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文、德語、法文、法語
English Sentence Loading...
英语句子加载中...

Qui es-tu(你是誰)

自由時報/顏寧儀/2009.07.28


我原先不曉得她的名字,大家喊她QuiQui,我不知道怎麼發音,KiKi嗎?我不很確定,後來才知道曾旅居巴黎三年的QuiQui,以法語中的「誰」(Qui)為自己命名的。有一天,QuiQui給我寫了一封信,寄信人是Debra Cheng,我才改口喊她Debra,喊到後來有點繞舌,乾脆叫她黛芭。直至今日,黛芭黛芭地叫,改不了口。

黛芭上個月飛到德國法蘭克福參展,為自家產品在國際間保持露臉的機會,其實她已經結婚,與美國夫婿婚前有默契,供應她每年回台灣兩次、飛德國兩次。因此,我與黛芭見面的機會也是兩次,一在寒假、另一在暑假。當彼此了解還不深刻時,我對她這個人是持有一點疑慮的,一個五十四年次的女人,沒有小孩、沒有工作、不用奉養公婆,整天在家無所事事。只要還有一點良心,堅守相夫教子崗位的傳統女性對她的行為絕對同仇敵愾,或者說有些妒羨在心也亦未可知。我還未婚,無法預料以後的婚姻生活比她更囂張或是比她還委屈,所以我尚無法決定不齒或者認同她的作為。但是我母親一生操持家務,父親的裁縫店忙不過來時她要幫忙裁剪、熨燙、車布邊,再匆匆趕回家煮飯、洗小孩,還得睜大眼皮識時務,避開公婆情緒不佳的時刻。在我家經濟最困頓之際,她背著弟弟,牽著我、哥哥、姊姊到夜市擺攤做生意,生意所得全部繳國庫,無法為自己或小孩添購任何一己俬傢。這樣子的女人,是我眼中台灣女人的縮影,我朋友、同學、同事、鄰居的媽媽都是這樣,沒有人例外。

連黛芭的母親也不例外,她老人家長年受風濕症所苦,前一夜痛徹心扉,躺在床上翻滾哀號聲不斷,隔天完全沒事樣笑嘻嘻上自家工廠去。黛芭與自己的母親親近,照理說,擅長忍辱負重的女人所調教出來的女兒應與自己差不到哪裡去,怎麼黛芭這樣敢,這樣違背母親的教養路線?


從經典中尋找力量

黛芭曾跟我說,她是來報恩的。我不明所以,楞楞地望著她。她說,那一天她母親蹲著洗衣服,突然感覺得下體一陣濕濡,往下一探,裝在肚皮裡的女兒已然呱呱墜地,沒有半點疼痛。不曉得是與生俱來對親情敏感亦或是獨具慧命,她因父親一場急病而親近佛法。當醫生告知準備辦理後事時,她前往一座佛寺參拜,暗自與諸佛商議,願以一年素齋以換得父親的健康。出家師父給了她半夜三點持誦《藥師經》的功課,連續兩個星期,夜夜三點起床誦經,父親奇蹟似地出院,活跳跳,不像瀕臨死亡的人。人救活了,公司卻陷入破產或是負責人要不要逃亡的抉擇。那段日子雖然很苦,但有父親同在,無形中給她勇氣獨撐大局。近億的債務,近百的利息,連續六年,彷彿活在地獄裡,永劫不復。那時的她談著一場又一場無疾而終或對方劈腿的戀愛,搞得她生不如死,每天早上醒來的瞬間,她在心裡流淚:「我怎麼還活著?」

苦沒有出口,每次飛德國總是跟保險公司保最高的額度,祈求那些荒謬可怖的願望。願望不曾實現,沒有選擇之下走入當初給她力量的佛寺,她跪在蒲團上望著堂前的菩薩痛哭失聲,像在跟母親抱怨,我的生命怎麼那樣苦。師父又給她一項功課,去,去誦《地藏經》。《地藏經》又長又苦,又是地獄又是因果,初接觸的人嚇到半夜頻頻做惡夢。

黛芭初誦沒有害怕,她於經典中一點一滴明白,似乎釋懷,又說不上來釋懷什麼。經典裡最經典的在於光目女發大願救墮地獄的母親,這與黛芭一心向著家人不謀而合,她感念光目女為母發如是大願,她也要為父親發廣大誓願,每天持誦不曾間斷,儘管搭飛機坐火車,隨身攜帶一本《地藏經》,不管鄰座投以奇異的眼光。


走出絕境了無罣礙

在經典的加持下,不,應該說,在身為一名女兒真心不二的孝心下,她敬愛的父親健康地多活五年又幾天後往生淨土,臨終前,黛芭有感,持誦《地藏經》中冥冥感知父親前來道別,睜眼之時,病房傳來家人痛哭失聲的心碎。直至今日,黛芭仍然無法使用完整的句子聊父親,那是一整輩子也密不住的傷口。她還有執著,她還在尋找解開執著的金鑰。

父親往生約莫半年,她認識了任職政府機關的先生,一個在美,一個在台,兩人靠電話、使蓋屁和眉兒往返六個月,決定相守終生。婚前跟先生坦白:「我背鉅債、我不生小孩、我不工作。」當時還是男朋友身分的他在一個不工作的週末上醫院做了結紮手術。就在黛芭飛往美國前一個月,鉅債被不可思議地還掉,還用餘款買了一間大坪數的公寓供家人同住,她終於安心啟程,沒有罣礙。眾菩薩考驗她的耐性數年,然後當因緣俱足,一切絕境都在「奇蹟」之下完完全全地消失了。海闊天空、雲淡風輕、逍遙自在是她目前生活的寫照。

信仰基督的先生空出一間明亮的側廳給黛芭布置簡易佛堂,供她安心且優雅地誦經。每天早上爬不起來的黛芭終於在先生出門工作後,起床盥洗用過早餐,進佛堂做功課,每日不間斷。三不五時還得用電話陪伴失婚或沮喪的友人,偶爾也要出門給朋友或家人一點鼓勵或安慰。修行精進是她無法工作的最大理由,我後來才明白。完美丈夫則是菩薩派來彌補她上半輩子做為一名女兒(身)所承受的艱忍和苦楚,我是這樣解讀的。

在我人生的最低潮,黛芭扮演善知識的角色闖進我的生命,我得以在布滿荊棘的荒林裡全身而退,不傷一毛一髮。若有人問,Qui es-tu?願意的話去翻一遍《地藏經》就知道了。●


資料來源: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jul/28/today-article1.htm

引用通告地址: 點擊獲取引用地址
標籤: 法語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100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