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文、德語、法文、法語
English Sentence Loading...
英语句子加载中...

駐外記者兩盒清涼油“打天下”

 新華網/劉瑞常/2009.09.15

我在新華社從事新聞工作30多年,其中在國外工作近20年,曾先後在智利、尼加拉瓜、委內瑞拉、巴西和西班牙等5個分社任首席記者。回想國外記者生涯,酸甜苦辣盡嘗。在尼加拉瓜分社因吃飯問題發過愁,但後來用清涼油“打天下”,解決了吃飯問題。

不知內情的人總是誤認為駐外記者,尤其是新華社駐外記者,是一樁樂趣橫生的美差。其實不然。駐外記者是具有一定危險的差使。筆者在國外工作和生活多年,體會頗深。

現在回想起來,在尼加拉瓜那段時間是我駐外工作期間最困難的時期。別看尼加拉瓜是一個面積只有13萬平方公裏、人口300萬的中美洲小國,20世紀七八十年代它卻是美國和蘇聯兩個超級大國爭奪霸權的角逐地,戰略地位十分重要。蘇聯支持的尼加拉瓜左翼的桑地諾政府和美國扶持的反政府武裝兵戎相見,戰火紛飛,因此,那裏曾經是世界熱點地區。

1985年,在我年近不惑之時,總社把我從新華社駐智利分社調到尼加拉瓜分社任首席記者。當時,中國與尼加拉瓜沒有外交關係,桑地諾政府在1979年取得革命勝利上臺執政一段時間內,仍然與臺灣保持所謂的“外交關係”。奧爾特加總統領導的桑地諾政府後來與我國建交,但在1990年奧爾特加大選失敗下臺後,右翼的尼加拉瓜政府又與臺灣“復交”,並與我斷交。雖然左翼的尼加拉瓜前總統奧爾特加在2007年1月贏得大選重新上臺執政,但至今仍未與我建交。

在沒有與我國建交的國家工作,條件一般要比與我有外交關係的國家工作條件差一些。在硝煙彌漫、炮聲隆隆、經濟蕭條的尼加拉瓜工作,條件就更差。這個國家天天戰事不斷,反政府武裝經常襲擊一些城鎮和鄉村,與政府軍發生武裝衝突。而作為記者,其天職就是哪裏有新聞就往哪裏跑,要到現場採訪,其危險程度不言而喻。

回想起我在尼加拉瓜分社工作期間,為了維持分社的正常運轉和分社人員的正常生活,還真是多虧中國的清涼油。

尼加拉瓜首都馬那瓜特別荒涼,根本不像個城市,到處都是殘垣斷壁,以及齊腰高的大片荒草。馬那瓜曾經于1972年發生大地震,造成1萬多人傷亡,全城高樓大廈大部分都倒塌。後來,由于連年戰爭和經濟困難,馬那瓜就沒有重建,到處都能看到因地震而倒塌的長滿野草的殘破樓房。另外,尼加拉瓜蚊子特別多,還多次爆發過熱帶病——登革熱。中國的清涼油驅逐蚊子的效果特別好。于是,在我去尼加拉瓜之前就在國內帶了不少清涼油,還帶了一些中國香煙,這些都是作為分社的小禮品帶去的。

到了尼加拉瓜後,還真領教了尼加拉瓜蚊子的厲害。尼加拉瓜的蚊子,個頭特別大,攻擊力特別強,它能夠隔著襪子大白天咬你的腳。更有甚者,它甚至還能夠隔著外面的長褲和裏面的內褲這兩層防護,叮咬你的屁股。那裏的蚊子還不怕人,大白天就敢咬你。尼加拉瓜蚊子毒性很大,叮咬後,馬上就起一個大包,非常痛癢,而且,一旦破皮,就會感染。但是,如果用中國的清涼油往叮咬處一擦,馬上就不癢了,大包很快就消失了。

剛到尼加拉瓜,首先遇到的就是吃飯問題。我們分社共有4個人,每天都要到當地商店去買食物。可是,當時購買食品非常困難。要買面包,需要排1到2個小時的長隊,每人每次還只能買兩個,而且只有每天的上午賣。雞肉、雞蛋和牛肉在私人小商店裏出售,國營商店裏沒有。而且每個星期只賣兩次,賣完為止。經常是賣一兩個小時,就沒有貨了,就得等待下周再來買。

大米、白面、玉米面、牛奶、食油、食鹽、醬油、醋等基本食品,憑本定量供應。我們分社有一個尼加拉瓜政府發的購物本,規定大米每人每月7斤,白面基本上沒有,因為尼加拉瓜人除吃面包外,不怎麼吃白面。玉米面每人每月10斤。糧食每人每月就這麼多。食油每人每月半斤,食鹽1兩。洗衣粉和牙膏等生活用品不定量供應,在供應點購買,每個購物本每月可以購買一袋洗衣粉,一支牙膏,一塊肥皂。

牙膏、肥皂和洗衣粉還好說,因為我們來尼加拉瓜前在國內攜帶了一大箱子的牙膏、肥皂和洗衣粉,足夠用一兩年。我們在北京機場通過海關檢查時,中國海關人員看我們4個人帶了那麼多肥皂之類的東西,奇怪地問:“你們這是到哪個國家去呀?”我們說,到尼加拉瓜,那裏什麼都缺乏。海關人員都笑了。當時,中國還不富裕,那時人們一般都認為出國是享福去了,但是,我們出國,確實是去受罪。

因為我們儲備了大量的牙膏和肥皂,所以,每個月我們分社的購物本上的定額,我們都不去買,而是讓給了我們的鄰居。鄰居老太太維奧萊塔非常高興。我們與鄰居的關係非常好。只要供應點裏來了東西,鄰居都會通知我們:“劉先生,來大米了!”我們得知消息後,就趕快到距離分社不遠的供應點去買,因為去晚了,就沒有貨了。

分社人員要吃飯,要工作,而且當時尼加拉瓜是美國和蘇聯爭奪霸權的熱點地區,新聞特別多,工作量非常大,每天都把時間花在排隊購買食物或者到處尋找食物上,這可怎麼行?這怎麼能完成總社交給我們的報道任務呢?

分社要開展工作,要交朋友,要請客吃飯,可是,分社連汽水和啤酒等飲料都沒有,怎麼招待客人?我作為分社負責人,每天都在為分社人員吃飯發愁。尼加拉瓜政府對外國記者又沒有任何特殊照顧,與當地人同等待遇。

實在沒辦法,我決定直接與生產可口可樂的工廠聯係一下,看看在那裏是否能夠買到一點飲料。于是,我打電話找可口可樂工廠的領導,並告訴對方說“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新華通訊社駐尼加拉瓜分社社長劉瑞常,我想購買一些飲料,請問需要些什麼手續”?我之所以強調“中華人民共和國”,是為了引起對方的重視。另外,當時尼加拉瓜還沒有與我國建交,與臺灣還保持“外交關係”。對方接電話的是一個男子。他聽說我是中國記者,很友好,並很痛快地告訴我說:“你們分社開一封介紹信,並寫明數量就可以了。”

我聽了,非常高興,但又覺得沒有把握。于是,我就用西班牙文寫了一封介紹信,並寫明我需要兩箱可口可樂,最後,用西班牙文寫上我的職務和姓名,蓋上分社的公章,並用中文簽上我的名字。外國人特別喜歡看中國字,認為中國字就像圖畫一樣好看。

那個工廠在遠郊區,開車要一個小時。去工廠之前,我們準備了幾盒清涼油和幾盒中國香煙,作為見面禮。我們來到工廠後找到了有關負責人,寒暄了幾句,遞上兩盒清涼油和兩盒香煙,並遞交了介紹信。隨後,我大談中國清涼油治療蚊蟲叮咬的奇特效果。對方是個年輕人,30多歲,很高興,對中國人很友善。他隨便看了看介紹信,就問:“你需要多少飲料?”我一聽對方的口氣,數量似乎可以多一些,于是,我就比介紹信上寫的數量多要了兩箱。當時,那個高興勁,真是難以形容。

從此以後, 我就找到了訣竅,並廣泛應用這個經驗,帶著介紹信和清涼油,直接到工廠或者農場數量不限地購買牛肉、雞肉、雞蛋、牛奶、大米、白面、汽水和啤酒等,一舉解決了分社的吃飯和請客問題。後來,我想,為什麼在尼加拉瓜用開介紹信和贈送清涼油小禮品的辦法就能解決問題呢?這可能與尼加拉瓜左翼政府的體制有關,對外國人的介紹信比較重視。同時,清涼油的“威力”也功不可沒。

從這個意義上說,我是靠著清涼油在尼加拉瓜“打天下”的。後來,熟悉的尼加拉瓜朋友每次見了我,都會向我索要清涼油。在分社的吃飯和請客問題解決之後,我們的工作也開展起來了,報道工作搞得有聲有色,總社有關部門比較滿意。

我在尼加拉瓜生活兩年,那裏的氣候和環境堪比非洲,十分惡劣,生活也非常清苦,但這對自己的意志和能力也是一種磨煉。現在回想起來,這是一段令人難忘、值得回味、頗有意義的經歷。


資料來源:big5.xinhuanet.com/gate/big5/gz.xinhuanet.com/2008htm/xwzx/2009-09/15/content_17701974.htm

引用通告地址: 點擊獲取引用地址
標籤: 西班牙文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988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