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文、德語、法文、法語
English Sentence Loading...
英语句子加载中...

大學教師 酒家學師

sina新浪香港/明報/記者 謝凱瑩/2009.08.12


【明報專訊】外表斯文,說話輕柔,一看在大學兼職教日語的「孟老師」孟金瑤便知是個文人。她中五畢業後做過教師、秘書,操一口流利英語、日語,40多歲跑回大學念書,以一級榮譽畢業,上半生活得精彩。3年前,52歲的她,對家鄉杭州菜一試難忘,於是踏入杭州酒家的廚房拜師學廚,由低做起,不怕捱、不怕苦,收起斯文的一面,由洗碗、傳菜到下廚,在一班「廚房佬」中間穿梭,流下不少汗水,換來一手好廚藝,她給90多歲的媽媽送上了家鄉的味道,還為日本人開辦料理教室,弘揚中國飲食文化。

饞嘴的孟金瑤是浙江人,4年前偶然看到報章介紹杭州酒家,心血來潮想回味家鄉菜,怎料一試便愛上這酒家,尤其與份屬同鄉的老闆兼行政總廚吳瑞康格外投契。「幫襯」一年後,一次與媽媽再去吃飯,師傅允許她參觀廚房,之後她要求到酒樓工作,不要人工也想學師,「得閒可唔可以畀我入嚟學嘢,洗吓碗?」2006年4月21日,孟金瑤拜師吳瑞康門下,學做上海菜、杭州菜,正式成為「學師仔」。

一周「上班」7天 不領薪水

做教師、秘書,全是文職工作,孟金瑤平時在家中雖經常下廚,畢竟酒樓廚房卻是個「戰場」,油煙四起,人們總是粗聲粗氣,與她的性格形成強烈對比,「一開工,我都會粗聲大叫」。初踏進廚房,她感到又熱又不安,面對爐頭冒出的熊熊烈火,汗流浹背,就連身上銀包內的銀紙,都沾滿汗水全部濕透,「連續3日,一返到屋企,開大個冷氣都散唔到熱,熱到連飯都食唔落」。

廚房內根本沒有人有空教她,因此她選擇「自動補位」,沒有人洗碗,她洗;沒有人「執碼」,她執,有空檔便站在一旁,看師傅炒菜,從中偷師,師傅有時亦會找她試味。她笑言,天生擁有「皇帝舌」,一試便可以試出菜肴用了什麼料、或者有沒有問題,除了學習如何做菜,她更慢慢成為酒家的「品質總監」,「有一次煮了一大煲老鴨湯,少少酸味我都試得出,後來發現原來有人將醋當成酒」。

「我嚟玩之嘛!」孟金瑤輕鬆地說。但如此辛勞也能玩上3年多,她玩得來是很認真的。

她現於港大及浸大語文中心兼職教日語,也有日本人學生跟她學普通話,有時為興趣,亦會教一些居港的日本太太做中國菜,開辦「料理教室」,「日本人好鍾意食上海菜,我在酒樓學咗專業做法,會轉化成家庭料理,教佢哋煮」。

平日上午要跟學生上課,她說,只要一下課便趕回酒家,換T恤、穿圍裙,然後在廚房由午市忙到晚市,午休便到咖啡室評卷、看書,沒半句怨言。孟老師暑假期間比較閒,現在一星期7天上班,沒有薪水也不計較,「唔計錢,但有興趣,可以無包袱,真心學到嘢;一計錢,就會計住自己付出咗幾多」。

教日僑煮菜 介紹日本領事到訪

由顧客變成徒弟,吳瑞康師傅反稱呼徒弟做「孟老師」,「我一世人都無諗過會收個老師做徒弟!」他說,大家每晚做到11時許便收爐回家休息,但「孟老師」卻經常獨個兒留在廚房練習,「佢唔畀我留喺度,但係自己成日12點幾、1點先肯走」,而交遊廣闊的「孟老師」更為酒樓帶來不少生意,「佢有好多日本朋友,日本領事都係佢介紹嚟!」

學師3年,她已有機會給客人炒飯、炒菜,撚手菜有四喜烤麩、炒四季豆等。這樣認真學習,何時才可學滿師呢?孟金瑤像個小女孩在師傅面前撒嬌,「我永遠都唔會滿師o架,因為滿師即係要走,我唔想走!」


資料來源:news.sina.com.hk/cgi-bin/nw/show.cgi/2/1/1/1229319/1.html


引用通告地址: 點擊獲取引用地址
標籤: 日語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880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