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文、德語、法文、法語
English Sentence Loading...
英语句子加载中...

記者來鴻:這是法語的一畝三分地!

加拿大北部的魁北克,法語是主要官方語言。說英語的人已經「輸」了,「語言警察」為什麼還是不依不饒呢?在蒙特利爾的獨立撰稿人麥林德爾說,去年,主張獨立的魁北克人黨選舉獲勝重新執掌政權,英語、法語之爭的戰火重新燃起。
「媽媽,老師說了,不准看《哈利·波特》」。
相關内容
魁北克省長選舉慶祝集會發生槍擊
加拿大魁北克省將恢復石棉礦開採
魁北克省擬斥巨資開發北部荒原
一天,女兒下學回家,進門後立刻告訴我。當時女兒只有八歲,在蒙特利爾一家法語學校上學。那天早晨,她把自己最喜愛的小說裝進書包帶去了學校。
但是,老師告訴她,學校裏禁止看英文書,課間在操場上看也不行。
我們剛剛搬到加拿大的魁北克省時間不是太長,這樣的語言警戒對我來說還是新鮮事。
記得當年我在蘇格蘭讀小學的時候,如果有人帶了一本外語書去學校,會被學校看作天才。
但是,在魁北克就不是這樣了。在魁北克,語言是一個極端敏感的問題。
說法語人的,被那些「該死的說英語的人」包圍著,費盡了心血要在北美保護住這塊「莫里哀語」的地盤。
1980和1995年,魁北克曾經兩次試圖獨立。1970年代後期引進的語言法案規定,從教育到商店標牌,一切必須使用法語。
 
經常可以看到人們曬曬說法語的自豪感
法語大三倍
在魁北克這個地方,有所謂的「語言警察」在商店巡邏,檢查標牌上的法語是不是至少要比其他語言---特別是英語---大三倍。
直到去年,說法語和說英語的人好像是在一種不太自然的停火狀態下共存著。那些還沒有逃出魁北克的說英語的人適應了新規矩,下了更大的功夫說法語
但是,隨著主張獨立的「魁北克人黨」選舉獲勝重新掌權,語言之爭的戰火又被重新燃起。
當時,(魁北克人黨領導人馬麗奧斯獲勝後在蒙特利爾音樂廳向支持者發表演講),一名孤身槍手開槍,打死一名技術人員。槍手高呼,「說英語的人正在覺醒!」
 
雙語路標很常見,但法語一定要更醒目
語言分水嶺兩邊的人對此都感到很震驚、難過。但是自此以後,魁北克民族主義派試圖引進新的法律,進一步削弱在學校、醫院、商店等地方使用英語,這激怒了說英語的社區。
與此同時,「語言警察」也沒閒著。最近,「語言警察」在蒙特利爾一家意大利餐館要封殺餐單上的「pasta」(意大利面)一詞,使魁北克成了加拿大舉國上下的笑柄。這一事例後來被人稱為「意大利面門」。
還有其他一些事例更加令人擔憂。去年10月,一則報道讓蒙特利爾人非常憤怒。
報道說,醫護人員試圖強迫一位抽搐發作的幼兒的父親說法語,這位父親盡了最大的努力,但是,他無法理解醫療術語。他說,醫護人員拒絕為他翻譯。
有時候,雙方還真動了手。比如說這個案子吧。一位身強體壯的地鐵工作人員厭煩了別人總是用英語找她買票,據說,一次,她放下手中的毛衣針,站起身,把乘客腦袋夾在腋下摔起了跤。
所有這一切,真的不是加拿大風格。
 
魁北克人黨1970年帶引進法案,規定法語是官方語言
有什麼可怕的?
事實上,經常感覺魁北克好像存在於自己的文化泡沫中。在這兒呆上一段時間,融入獨特的法語媒體,總體效果類似於呆在迴音室。
魁北克有自己在別的地方並不知名的明星;多倫多是一個到處都是「方腦袋」--說英語的加拿大人--的外國;聯邦首都渥太華……渥太什麼?
所有這些看似漠然、實則經過深思熟慮的表象其實都有原因。我的魁北克人老公認為,這一切都要追溯到說法語的人被勢力強大的說英語的人所統治的那段歷史時期。
好幾百年來,說法語的人一直有深深的自卑感。現在,贏回了使用自己的語言生活、工作、統治的權力,他們下定決心「寸土不讓」。
但是,恫嚇之下的魁北克英語一族其實並不是危險的對手。
正如蒙特利爾一位畫家在一張尖銳的漫畫中刻畫的那樣:一位嚇呆了的魁北克人站在椅子上、指著一隻說英語的老鼠。
他到不妨是指著一位手中抱著《哈利·波特》的小女孩兒。這根本不應該算是什麼威脅吧。
 
資料來源;BBC 
引用通告地址: 點擊獲取引用地址
標籤: 法語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599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