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文、德語、法文、法語
English Sentence Loading...
英语句子加载中...

瘋狂德語(二):動詞放最後的從句

不會德語的人,永遠不會理解這種「德國式」的無奈……
「Ich habe gelesen, dass ein Intensivtäter den Mordversuch an einem Polizeioberkommissar gestanden」(我讀到,那個重刑犯承認企圖謀殺一名警官。德文原文中少了時態動詞」),紅對一名德國朋友說,他們討論的是不久前發生的一起惡性事件。紅在讀博士學位,經常看德國報紙,能用一口流利的德文和朋友們談政治、經濟,但就是總會忘記放在從句最後面的動詞。
這並不是個別事件,吳先生有一位德文是母語的太太,結婚幾十年了,在德國也住了幾十年了,經常聽吳先生說這樣的半截話:「Wir wussten nicht, dass er letztes Jahr in den USA gewesen。」(我們不知道,他去年去過美國。德文原文中缺少時態動詞)語言天分吳先生一點都不缺,母語中文自不必說,他還說一口非常完美的英文和另外一種歐洲語言。但是就是德語語法怎麼也搞不通。
這裡需要給不會德語的人解釋一下,本來在一句話中,動詞的位置應該放在比較前面的地方,也就是主語後面,但是德語裡的從句反其道而行之,動詞被生生挪到了一句話的最後。當一句從句很長的時候,等到說到句子結尾時,早已經忘了前面的主語是你、我還是他,也就無從知道如何變格。
比如我學語言那會兒,在大街上碰到同學,兩個人聊起另外一個學生,我說:「Ich habe von Maria gehört, dass sie am Freitag nächster Woche um 16 Uhr mit ihren Freunden zu einem großen Abschlussfest in der großen Sporthalle am Fluss.」(我聽Maria說,她星期五16點的時候和她的朋友們一起……河邊的那個大型體育大廳)當我費了好半天勁把這麼多話都說出來之後,我經常會看到對方仍然在盯著我,似乎在期待甚麼。「糟糕,我又沒有把句子說完。」我心裏想,然後思維就開始飛快地在腦袋裡逆流而上,苦尋句子的開頭:「……dass sie……」第三人稱,現代時,動詞原形是gehen(去),啊!找到了,就是geht。這句話如果一個字一個字地翻譯成中文,就成了:「我聽Maria說,她星期五16點的時候和她的朋友們一起河邊的那個大型體育大廳去。」生生把動詞「去」放在了最後!
幸運的是,即使我忘記了動詞,大部份時候人們還是能猜出來我是甚麼意思。當我在思維的長河裡奮力游向源頭,尋找句子的起點時,大部份德國人都很有耐心地等著,雖然他們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理解我是在幹甚麼,也不能理解為甚麼從句會這麼難。那當然了,他們這裡連幾歲的小朋友張口都是拽幾句語法超正確的從句,德國人自然不能理解,我都這麼大的人了,怎麼還得想這麼半天呢?而我呢,在一次次思維回游的訓練中,已經練得進退自如,不用再想,詞自己就到了嘴邊。
記得學德語時讀到的一個笑話,說有一個中國導遊,會德語,隨團在德國旅遊做翻譯,一路上都是德國導遊講解,他翻譯成中文,遊客們都很滿意。有一天,當德方導遊在一個景點講解的時候,說了很長時間了,這個翻譯還不說話。有個遊客就問:快告訴我們,他在講甚麼?翻譯說:別打擾我,我在等著聽他說的最後的那個動詞是甚麼。
不過我發現,很多德國人也不是次次都遵守從句規則,比如:Ich weiß, du bist sehr traurig(我知道,你很悲傷),這裡就沒有用dass,而是直接說「你很悲傷」了。不知道是不是德國人自己也覺得比較麻煩?
掰著手指算一算,這個世界上到底有幾種語言把從句裡的動詞挪到最後的?這完全打破了人的正常思維順序。很多人都說德語難,我看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這些奇奇怪怪的規定。
這些規定有時候也把德國人自己絆住了。我的鄰居年輕的時候做同聲翻譯,從德文翻譯到西班牙文,她給我講了一個很有意思的故事。一次,一位做報告的德國人在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用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從句,動詞是最後才出來的,這個德國人又花了幾秒鐘思考來找到合適的動詞,之後擲地有聲地說了出來,他期待著翻譯也來一個同樣精彩的結尾,但是我的這位鄰居在他說出這個動詞之前就已經結束了翻譯,看到那個做報告的人在期待地看著她,她只能說:「我已經翻譯完了。」
原來,問題就在從句的詞序上,西班牙語和其它語言一樣,動詞是跟在主語後面的,就是說,說一句話要很快就把動詞說出來,之後才是其它部份,在同聲翻譯的時候,是不能一語不發地等上幾十秒鐘,等到這位德國人最後把動詞說出來,再翻譯。所以我的鄰居根據整個報告的意思,事先猜到了做報告的人會說哪個詞,於是先把這個詞翻譯出來,再翻譯其它部份,所以當這個德國人來了一個有力的結尾時,對於說西班牙語的聽眾來說,已經一點感覺都沒有了。
當然,我的鄰居很幸運,她猜對了。不過,如果那個人出乎意料地在動詞前面加了一個nicht(不)的話,那對同聲翻譯來說,可真是個大災難了。

資料來源: www.epochtimes.com/b5/12/10/14/n3705598.htm%E7%98%8B%E7%8B%82%E5%BE%B7%E8%AA%9E%EF%BC%88%E4%BA%8C%EF%BC%89-%E5%8B%95%E8%A9%9E%E6%94%BE%E6%9C%80%E5%BE%8C%E7%9A%84%E5%BE%9E%E5%8F%A5.html
引用通告地址: 點擊獲取引用地址
標籤: 德文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556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