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文、德語、法文、法語
English Sentence Loading...
英语句子加载中...

德意志銀行全球副董事長凱歐克哈維薩:做"碳減排外交官"

鉅亨網新聞中心/上海證卷報 財匯資訊/2009.09.29

低碳、乃至零碳生活,愈來愈成為人們的理想。對這種生活方式的渴望將把世界帶入一個關注氣候變化、關注環境保護、關注新能源的「低碳經濟」時代。
「商業企業界在這一過程中能扮演重要的角色。」德意志銀行全球副董事長Caio Koch-Weser (凱歐·克哈維薩)9月中旬接受上海證券報記者採訪時舉例說,比如,建立一個國際性的碳排放市場並實現全球價格,將投資引入清潔能源技術的開發和應用,綜合考慮並且應對所有溫室氣體排放,以及建立和扶持相關的產業部門等。

數據顯示,就2008年而言,德意志銀行在德國、意大利、英國和瑞士所使用的電力100%都來自於可再生能源,從全球範圍而言,今年德意志銀行約有67%的電力將由可再生能源提供;德意志銀行位於法蘭克福的總部大樓正在進行大規模裝修,其中在環保方面的投資超過2億歐元,這座「綠色大廈」將使得其二氧化碳排放量至少減少55%,供暖用能耗降低67%,用水量減少43%,用電量降低55%;德意志銀行公益支持的「陽光動力飛機」項目,將製造出一架以太陽能驅動的飛機,它將於2012年完成載人環球飛行。

29年前的中國淵源

克哈維薩現年65歲,流利使用德語、英語等四國語言。在1973年至1999年之間,克哈維薩在世界銀行擔任了多個高層職位,其中,在1980年至1986年,他擔任世界銀行中國項目主管,隨後又擔任了西非項目主管、財務副主管、財務運營主管、以及中東和南非地區項目副總裁和運營部董事總經理和執行委員會委員等職位。

克哈維薩與新中國經濟發展淵源頗深。接受記者採訪時,他依然清晰地回憶出,「那是在1980年4月,距今將近30年。當時我擔任世界銀行行長助理,陪同當時的世界銀行行長一起來中國拜訪。我非常有幸地見到了當時還是副總理的鄧小平,」克哈薩維說:「那是一個非常重大的、歷史性的會見。」 正是鄧小平與當時世界銀行行長麥克拉馬拉的這次會面,開啟了世界銀行與新中國的關係。

「現在看來,當時鄧小平所講的很多規劃和設想,現在不僅僅是實現了,而且許多還遠遠超越了當時的規劃。」克哈薩維說,「對於中國社會、經濟發展在過去30年所取得的成就和變化,我很崇敬。」

隨後不久,克哈薩維就成為世界銀行中國項目的負責人。「當時,這(指中國項目)是個很大項目,包括許多政策咨詢、項目管理、世界銀行向中國提供的技術轉移和支持等內容。這也是我職業生涯當中印象最深刻、最為重要、最為自豪的一段經歷。」克哈薩維說。

其時,中國政府和世界銀行之間在經濟發展規劃方面有著非常密切的合作。中國政府曾邀請世界銀行就中國經濟發展規劃做出一份報告,即用世界銀行的經驗來評估,在當時世界政治經濟環境之下,中國從上個世紀80年代直到2000年的經濟發展規劃。

「當時,世界銀行向中國派來了大批專家,包括宏觀經濟研究、教育、醫療、通訊、農業、金融市場等不同行業的專家,中國政府也派出了中國社科院、國務院下屬機構等一些專家一起來完成這份評估報告。最終,雙方攜手出具了一份綜合性的、詳細的評估報告。後來,不僅是中國政府的領導經常提及這份報告,一些大學也把它作為推薦研究教材。」克哈薩維回憶道。

與新中國經濟共進

1980年5月,中國在世界銀行恢復合法席位。隨後,世界銀行對於中國經濟發展和建設,提供了咨詢、貸款等多方面支持和幫助。克哈薩維對於他擔任世界銀行中國項目負責人期間負責的三大項目貸款仍印象深刻。

「世界銀行向中國25所大學提供的2億5千萬美元的項目貸款,幫助這些大學重建和升級他們的物理系、化學系和計算機系。受到『文革』影響,中國一些大學裡這些科系都處於『荒蕪』狀態。世界銀行提供貸款,幫助它們購買儀器設備、進行教授培訓等,而中國則利用這些貸款、很快取得了較好的正面效用,這些大學的理科院系也很快走向正軌了。」克哈薩維說。

該筆地方大學貸款項目協議於1981年7月正式簽訂,總規模為1.08億個特別提款權(約合1.20億美元),主要是利用世界銀行貸款,優先扶持一些地方重點綜合性大學和師範院校,包括為除西藏、海南以外的28個省區市所屬56所大學和國家教委所屬4所師範院校引進一批比較先進的教學儀器設備並為培訓教師隊伍和技術人員提供技術援助,以及對地方高等教育發展研究的援助。

克哈薩維說,世界銀行還提供貸款給中國的集裝箱港口項目。「上個世紀80年代初期,隨著中國經濟的改革開放,擁有集裝箱港口顯得非常重要。當時那筆貸款主要目的是援建中國在天津、上海、廣州三地的集裝箱港口。」

當時上述三港開始建設首批集裝箱專用碼頭,其中,碼頭的土木建築工程資金由我國自行籌措,設計和施工也有我國自行負責,集裝箱碼頭的裝卸機械等設備的資金由世界銀行提供長期低息貸款。上述三港首批世行貸款的專用集裝箱碼頭建成投產後,基本滿足了專用集裝箱碼頭的使用要求,為我國後來集裝箱運輸和專用碼頭的飛速發展打下良好基礎。

「世界銀行在提供項目貸款的同時,也帶去了集裝箱港口管理的先進經驗。」克哈維薩感慨道,「最近,我又去了一次天津,看到了綿延幾公里長的大型集裝箱港口,我再一次感覺到中國經濟發展速度之快,中國集裝箱港口發展是從無到有、並且達到了世界先進水平。在過去30年內中國能取得如此成就,這個速度是驚人的。」

世界銀行還向中國提供了黃土高原水土保持貸款項目,該項目90年代初期開始生效、實施,執行期為8年,總投資額21.64億元人民幣,其中向世行貸款1.5億美元。該項目建成了一批高質量、高效益的治理水土流失的樣板工程,為黃土高原的生態建設、促進區域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提供示範,也對黃河的治理和開發產生積極的影響和推動。

「那時,我們提供項目貸款,幫助中國的黃土高原建設排灌系統。當時黃土高原也有灌溉系統,但是並沒有很好的排灌系統,因此黃土高原的土質鹽鹼化情況非常嚴重。當時世界銀行資金投入,主要是幫助在黃土高原建立排灌系統,促使地質去鹽鹼化、變得更加肥沃。這個項目影響了中國許多農村村莊,提高生產力。」克哈薩維說。

各國都要尋求新動力

克哈薩維接受採訪之時,正是全球各國深刻反思全球金融和經濟危機,並致力於恢復經濟增長的時刻。對此,他認為,未來經濟復甦的過程會很漫長,也將伴隨著很多波動。

全球經濟增長不平衡,被普遍認為是導致此次全球金融和經濟危機的根本原因。克哈薩維說,美國需要提升儲蓄率,歐洲也需要進行一些結構性改革,而中國和其他一些新興市場國家需要更多的轉向依靠國內需求來刺激經濟發展。

「經濟復甦過程會非常漫長,未來幾年也將伴隨很多波動。現在我們處於一個全新的環境中,未來可能還需要更多的經濟刺激計劃,同時要注意防範通脹風險、失業、消費等問題。就美國的短期和中期來講,怎樣提升儲蓄率、刺激消費者信心是非常重要的;而歐洲則需要許多結構性改革。」克哈薩維說。

對於中國經濟增長的展望,克哈薩維表示,中國可能需要花費6到8年的時間才會使得社會保障體制進一步完善,提升各地消費。

克哈薩維認為,未來經濟增長的驅動力,毫無疑問,肯定是新技術、新領域。「上個世紀80年代,我們通過完全放開的自由化經濟獲得經濟增長。未來,我國經濟增長的驅動力,包括發展中國家中產階級隊伍的擴大,還有氣候變化、新能源、能效等問題,這些都應該是未來經濟增長的驅動力。」克哈薩維說,「我們還有許多未探索的新領域,對中國而言,氣候變化同樣也是能夠讓中國經濟進一步增長的機遇。」

利用氣候變化機遇

事實上,從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克哈薩維就見證了中國和其他一些發展中國的經濟發展,並意識到面臨的環境保護問題。

「在世界銀行工作期間,我不僅是中國項目的負責人,也與其他許多發展中國家有過合作。當時我們就意識到,發展中國家的發展問題和環境保護問題都是非常重要的問題。」克哈薩維說,「當時我們就認識到,環境問題終將成為全球關注的重大問題,世界銀行從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就希望吸引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注意,重視環保和能源問題。」

上個世紀90年代,克哈薩維就一直致力於推動一項可持續發展相關項目。「當時,主要是關注氣候變化對發展中國家的影響。由於當時的國際政治環境,這個項目並未受到太多重視。比如,美國在這方面反應就比較慢。」

克哈薩維痛心地說:「從上世紀90年代初至今,我們已經失去了寶貴的20年的時間。而現在,全球環境保護問題變得越發嚴峻,留給我們去應對的環境問題的時間已經不多了,這也是我期待今年年底的哥本哈根協議談判一定要有顯著成果才行。」

對於中國在應對氣候變化和環境保護方面的作用,克哈薩維認為,中國政府高層已經明確表示要把中國經濟變成一個高效的、環保型經濟,未來的氣候變化和可持續發展將會成為中國發展的一個新機遇,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推動力,中國可以推動和發展相關產業、從而成為這方面的出口大國。

直面氣候問題

目前人們普遍認為,由人造氣體的聚積而導致的地球氣候狀況變化是不可持續的,如果不加以遏制,氣溫的升高將對數億人的生存造成潛在的災難性影響。為了避免災難發生,各國政府正在努力達成共識,希望在2009年12月前為京都議定書制定一份後續的協議,並對年底在丹麥首都哥本哈根召開的《聯合國氣候變化會議》寄予厚望。

今年12月,在丹麥首都哥本哈根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化會議》將成為人類直面挑戰並果斷處理問題的歷史時刻,需要就解決全球氣候變化問題達成協議,防止氣候變化蛻變為氣候混亂,需要大幅降低溫室氣體的排放。

克哈維薩認為,目前已有一些令人鼓舞的跡象表明這份協議確實是可行的,尤其是奧巴馬的新政府在遏制全球變暖方面的承諾被寄予了極大的希望。

「氣候變化中所蘊含的巨大商機,是一個由政策驅動的市場,因此如果我們希望自己和客戶都定位為支持控制氣候變化的中堅力量,就得盡早和政策制定者溝通,並且將我們關於碳市場、可再生能源技術以及延緩氣候變化的想法提供給他們,使其成為長期發展計劃的重要組成部分。」克哈薩維說。

克哈薩維解釋說,通過一個由Hewlett基金會和McKinsey聯合發起的 「催化劑計劃」發現,如果世界希望在2100年將氣候變暖的幅度控制在2度以內,世界的碳儲量應控制在450ppm(百萬分率)以內;為了達到這一目標,在業務發展正常的情況下,世界需要在2020年前將溫室氣體的排放量降低三分之一;而在排放分佈、技術和產業構成既定的情況下,溫室氣體減少量的三分之二將會出現在發展中國家,其中,中國、巴西和印度大致佔其中的一半;最後,發展中國家所做出的這些緩和全球氣候變暖的努力將需要在2010年至2020年間每年投入平均約600-1,000億歐元的資金。

環保商機

在克哈薩維看來,金融機構也必須在環境保護與發展業務之間取得平衡,並利用哥本哈根協議所帶來的新機遇。「在哥本哈根協議下,如何對各國碳交易市場進行設計,並達成很好的激勵機制。我們認為,氣候變化、技術變化會給金融市場帶來新的市場機遇,因此,我們對每筆業務都有指引,每筆業務都必須考慮氣候變化、環保相關因素,當然更為鼓勵直接促進環保的項目。」

「商業企業界在這一過程中能扮演重要的角色。」克哈薩維認為。去年德意志銀行就與世界經濟論壇的其他業界夥伴緊密合作,起草了一份關於遏制氣候變暖的聲明,並在G8峰會上發表。內容包括以市場為基準,引進總量管理與交易制度,幫助建立一個國際性的碳排放市場並且實現全球價格;進行長期考量,以提供持續性、穩定性和確定性,這點在確保將投資引入潔淨技術方面顯得尤為重要;綜合考慮並且應對所有溫室氣體以及相關的產業部門;講求公平,認識到目前和將來所有溫室氣體的排放大國擁有共同的職責,但各自具體職責不同。

2008年6月,德意志銀行董事會通過要求該集團在2012年實現「碳中和」。為了達到這一目標,主要的措施將包括價值2億歐元的德意志銀行位於法蘭克福的總部雙塔裝修工程和購買可再生能源。此外,作為資產管理者,德意志銀行能夠將投資導向低碳企業;作為交易商,德意志銀行能夠為碳市場提供流動性;作為資本市場的參與者,德意志銀行能夠通過債券和股權市場為清潔能源技術公司和項目提供資金。

事實上,2008年,德意志銀行在全球環保領域取得較大的成績。其中,該集團業務中來自包括風能、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的相關項目收入幾乎翻了一番,同時也在「綠色」資產中建立全球投資基金的頭寸。「德意志銀行正在進行的工作與2009年以及以後全球經濟議程中的一項重要議題密不可分,這項議題就是正在進行的氣候變化談判,當然這也與金融危機息息相關。」

低碳經濟模式下的變化

克哈薩維認為,儘管目前全球經濟和金融環境仍然充滿挑戰,但是其後變化是能夠帶來增長的業務領域。在未來2至3年裡,與氣候變化相關的活動有可能成為全球經濟復甦的重要推動力之一,其中主要包括政府在「綠色」基礎設施上的投資。

「我們在未來的幾年裡應該以一種反週期的方式來投資與氣候變化相關的領域,並且計劃在美國這樣的擁有巨大追趕潛力的市場展開投資。在巴西、中國、印度和中東等地,推動與氣候變化有關的舉措能夠增強與政府之間的關係,進而獲得相關業務上的領導地位。」克哈薩維說:「希望德意志銀行在氣候變化方面的收入能夠實現穩步增長。在一些重點領域,我們計劃把市場份額從約5%提高到10%—15%。我們還將重新考量對收入來源的評估,來決定在近期內會如何調整收入的預期,特別是2009年和2010年。」

在碳交易升級方面,在遵循京都議定書清潔發展機制(CDM)的前提下,德意志銀行相關團隊在發展中國家完成了26個減排項目。這些項目預計每年可減少排放約630萬噸的二氧化碳。

他進一步表示:「在碳交易升級方面已經取得重大進展。德意志銀行所發展的專業水準可以先人一步地運用到客戶身上,尤其是在像美國這樣的市場上,我們認為奧巴馬政府會推出具有前瞻性的重要舉措。」

資本市場投資者對與氣候變化相關的另類投資產品的需求也是巨大的。克哈薩維表示,「和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和低排放建築等相關投資產品將會吸引更多人的注意,因為綠色基礎設施投資將在英國和美國的經濟復甦計劃中扮演重要角色。」


資料來源:news.cnyes.com/dspnewsS.asp?fi=%5CNEWSBASE%5C20090929%5CWEB1542
引用通告地址: 點擊獲取引用地址
標籤: 德語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922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