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文、德語、法文、法語
English Sentence Loading...
英语句子加载中...

龍應台:公共教育更重要

2009-06-25 南方報業網

他們是這樣上語文課的嗎?


南方周末:
孩子有這種意識是跟個人的家庭教育有關系呢,還是跟公共教育也有關系?


龍應台:
家庭是一個面,可能公共教育更重要。我也觀察到他的學校教育,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安德烈10歲那年,有天他特別高興,說他們全班同學不用去上學,而是要去看戲,看《愛麗斯漫游仙境》。他看完回來說,同學們討論過了,這個戲不好看,因為《愛麗斯漫游仙境》竟然把角色全換成同性戀。我說,難道你們是因為他演同性戀而不高興嗎?他說不是,他們只是覺得表現得不好。我說,你們覺得演員表現得不好,那要不要表達意見?結果他們真的跟老師討論他們對這個戲的看法,老師就鼓勵這些孩子們給那個導演寫封信,表達他們的評論。導演立即給他們寫了回信,並且邀請全班同學在某天下午到劇院見面。

這班10歲的孩子再次來到劇院,在劇院的一個房間里坐下來的時候,導演、編劇、演員全在現場,跟這15個10歲的孩子仔細地討論這個劇。

所以這種知性討論的氣氛不只是發生在家庭里,也發生在社會里。


南方周末:
這種情形是例外的,還是常規的、日常的?


龍應台:
至少我所親身觀察到的這兩個孩子的成長過程里,這種開放的、思辨的氣氛是日常的,而且他們小學的時候在課堂里就常常要做口頭報告和演講。他們是一直演講過來的,演講不是去背東西,而是老師給一個題目,然後他們自己去搜集資料,研究,自己寫出一個報告當眾演講,這個訓練在他們的學校里一直都有。我記得菲利普十二歲那年講過老子;高三那年,歷史課上還作過一場一小時的演講,題目是“台海兩岸關系”。


南方周末:
他們學校里有這種專門的課麼?比方說公民課、道德課這樣的課。


龍應台:
我曾經仔細問過安德烈:你們德國的教育系統里,公民教育是怎麼做的。我發現,他們的公民教育不僅只是在公民課里,而是把公民教育滲透進入所有學科里。

比如三年級的孩子開始學英文,五年級開始學法文,你會以為這兩科應該是專學語文的,但是我發現在語文課本里……比如說英文一個課文故事,講倫敦某個街上的一位史密斯老太太有一天突然在廚房里暈倒了,她隔壁的鄰居怎麼打電話給消防局,然後消防局怎麼來救她,她的街坊鄰居為她做了一些什麼事情,給她送湯送藥什麼的。三年級的孩子在學英語,但他在學英語的同時,學的是社區里的守望相助。

另外一個例子:比如說他的德文課,德文課等于大陸中文課還是國語課?


南方周末:
語文課。


龍應台:
我記得安德烈17歲高二時,說他們在德文課上讀布萊希特的一個劇本《伽利略》。我很好奇,你們老師怎麼教這個劇本呢?而且討論的重點放在哪里?布萊希特的劇本寫的是伽利略發現了地球的原理,但是這個原理是教會所不容的。我們平常所學的是伽利略如何如何堅持他的理論,可是布萊希特寫這個劇本可不是這樣呈現的。

安德烈說,布萊希特有一個獨特的呈現,他寫的伽利略面臨兩個選擇,就是當教會不容許他的這種理論的時候,伽利略的兩個選擇是:第一,我跟你硬碰硬,為了我的偉大的原則我被教會迫害而死;另外一個選擇,是我對你屈服來保存我自己,可是保存了我自己之後我還有更多的發現、更大的貢獻、更大的顛覆要做。劇本的結局是伽利略選擇了後者,而選擇後者的時候會被當時的很多人認為你“變節”,你屈服了,但是他是為了一個更大更重要的東西。

我問他,在你們同學課堂的討論里,最核心的是什麼?他說,課堂討論到最後的核心就是個人跟群體之間的關系問題,面對教廷或國家這種巨大的機器,個人什麼時候要抗爭、要犧牲,什麼時候是可以妥協、可以退讓的。布萊希特寫伽利略是在影射納粹法西斯,他自己是個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1947年在美國還被做過“忠誠調查”,所以對個人與國家機器之間的緊張關系,他非常關注。

我聽來驚心動魄,這群17歲孩子是這樣在上語文課嗎?個人面對國家機器如何自處,不正是公民教育最核心的題目嗎?


南方周末:
大陸有一種課叫做德育課,現在叫思想品德課。


龍應台:
他們有一個叫倫理課,或者宗教課,學生可以自由選擇。如果你家庭基督教信仰比較濃厚,你可能選宗教課。有的家庭覺得不要受宗教影響,就去選倫理課。在倫理課里頭討論的其實就是這些問題,價值和道德問題。


南方周末:
比如說這些學生是穆斯林,那宗教課怎麼辦?


龍應台:
有另外的課。而且連天主教跟基督教都不一樣,它都會有分流。


南方周末:
實際上你是在有意識的傳達這種公共的議題?


龍應台:
也不。主要是和他溝通。但是因為在他的成長教育里,公共議題或說公民意識里的種種問題就是他學養的一部分,因此自然而然就成為我們的談話內容之一了。有些不是公共的,譬如《獨立宣言》那一篇,就是很私人的,我在上海的很慘烈的經驗。


南方周末:
我發現,安德烈和菲利普兩個人對階級都有些敏感?


龍應台:
對。菲利普在香港生活兩年,特別強烈地感受到香港的階級意識,他很愛香港,卻非常不喜歡這點,安德烈也是。兩個人都有一點反精英、反階級意識。我也問他們說,這種意識是你們個人的,還是代表相當多的你的朋友的?他們都說相當能代表他們跟他們的朋友。這種平等意識蠻強的。


學校沒有升旗儀式


南方周末:
他們成長的德國小鎮是什麼樣的?


龍應台:
叫克倫堡,在法蘭克福近郊。法蘭克福是金融中心,這小鎮里住著很多銀行家、律師、醫師,是個有名的富人住的小鎮。我們家在的那條街,還算是“正常人”住的街。他們的學校是個公立學校,他們就會觀察到中上階層家庭的孩子們跟土耳其移民家庭的孩子之間的矛盾。他們對勢利的人比較反感。


南方周末:
書里也碰觸到很多關于國家認同和民族主義的議題。是他們自己產生的這個問題,還是……


龍應台:
他們自己產生這個問題的。因為在德國長大,這是一個很普遍的問題,大概跟其他大部分的國家里長大的孩子都不一樣。

安德烈對這個議題就特別敏銳。他講到,在一場球賽之後,勝利的一方如果是美國人,他們會一面喝酒一面高興地大喊“美國第一”;但是如果是一群德國人在喊“德國第一”的話,就會舉座側目。他這一代德國人,對自己作為德國人的這個身份一直是非常尷尬,不知如何處理。他們的成長過程里,從來沒有對國旗致敬過也沒唱過國歌,學校里沒有過升旗典禮。


南方周末:
現在還是這樣嗎?


龍應台:
還是,而且整個社會還是“逃避莊嚴”的。我去參加了安德烈的高中畢業典禮,他們高中畢業的重要性是超過大學畢業的,有點是少年的“成年禮”。但我也沒看到什麼很隆重的典禮儀式,我就非常驚訝。安德烈也觀察到了,他說:“媽,難道你還沒有注意過嗎?德國人是永遠逃避這種莊嚴儀式的。”因為納粹的整體美學,就是透過所謂的莊嚴的儀式來表達的。


南方周末:
德國的這種現狀,大家都接受嗎?畢竟他們的國旗、國歌都已經不是納粹時代的了。


龍應台:
對。有反彈。因為這種壓抑時間太長了。所以到了他們這一代,很多年輕人開始覺得,“夠了吧?”


南方周末:
德國人淡化國族的意識是因為有原罪,但在你跟他的溝通中,即使沒有這個前提,你也是希望有超越這個國族意識以外的另一層意識。


龍應台:
我希望他超越國族意識。

從帶這兩個孩子的時間里我觀察到三代德國人。第一代是安德烈的爺爺輩,他們在國家主義的熏陶下長大,成就了納粹的統治;然後是1968年的一代,起來對上一代批判,主張相反的東西:解放、自由,摒棄民族主義、逃避國家主義、拒絕權威等等,這代人成為安德烈這個年齡層的老師們;于是安德烈這代人就在強烈反對權威、反對莊嚴儀式、不對國旗敬禮的文化中長大,等到安德烈這一代人長大了,成熟了,他們又開始反思跟檢討他們的老師輩,就是說,他們也不見得要照單全收你1968年代的那一套。

我自己在台灣的那種威權政治下成長,經過了國家強烈塑造的那個過程,所以對國家和民族這東西是極其戒備的。歷史匯聚到一塊去了,在這一點上,我這個1950年代在台灣成長的母親和1990年代德國的兒子之間,竟然有了對話的歷史基礎。


南方周末:
你應該也處于他老師那個層級。


龍應台:
某些層面確實是,但我覺得,我對于我的父母這一代人,可能比他們多一點理解和憐惜吧,不論是海峽的此岸或彼岸。

當你的國家被侵略的時候,要團結起來,抵御外侮──但客觀地說,有一些所謂“外侮”,是政治野心家制造的,因為這東西最容易拿來鞏固權力,它往往是統治術的一部分。所以對于國家主義、民族情緒什麼的,我的懷疑是相當深的。


南方周末:
你會容忍孩子們的“不正確”嗎?要是他們有一種不正確。


龍應台:
我們常爭執啊。他們也常批評我呢。譬如說有一次,我跟菲利普在看台灣的電視新聞,我邊看邊罵,說怎麼這麼差的新聞編輯,這麼偏頗,簡直不堪忍受。他冷冷地說,去改造他呀,別只罵不做。他覺得我的行動力不夠。然後我們就會談到知識分子和行動者之間的界線,他們不見得同意我的看法。安德烈就會覺得我身上還有太多知識分子的“身段”。

再譬如說,對于生活態度,《親愛的安德烈》里,我們的差異特別突出。安德烈覺得我缺乏生活美學。我也承認。

菲利普對“左”很有看法。所謂“左”,指的是西方的“左”,不是大陸的“左”。他十六歲的時候,在法蘭克福一個有名的左派報紙作實習生,那時好像還很欣賞歐洲的左派思潮。現在他十九歲了,他會告訴你,德國的左派完蛋了,走極端,而且毫無新意,空洞的意識型態領軍,連綠黨都相當地空中樓閣,他覺得很“幼稚”。他會跟你說,很多的現實不是你用那種極左的浪漫主義可以解決的。

這哪里輪得到我不容忍啊?他們都有自己的看法,有時候比我還要懂得多。我所希望的是:第一,他們能思考、是獨立地思考;第二,有寬容的精神──在這兩個基礎上,他們無論做什麼選擇,我都能夠接受。


資料來源:http://news.sina.com.hk/cgi-bin/nw/show.cgi/9/1/1/1179526/1.html

更多關於語言學習,請找台中夏爾

引用通告地址: 點擊獲取引用地址
標籤: 德文 德語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912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