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文、德語、法文、法語
English Sentence Loading...
英语句子加载中...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被指花錢上紅毯 張雨綺:坎城非菜市場

日前結束坎城行程、回到中國的張雨綺,出席「第13屆華語電影傳媒大獎」新聞發布會,和媒體大聊坎城見聞,也駁斥外界說她是「花錢買來上紅毯機會」的傳聞。
南方都市報報導,張雨綺受訪時透露,這回去坎城影展,最令她感動的就是影展的氛圍,「你要是跟法國人聊電影,他們能跟你聊三個小時以上。」張雨綺說,她在當地遇到來自各行各業的電影愛好者,和很多人交流,也學習到不少東西。更表示「去那裡的電影人,都應該受到尊重。」她還透露,自己因此興起想學法語 的念頭,「我定了個目標,在30歲之前學法語」。

近日有媒體爆料稱,首次登上坎城紅毯的張雨綺,「是花30萬元買到邀請函」。對此,她表示一切消息都是子虛烏有,更抱怨道:「大家把坎城影展想成火車站、菜市場了嗎?這個傳聞太可笑了。」

報導稱,張雨綺的首次坎城行帶了五套禮服亮相,獲得不少好評,也引發不少討論與話題。對於外界的負面評價,她說:「講什麼的人都有,管不了那麼多。」 而對於在紅毯上被外媒誤認為范冰冰一事,她說:「每一位去到外國影展的華人女演員,都是把中國的美麗帶過去,挺好的。」並稱讚范冰冰是個很美麗的人。


資料來源:聯合新聞網
標籤: 學法語

如今,跨國婚戀雖然已不是稀奇事,但帥氣的洋大學生與大陸農家女喜結連理的事情還是罕見的。日前,記者了解到這樣一個故事:一位法國帥氣大學生戀上了遠在萬載山區的農家妹,結婚後將把新娘帶到巴黎共同生活學法語 ,這成為當地一段跨國愛情佳話。

農家妹送別洋丈夫

28日,在通往江西萬載汽車站的路上,走來了一個高大帥氣的洋小伙,他正肩扛手提地攜帶著不少行李,在洋小伙的身邊,一位個子嬌小的年輕大陸女子緊緊相隨。這情景在這個小縣城引來不少人注目。『他是我的丈夫,家在法國巴黎,今天送他到南昌乘飛機回國……』眼前這位其貌不揚並帶著濃厚萬載口音的女孩的介紹,引起了記者的好奇。趁班車未發車之際,記者與他們愉快地聊了起來。

『我家在江西萬載縣黃茅鎮三興村,我們剛結婚一個月,現在他的假期已到要一個人先回國……』這位名叫鐘素梅的女孩很開朗,樂呵呵地向記者介紹著。在一旁的洋丈夫靜靜地聽著,時而露出些許靦腆的微笑。鐘素梅告訴記者,丈夫法國名叫yann,中文名叫鐘高彥,完全能聽懂中文,就是說得還有點不順暢。當記者與yann交談時,這位帥小伙沒有過多的語言,只是一臉幸福地告訴記者:『我愛她,不管多遠都要她娶回家。』幾分鐘後,班車開始發車,鐘素梅從班車上下來,在車外向丈夫揮手告別,yann也站起來向車窗外頻頻揮手,這對新婚夫婦依依不捨的離別情景令在場人很感動。

小餐館演繹跨國戀情

送別丈夫後,鐘素梅向記者講述了她和yann的相戀經過。那是在兩年前,22歲的鐘素梅離開老家來到南昌打工,後來又在南昌某大學附近開了一家小餐館。去(2012)年初,他的店裡來了位帥氣的洋小伙,說要吃炒米粉。吃完後,洋小伙用不太熟練的中文連誇味道好。此後,洋小伙經常光顧她的小店,還和她相互交談。『過了不久,他就主動向我介紹家庭情況,並流露想找大陸女孩做妻子的想法,我還是沒經意,也就和他聊得很投機。』

鐘素梅說,yann告訴她,他的家在法國巴黎,父親是電力工程師,母親是公務員。他是以交換生的身份來到南昌上大學的。轉眼幾個月過去,有一天yann照樣來到小店,告訴她馬上要畢業離開大陸了,希望她能做他的女朋友。聽到yann的表白,鐘素梅不知所措,因為透過半年的交往,她內心也很喜歡這位坦誠又有禮貌的洋小伙。

鐘素梅考慮再三後告訴yann,她家是祖輩務農的農民,與他的家庭情況懸殊。自己沒上過大學,也不懂法語,中西生活習慣差別很大,總之是不太合適。但yann聽完她的態度後,執意要和她相戀,並透過網路,讓她從視訊上與他的父母見面。yann的父母見過素梅後,當即就表示了滿意。

去年9月,yann回國,在巴黎一家企業從事電腦軟體開發工作。這對異國情侶雖然遠隔重洋,但他們透過網路和電話聯繫不斷。去年12月中旬,yann再次來到大陸,向鐘素梅求婚,兩人辦理了結婚登記。隨後,yann就隨同她來到老家三興村,辦理了簡單的婚禮。

和農家人比賽吃辣椒

說起洋丈夫來到老家度蜜月的事,鐘素梅幸福地告訴記者,yann是元旦前幾天隨同她到老家的,當時村裡的鄉親像觀賞稀奇動物一樣,Yann看到這麼多農家人來看他,一點也不避開,總是用『夾生』的中文來應對操著當地土方言的親朋好友。鐘素梅說,萬載人吃辣椒是有名的,剛到老家,家人知道歐洲人不能吃辣椒,就做些帶甜的菜招待他,而yann就表示,他已經是大陸的女婿了,就要學會吃辣椒。

於是,哪怕每次吃飯時辣得冒汗流眼淚,也硬撐著繼續吃。過了約半個月,他竟還能和她家人或朋友比賽吃辣椒了。『他家在巴黎算上中產階級,可他一點也沒有嬌生慣養的習氣,這是我選擇時最大的信心。』鐘素梅說,yann不喝酒,不抽煙,也很勤快,在度蜜月的20多天中,還經常幫家中做家務。當記者問及鐘素梅下一步與丈夫的生活去向時,她告訴記者,現在她在努力學法語 ,過完年後,就要到巴黎去定居了,對今後能不能適應從農村到世界大都市的生活,心裡還沒有底,但有了和yann的真摯愛情,心裡又感到踏實了。

 

資料來源:今日新聞 

標籤: 學法語

德籍學生 大溪國中遊學體驗

桃園縣大溪國中來了一對俊男美女德籍學生姊弟檔,為校園掀起了一股騷動。兩人將在大溪國中遊學四日,大溪國中教務主任黃文昌提醒同學們:注意整潔禮貌,保持良好形象,達成優質文化交流,也為台灣進行一次成功的國民外交。

姐姐莎莎與弟弟巴士堤的父親為德國人,母親為台灣苗栗人,會說簡單的國語,利用假期回台灣探望外祖父母。母親涂惠美欲開展孩子多元視野,打聽了多所學校,後聽聞朋友談起大溪國中友善接納的校園氛圍,遂與教務主任黃文昌接洽安排相關事務。

19日至22日姊弟檔大溪國中遊學四日,利用早自習莎莎與巴士堤對大溪國中同學以英文進行簡報,分別介紹德國與居處的地理位置、旗幟、美景、飲食及學制。莎莎表示:德國主食為馬鈴薯;德國人很有禮貌,打噴嚏打嗝了都要說對不起;除了英語,還要學法語西班牙語等,功課並不輕鬆。大溪國中同學很興奮,有的同學小聲的說,聽得懂呢!對於比較難懂處,英文老師古盛楠適時即席翻譯,同學都收穫滿滿。

大溪國中校長祁樹華說:姐姐莎莎排於九年級,弟弟巴士堤則安排於八年級。每到下課教室外擠滿了人,有的要合照,有的問問題好不熱鬧。午餐與同學共同進食,弟弟食慾不錯,姊姊因早上簡報緊張,故將早餐兼午餐用。下午下課貼心的同學怕她餓,帶她去合作社參觀選購,所到之處都是熱情的同學。

祁樹華也貼心安排,晚餐及住宿則由黃文昌主任義務接待擔任寄宿家庭,姊弟此行也將製成報告,回到德國進行分享介紹「台灣大溪國中遊學記」

資料來源:大紀元 

標籤: 學法語
在加國長大的移民二代,除了英文,是否還應學習父母的母語,是很多移民家庭面臨的困擾。若父母本身母語並不同的話,孩子麵對三種語言的環境,如何取捨才不會給孩子產生太大壓力,則是很多父母難以抉擇的問題。

來自台灣的範琪偉就曾受CBC法語台邀請,拍攝法語紀錄片「學中文?還是學法語?」範琪偉母語為中文,先生薩普勒若勒(Laurent Saplairoles)則說法語,導致兒子范思陽(Lucas Saplairoles)出生就面臨著中文、法語及英語三種語言的環境。

別著急別給壓力

範琪偉稱,孩子出生後就曾與先生達成一致,希望孩子三種語言都掌握。但此事說來容易,實際上孩子三歲開始比較會說話的時候,就時常出現語法詞彙混淆的情況。很多父母面對這類情況,可能會十分慌亂,考慮是否應該停止讓孩子繼續學習多種語言。範琪偉則建議,當孩子出現混淆時,無須著急,只用教孩子正確的說法即可,時間長了,孩子自然會記得。

範琪偉表示,孩子平常在學校通常使用英文,因此英文水平自然會十分好,為了培養另外兩種語言的能力,她平常與孩子交流只用中文,而孩子與父親的交流則僅為法語。長久下來,孩子自然形成了一種觀念,與父母交流分別用法語和中文,兩種語言在日常生活中就在學習和使用。為了提高孩子中文能力,範琪偉還會利用假期時間,帶孩子回台灣,為其創造100%的中文學習環境,語言能力的提升速度非常快。

有些父母來自不同國家,孩子開始說話的年齡可能比同齡孩子稍晚,導致父母十分著急。範琪偉建議父母放寬心,通常孩子麵臨著不同語言的衝擊,需要一??定時間來消化,等到他們逐漸接受後,開口說話時,十分自然的不同語言都能說一點。她認為,培養孩子的語言能力,重點是不要給他們壓力,平常多創造一些語言環境,讓他們輕鬆學習。

需各方強力支持 iask.ca

紀錄片「學中文?還是學法語?」的導演歐扎魯絲姬(Saida Ouchaiu-Ozarowski)發現,越來越多華裔移民的到來,導致孩子們面臨第二語言的選擇更多,甚至給很多家庭產生一些選擇困擾,究竟是該學習加拿大的官方語言之一的法語,還是應該學習父母的母語中文?這也是她萌生拍片的原因。

歐扎魯絲姬表示,該片花費一年時間,在亞省及卑省進行拍攝,除了邀請範琪偉及兒子跟?拍攝外,還在不少學校拍攝採訪。她認為,孩子學習語言,除了語言環境,還需要來自各方面的強力支持。該片30日在CBC舉行試映會,並將在12月7日於CBC法語台播放。


資料來源:www.iask.ca/news/canada/2012/1202/169607.html
標籤: 學法語

成就好前途 加拿大華裔送孩子學法語

英語和法語是加拿大的官方語言,2011年人口普查數據顯示,有580萬加拿大人具備用雙語溝通的能力。為了讓孩子能有一個良好的發展前景,許多移民(包括華裔移民)選擇將子女送到提供沉浸式法語教育(French Immersion)的學校就讀。

沉浸式法語教育是三十年前加拿大根據需求而創立的教育體系,為第一語言並非為法語的兒童提供一個學習第二語言的機會,學生可在學校用法語學習課程,如歷史,地理和科學等。
有些公校提供的是完全法語教育,即所有的課程用法語教授(除英文課);有些學校提供半法語教育,即半天用法語教授,半天用英語教授;有些私校也提供沉浸式法語教育。
沉浸式學法語課程需求高
李女士的兒子在萬錦市Sir Wilfrid Laurier 小學就讀4年級,他自入學起便接受學校的沉浸式法語教育。李女士說,孩子班裡大部分是華人學生,現在想送子女上法語學校的家長都得需要排長隊,由校方抽籤決定誰入學。
李女士說,當時孩子要從幼兒園進入1年級時,實際水平已經達到了2年級,她覺得與其讓兒子白白在英語學校浪費一年時間,不如上法語學校學習如何用法語思考。
她說,學校從1年級到3年級時全部用法語授課,4年級時會提供少量英文課程,到8年級孩子小學畢業時,就能有效的運用英語和法語溝通。
據CBC報導,當17年前尼爾森(Shannon Nelson)決定為女兒報名參加沉浸式法語課程時,她以為找尋會是一個漫長的過程,畢竟阿爾伯塔省北部的大草原城(Grand Prairie)地處偏遠,似乎很難找到第二語言教育。
不過令她驚訝的是,她竟找到了兩項這樣的課程。如今尼爾森最小的孩子將要升高中,沉浸式法語課程在加拿大已隨處可見。
原來的課程已擴大到可容納更廣泛的學生,而專門為講法語的家庭孩子設置的新課程需求較大。
選擇沉浸式法語教育的家長則希望他們的子女可以上同時有英語和法語的省級課程,而該想法受到廣泛的要求。
據加拿大家長法語會(CPF)宣傳組數據,2010至2011學年,在魁省之外的每個省分,有超過30%的學生參與了法語是第二語言的課程。
該機構執行主管羅森(Robert Rothon)表示,國內的需求這些年一直在穩步增長,該數據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一般來說,需求會高於這些調查數據,因為有大量孩子轉學,而許多社區沒有父母要求的課程。」
家長為成就孩子好前途
李女士認為,多掌握一門語言,交友範圍會更廣,有機會了解其他國家的風土人情,而且現在銀行和政府的高級職位都有法語要求,懂法語會有更多的就業機會。
很多移民擔心上了沉浸式法語班,孩子的英語會跟不上。李女士表示,大可不必擔憂,因為學法語時幾乎一半都是英文拼寫,只有略微差別,就算剛開始有些拼寫小錯誤,但追上來很快。現在她的兒子已能大量讀英法文小說,而且在夏令營班考英語時考了第一。
尼爾森認為,家長被沉浸式法語課程吸引的原因有很多,而她相信如果孩子沒有不具備兩種官方語言溝通的能力,不會在自己的祖國全面發展。
她說,孩子們可以閱讀法語詩歌,他們可以去酒吧,他們不懼怕差異。她的兒子去年夏天對她說,「謝謝你送我去法語強化班,真的讓我大開眼界。」
講法語者比例降<.B>
雖對法語課程需求增加,但據統計局週三公布的2011年人口普查數據,講法語者比例有所下降。
數據顯示,2011年有近1千萬人能講法語,人數比2006年略有上升,但占加拿大總人口比例有所下降。可用兩種官方語言交談的人數攀升至580萬人,而大部分原因是講法語的魁北克掌握兩種語言。
報告稱,事實上,魁省以外地區使用雙語略有下降。跌幅最大的是安省、曼尼托巴省和卑詩省,這些地區的雙語使用率降低了半個百分點。

資料來源: www.epochtimes.com/b5/12/10/27/n3715663.htm%E6%88%90%E5%B0%B1%E5%A5%BD%E5%89%8D%E9%80%94-%E5%8A%A0%E6%8B%BF%E5%A4%A7%E8%8F%AF%E8%A3%94%E9%80%81%E5%AD%A9%E5%AD%90%E5%AD%B8%E6%B3%95%E8%AA%9E.html
標籤: 學法語

男生自學4外語出散文集 欲奪諾貝爾文學獎

  “當世界認識我時,世界也將通過我而認識它自己。”這是一個90後大學生的哲思,昨天上午,江蘇大學外國語學院大三學生周振宇發布了他的哲學散文集《發言者》,而他的所學專業是英語。在很多非哲學系的學生看來,哲學有點枯燥無味,但對1992年出生的南通小伙周振宇來說,哲學卻是摯愛。

  對於周振宇“跨界”出書的這一舉動,大家並不意外。因為大學三年里,周振宇已經做出了太多同齡人難以企及的一些事:自學法語德語、希腊語、日語,一次性通過高級英語口譯考試,總分120分的托福考了113分,先後到鎮江、宁波的新東方學校任教,成為“名師”,同學都崇拜地叫周振宇“大神”。

  “這樣一本哲學散文,主要是我對信仰、愛情、自由、死亡、道德、美、寫作多種問題的獨立思考。”周振宇想要寫書、出書,不是在大學才有的念頭,從高中開始,他就開始嘗試寫作哲學長詩,嚴重偏科的他在高考前的一個月還在糾結:是參加高考還是當個作家?最後迫于家庭的壓力才選擇了高考。

  周振宇從一個普通的學生變為哲學的痴迷者,走過了一段不為人知的心路歷程。初三時,個性張揚的周振宇在新的班級里由於過于標新立異,遭到了全班同學的抵触,“當時我一蹶不振,成績也下滑得厲害,最嚴重的時候還去醫院接受過心理治療。”

  幸運的是,周振宇從心理低潮期走了出來。初三暑假那年,他第一次接触到尼采、康德、叔本華,“原來世界上有這么有力量的思想!”惊奇之余他一遍又一遍地翻看經典哲學著作,他也把自己的個人體驗和閱讀經驗結合起來,思想和心理上都變得更加成熟。

  曾遭全班抵触

  不得不接受心理治療

  痴迷 聯繫20多家出版社未果

  學校主動資助出書

  這本哲學散文集,由哲學散論、片段和格言、詩歌三部分組成,共十五萬余字,周振宇用近四年時間寫成。書中的第一首詩歌是在高一寫的,最後一篇文章則是在大一完成的。在書中,周振宇旁征博引,哲學大家、各國文豪的觀點和思想信手拈來,還不時調侃一下名人,“我思考,我痛苦﹔我痛苦,我存在﹔故而我思故我在。”

  “這本書的創作嚴重影響了我在高中階段的學習,我差點為之放棄高考,甚至高考考場里我也還在構思。在這期間我受到很多人包括親人的不理解甚至是誤解。”周振宇說,“最痛苦的煎熬還來自於創作本身,靈感的時斷時續構成了我生活中最強烈的矛盾來源,當然這種創作本身成為了創作素材,我都把它們寫進了我的書中。”

  大學是周振宇真正開始學習的地方,更加豐富的閱讀資源、開放自由的校園氛圍讓周振宇如魚得水。僅用了大一下學期短短半年時間,周振宇就創作了七萬余字書稿,加上高中時創作的一萬余字作品,準備集結出版,他以為衹要把書寫完了就能出版,並被世人接受、認可。

  “寫完的時候特別興奮,一下子就在網上投了二十多家出版社,衹有一個出版社回了封郵件,說覺得我寫得不錯,但他們是出學術類的,不出文學類的。”

  周振宇第一次遇到了現實的阻礙,他預想到要等工作後才有錢自己出書﹔然而,周振宇又非常幸運,就在他為推遲出書失落的時候,他所在的外國語學院得知了這一情況,為周振宇買單,從有限的工作經費中撥出近三萬元支持新書的出版。

  周振宇說自己在高中是一個悲催的“吊絲”,一個人默默地寫作,少有人閱讀和分享,是大學給了他表達觀點和延伸知識的空間。“我寫書不是為了留名,而想留下思想釋放的印記。”周振宇說,電影《盜夢空間》提到,思想是最富有粘著性的東西,他很有感触,“寫作就是思想凝結的過程,不是為了產生某種思想,而是為了擺脫思想,讓思想成為作品,從母體脫離出來成為獨立的個體。”周振宇在完成新書的同時,又在著手第二本書《尼采和庄子》的寫作。

  和周振宇交流過英語的人都會說他是個“小超人”,有著超凡的語言學習天賦。說來奇怪,平時和人交流的時候,周振宇說話顯得口齒不清,可是一旦說起英語來,就變得口若懸河、激情四射。

  他學習語言的方法是閱讀原文。早在高中的時候,愛讀書的周振宇就讀過了原文版《紅與黑》《老人與海》《瓦爾登湖》,閱讀原文讓他收獲了豐富的詞匯量和理解英語長短句的能力,他開始理解英語的語言美,開始設身處地地用英語思維方式思考問題。在自學德語時,周振宇也是如法炮制,學習了三個月德語後就開始閱讀《共產黨宣言》等德文原著。

  “人腦應該學會轉動,但應自轉而不是公轉。”“某種意義上,勇氣比智力和耐力更加重要。”“追求卓越,成功自會而來。”這是周振宇自創的三句座右銘。他有著超強的執行力,他不參加任何考試輔導班,付出的都是默默、無人知曉的努力。

  大二時備考高級口譯,周振宇貌似沒有專門練習,但是考前兩個月里,300多頁的官方教材被翻了無數遍,在走路、吃飯、上課的任何時候都會在心裡把別人的話當作同音傳譯,在路上看到一則廣告、一句標語,也會下意識地翻譯,甚至從網上找到了歷年的總理記者招待會視頻,譯到和現場翻譯95%相同才肯罷休。

  超人的背後

  努力是隱形的翅膀

  好學

  “不是為了謀生,而是為了證明自己。”去年11月,還是大二學生的周振宇經過選拔和培訓進入鎮江新東方,主講SAT課程,一對一的授課對他而言挑戰不大,今年暑假,他被選拔到宁波新東方,主講托福、六級、考研詞匯,給一大幫年齡比他大的人上課。

  一直生活在象牙塔里的周振宇第一次感到了職場的巨大壓力,追求卓越的他要以巨大的氣場、更多的上課信息量,讓學生感覺到他真的有“料”。在宁波的一個半月時間里,雖然經常一天都要上8小時的課,周振宇晚上還要備課到凌晨一點多,早晨六點不到就又起床繼續備課。“學英語原來還有這樣一種方法,就像一場頭腦風暴。”上過課的學生都這么說。現在,周振宇自創的詞根記憶法已經小有名氣,學生都心服口服地說他很“牛”。

  日常生活中,周振宇和普通大學生一樣,喜歡打遊戲、看電影、健身、玩高科技產品,在客運公司工作的父母儘可能滿足他的物質需求,周振宇坦言,自己在生活上不是特別節儉和刻苦,但在學習和人生目標上絕對是非常勤奮和努力的。

  他上的課

  就像一場“頭腦風暴”

  講課

  畢業想出國

  還試圖建自己的哲學體系

  規划

  “可能會有人好奇為什麼我能做這么多事情,我想強調的一點是,勇氣永遠比才氣重要。沒有對學習的宏偉目標,那么要實現這些目標更是無從談起。”周振宇表示,他還很年輕,想得到世人的認可和接受,對於這本書,“我試圖在其中建立自己的哲學體系,我想把我的體系命名為‘新唯美主義’。或許有人會認為建立所謂的哲學體系屬於狂人之語,但我想如果中國人哪一天再出一個孔子、老子那樣的創立體系的人來,中國人的復興之路也就真正實現了。我絕對不敢自比孔子老子,但我至少勇敢地跨出了一步,我宁可現在被人罵作幼稚狂妄,也不願老來墨守成規。”

  周振宇稱,自己並無刻意去安排自己的時間,但他抓住每一分每一秒,比如吃飯、走路的時間學習、思考。

  剛上大學時周振宇有三個目標:學四門外語,出書,找個女朋友。 如今這三個目標都已經達成,他又給自己定了一個全新的追求目標:申請全額獎學金去美國讀研。

  不過,周振宇向記者坦言,他的真正目標是當一個哲學家兼作家,另外他還談到了諾貝爾文學獎,“用我的思想去表達出一種美,用哲學去表達文學,對於諾貝爾文學獎這個概念現在對我來說當然是很遙遠,但我想不是沒有可能。”

  “語”眾不同

  周振宇的微論點

  “這本書的副標題是一個90後大學生的哲思,我強調90後這個概念是想讓大家知道90後並不意味著膚淺、幼稚、趕潮流。我想人真正的差別在於個人的氣質性情,而不在於代與代之間的年齡間隔。”

  “人生是一場誰也不想到達目的地的旅程,因為這目的地就是死亡,人們之所以應當注重沿途的風景,並非因為這目的地的到達是不確定的,而是因為到達目的地是不可避免的。”

  “人們將脫離群體的個體稱作孤獨的人,但對孤獨的人自己而言,孤獨並非是由個體無法融入群體所致,而是由個體無法尋找到一個與自己相同並能產生共鳴的另一個個體所致。”

  “為妳的失敗找理由,但不要找一個失敗的理由。”

  “比奇蹟更為神奇的是,奇蹟降臨于自己身上。”

  “不是緣分讓我遇見妳,是遇見妳之後,一切都成了緣分。”

  老師評價

  一個孤獨的

  未曾舉手的發言者

  “他有很高的語言學習天賦,比同齡大學生要成熟許多,尤其是在思想層面。”江大英語系副教授蘇建紅這么評價,在他不走尋常路的背後,是一個愛思考、有思想的90後大學生縮影,也是一個孤獨的未曾舉手的發言者形象。

  江大外國語學院院長陳紅從1年多前開始頻繁聽到“周振宇”這個名字,“很多院系的老師、輔導員在聊天時都會提到他,說對他的思想、文字印象深刻,還聽說他有一部沒有出版的書稿。”陳紅開始慢慢得知周振宇的“神奇”。

  對於學院資助出書,陳紅說,“大學要有顆寬容的心,要支持學生共性發展,也要幫助學生個性成長,學院是學生的家園,學院看到周振宇的才華就像父母看到自己的孩子有潛能一樣,我們應該推動一下。”陳紅表示,他們學院對周振宇有這么一個心願:“給通才予土壤,給天才予天空。”

資料來源:北京新浪網
標籤: 學法語

正視多元文化 英國雙語學校崛起

今年9月,英國布萊頓將開設第一所公立的雙語小學。《英國廣播公司》報導,這所雙語學校,將以西班牙語和英語教授國定課綱;這不是英國第一所雙語學校,但與過去的雙語學校大大不同。

在威爾斯,許多中學已開始採用威爾斯語及英語教授課程,但在英格蘭,雙語學校仍十分罕見。第一間以雙語進行課程教學,而非僅提供兩種語言課程的英格蘭學校,位於倫敦。

學習多種語言是敲門磚

今年9月,旺茲沃斯(Wandsworth)的魏克斯小學(Wix Primary School),會有一群接受雙語教學的學生升上6年級。這所雙語學校的構想來自於魏克斯小學和其姐妹校法國戴高樂魏克斯小學(Ecole Charles de Gaulle Wix)的兩名校長。

英國魏克斯小學的校長烏爾史登考夫特(Marc Wolstencroft)表示:「我從2004年起開始於魏克斯服務,當時這間學校表現並不良好。我們和一間法國公立學校的分校共用同一間宿舍,我心想這是兩校建立關係的大好機會,能夠提高教學水準,並在全球教育領域嘗試某些創新之舉,家長會非常感興趣。」

嘗試雙語教學多年過後,魏克斯從一間學生人數稀少的學校,搖身一變為熱門學校,排隊註冊者一位難求。烏爾史登考夫特表示,該校所在地區屬於邊緣地區,實施雙語教學後,該校學生不僅只有來自具有免費營養午餐資格的家庭,也有許多來自經濟較寬裕家庭的學生。

他表示:「每年都有許多人來我們學校參訪,近來還有來自中國大陸的訪客;有許多學校紛紛仿傚我們,提供德文、學法語、俄文和中文的雙語環境。」該校目的是要提供一個「雙文化」的經驗,讓學生學習法國生活為何,體驗法國學生學習不同科目的方式為何。

「兒童需要廣泛的教育,以語言學習來說,越早開始越好。」他表示:「能夠說兩種語言的兒童具有智識和文化上的優勢。我們住在國際化的社會中,提供兒童說另一種語言的機會是相當重要的。」

不讓外語教育停滯

明年,倫敦將設立一所新的雙語學校,強森(Peter Johnson)是該校的校長。這間自主學校朱帝斯科爾(Judith Kerr)小學,將會以德語和英語實施雙語教學。該校是由一群來自南沃克(Southwark)附近的家長所設置,他們對於雙語教育所能帶來的優點具有相當大的信心。

強森有一半德國血統,母親在他成長過程中一直教他說德文,現在他也開始試著要教自己的孩子。他認為,建立一所讓兒童盡早開始語言學習的學校,有其好處。這個國家相當重視英語和數學等基本科目,但是語言和其他科目則較不受重視。該校每學年將招收2班,各25人,預計招生全滿後,學生人數為350人。

2004年,工黨政府廢除GCSE測驗中外國語言為必修科的規定,全英研讀外國語言的學生人數開始減少。強森表示,政府取消外國語言為必修,讓外國語言成為一種「菁英」科目,只有私立學校會對這些語言科目投以更多關注。他表示,原本興盛的語言學習開始衰退,讓語言學習變成一種菁英活動。鼓勵他創建這所學校的動機之一,就是要挑戰這種觀點。

引領學童理解跨文化

康福(Therese Comfort)是CfBT教育基金會的小學語言教育主席。該基金會是一所提供教育服務及管理學校的英國慈善團體。

要讓兒童在中學時順利學習外國語言,要從小學開始。如果兒童在小學時就獲得了學習外國語言的正面經驗,他們會獲得動力,希望能夠學習更多。她表示,雖然無法在英國全面推廣雙語教學模式,但能夠推動在諸如體育、音樂和藝術等課程中,帶進語言教育。

康福認為,兒童可以在學法語和外語的過程中,理解如何學習語言、如何造句、使用文法和片語書。他們也獲得了跨文化的理解,生活在充斥著異文化的世界,人們說不同的語言、擁有不同背景;學習不同語言能幫助學生理解不同國家的兒童。

標籤: 學法語

高雄公益場 偏鄉孩童看太陽劇團 驚呼連連

五千名高雄市偏鄉學校學童,昨天收到一份高雄市長陳菊贈送的最特別開學禮物,到高雄巨蛋欣賞太陽劇團《藝界人生》公益教育場演出;充滿奇幻色彩的聲光秀,驚險刺激的雜技和令人難以置信的特技,令孩子們驚呼連連,小丑下台互動,用英語、學法語、義大利逗得大家笑聲不斷。

那瑪夏、桃源地區的孩子們昨晨六時就起床梳洗,想到要去巨蛋看馬戲團就興奮不已。交通中斷,他們要從嘉義繞道進入高雄,四小時車程毫無疲累感,一路上吱吱喳喳討論著。

那瑪夏國小學童李彼得與王少風討論「會不會有獅子老虎」、「會不會跳火圈」、「一定會有小丑啦」;茂林國小學童林詩涵、詹雨彤則討論著心目中的馬戲團。

第一次看劇場表演的那瑪夏區民權國小孩子們開心說:「前天知道可以看表演,興奮得睡不著覺。」

陳菊表示,為縮短城鄉差距,偏鄉及弱勢族群也能享受藝文表演,特別安排這場公益場,動用一百卅四輛遊覽車,接送四十九校、五千名師生來看國際級藝術表演;表演前,陳菊致贈鳳梨酥給太陽劇團,原鄉學童也贈送手工藝品,感謝太陽劇團力挺公益場演出。

節目中,小丑們穿梭在舞台和觀眾席間,用英語、學法語、義大利語等多種語言說笑打鬧,還隨機邀請觀眾參與客串節目,盡情搞笑或小小整人遊戲,逗得觀眾們哄堂大笑。

這場公益教育場由高市文化局、教育局、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籌備處及財團法人高雄市文化基金會共同辦理,邀請偏鄉師生欣賞國際級作品,讓偏鄉的孩子們領略不凡藝術之旅。

資料來源:中國時報 

標籤: 學法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