html


標籤: 德文

YAHOO新聞/中央社/記者 程啟峰/2009.07.26


高雄醫學大學牙醫研究所博士生王常如在屏東縣三地門鄉作研究,為幫當地學童一圓吃麵包的夢想, 3年來在高雄募集愛心麵包,每週風雨無阻送上山,感動了當地學童,也在當地傳為佳話。


王常如去年獲三地門鄉公所頒發「榮譽鄉民」獎狀,三地門鄉受惠學童感謝她長期以來募集愛心麵包上山相送,年年也都組團到高醫大附設醫院獻藝慰問患者。


學童身著原住民傳統服裝,帶來「原味」的傳統歌舞表演,總是吸引不少患者圍觀,其中不乏吊著點滴,坐著輪椅的人,為醫院增添了不少活力與朝氣。


促成這項演出的幕後推手就是每週送上千個愛心麵包上山的高醫大牙醫研究所博士班學生、輔英科技大學講師王常如。


這段愛心麵包故事的緣起是,多年前王常如為完成一份有關檳榔的研究報告,隻身上山到三地門鄉走訪當地耆老,發現當地學童身材普遍比平地學童瘦小,經她探究之下,驚覺當地學童由於物資缺乏,普遍營養不良,而且山上連 1家麵包店也沒有,由於交通不便,吃麵包竟成為當地學童的奢求。


為了幫助山上學童一圓吃麵包的夢想,王常如下山後即向各麵包店張羅麵包,剛開始常被店家誤以為是詐騙集團而四處碰壁。從屏東縣找到高雄市,她厚著臉皮,硬著頭皮,不理會白眼,挨家挨店向麵包店老闆哈腰,3年多前終於感動高雄市1家麵包店率先響應,並在店家協助牽線下,如今已有高雄縣市16家店加入捐贈愛心麵包的行列。


每週一天,這16家麵包店會多做一些麵包,由王常如等人募集後送上山,迄今已送出數萬個愛心麵包。


她記得有一次,「經三地門鄉公所員工、當地頭目家族歸麗卿引薦下,到當地海拔最高的學校,三地國小德文分校參訪,問學校老師孩子們最需要什麼?學校老師竟說『麵包』,而不是金錢。」她當下十分震撼,下山後於是展開這段為山上孩子圓夢的旅程。


王常如表示,她開始每週一天和高醫同學死黨洪麗麗、黃德惠,在高雄縣市各麵包店收麵包,常至中午才收齊上千個麵包,再一起開車送上山。為趕在下午學童放學前送達,因飆車超速被開罰有如家常便飯。


她也曾遇上颱風山路坍方,唯恐麵包無法送達,在路邊急得掉淚,經由三地門鄉公所派員協助,才把麵包送到小朋友手裡。每年至少送 5萬個愛心麵包,她樂此不疲。


王常如並希望,藉此拋磚引玉,感染社會各界一起重視山地鄉學童物資缺乏,營養不良的問題。


她說,山上學童由於缺乏牛奶及雞蛋製品,學童普遍面有菜色,平均身高也較平地學童低。當地有些學童家計甚至窮到營養午餐都繳不起,營養不良影響學童發育的問題在山上頗為嚴重,她常為此睡不著覺,因此才想藉由送麵包為學童補充營養。


王常如的愛心麵包故事也感染了嘉義的「嘉邑行善團」志工,將愛心觸角伸到這塊偏遠山區。他們獲悉聯絡霧台鄉大武村至佳暮村的大橋被颱風沖毀多年,苦無經費重建,村民通行在現行簡陋木造便橋上,險象環生,於是募款新台幣1000多萬元於今年初動工為當地斷橋重建水泥橋,預計今年夏初可以通車。


王常如期盼新的水泥橋能縮短當地與平地的物資落差,並能有更多愛心物資送上山,讓當地學童的成長不要輸在起跑點上。


大環境不景氣,王常如認為,社會上需要的是「雪中送炭」而非「錦上添花」,她將愛心麵包送上山,一路走來,讓她學會如何整合社會資源,做更有效的運用,讓社會的愛心能用在最需要的地方。


事實上,送愛心麵包也送出三地門鄉的商機。王常如最近已成功為山上有機蔬菜找到行銷通路,高醫附近就有多家餐廳除了答應向三地門鄉購買有機蔬菜,店家也願意將廚餘捐給鄉民作有機肥及手工肥皂等,增加鄉民收入。


王常如衷心希望,「愛心麵包」的效應能像滾雪球般愈滾愈大,嘉惠更多山上學童。 980726


資料來源: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0726/5/1nrzd.html

標籤: 德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