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文、德語、法文、法語
English Sentence Loading...
英语句子加载中...

她的詩風很奇特

香港文匯報/文:文匯報 鄭:鄭芳雄/2009.10.12

Herta Mueller獲得今屆諾貝爾文學獎的消息傳出,編輯部驟然發現,華文圈子裡,對於東歐文學存在很大的空白。記者透過電郵聯繫上台灣東吳大學德國文化學系教授鄭芳雄,藉以加深對Herta Mueller的了解。

文:資料顯示Mueller獲獎甚多,在2006年之前幾乎每年均會獲獎,為甚麼她的作品翻譯數量卻偏少呢?是否表示她的影響力無法超出歐洲,甚至只集中在德國?

鄭:其實我對女作家Mueller沒什麼研究,針對您的問題只能簡單回覆。照網上統計數字,她的作品集已有24種語言發行,她雖由羅馬尼亞流亡到西德,但以其得獎的頻繁,應享一定的知名度。

文:華文世界對於Mueller比較陌生,然而在翻譯作品上為甚麼會有她的小說《風中綠李》,而不是她更主要的詩歌創作?

鄭:陳素幸所譯的小說《風中綠李》(Herztier)描寫專制體制下,人們生活鬱卒,甚至質疑存在的意義,不惜藉自殺表達對自我的疏離感。生命擺盪於存在與不存在之間(Atemschaukel),這是Mueller的小說與詩歌創作的主題。她的詩歌集《磨卡咖啡杯的憔悴紳士》,詩風奇特,多屬於視覺詩(Visuelle Poesie),沒有標點,常運用剪貼手法、大小字體和不同的字形來強調和影射詩中意涵。譬如坐在理髮廳前石板凳的兩個自我,一個對望座下一攤水所映照的我扮鬼臉,一個看到水中映像是一隻死鳥的頭。詩中「我看」的「看」(SEHE)字寫得很大,「我看到我」的「我」(mich)字寫得超小。

文:Mueller的詩歌風格是怎樣的?繼承的是哪一個流派的傳統?

鄭:如上述,屬於另類的視覺詩,充分利用文字拼貼的手法,以正常(傳統)的反面凸顯另一種邏輯訴求。思想上可能受到Piscator和Brecht(疏離效果)的影響。

文:諾貝爾文學獎不少得主的作品都偏向晦澀不易讀,據說Mueller的文字優美,那為甚麼她的作品被翻譯成中文的會那麼少呢?還是說她的作品也是艱澀難讀的呢?

鄭:她的作品絕不生澀難懂,相反的,她的文體簡潔易懂、敘述生動流暢,絕不囉唆刁鑽。她總有具體的故事要陳述。其文學性在於能夠將活生生的親身經驗化為具體的故事敘述,而以此故事敘述作為象徵,透視無家可歸的無歸屬感和內心存在的問題。


文:她的作品與華文讀者之間是否存在很大的距離感?為甚麼目前為止,只有一部作品被翻譯成中文?

鄭:Muller在亞洲地區的名氣比較沒有那麼響亮,《風中綠李》是東吳大學一個學生翻譯的,大概也是因為這本書在德國蠻暢銷才有機會被翻譯。其實一般來說,翻譯以小說居多,詩歌較少,這牽涉到……尤其Mueller的詩歌用很多拼貼手法,牽涉到詩歌語言、隱喻及影射手法,不好翻譯。至於和華文讀者的距離感,始終懂德文的人不多,多要通過翻譯來接觸。

文:華文世界對Mueller的陌生,是否代表對東歐文學研究的一個空白?

鄭:這個也是。其實Mueller屬於多瑙河流域文化的色彩,不像萊茵河流域那樣陽剛性強一點,而是更為陰柔,陰氣較重。這個流域色彩的作家書寫中常常會有一種被動性的反抗,描寫人物的自殺、死亡,如Mueller作品中的一些人物,常常要自殺,有點像布拉格派的卡夫卡,甚至是《生命中不可承受的輕》也是比較悲觀的。在此之前,1972年獲諾貝爾獎的鮑爾,1981年的卡內堤等,都是多瑙河文化色彩的作家。

文:Mueller在德國文學界的地位如何?您認為諾貝爾這次的結果,反映了這個最受矚目的文學獎一個怎樣的趨勢?

鄭:Mueller對羅共專制體制的批判,以及對德國人仇外行為的不齒,身為來自羅馬尼亞的流亡詩人,屬於新一代的具有反省能力的德語作家,與格拉斯(Grass,1999年諾貝爾獎得主)意識形態類似,其實Muller的得獎也是相當意外的,算是爆出黑馬。她的作品社會批評性很強,也很有文學性,讀了非常深刻,她的小說建立在回憶倒敘的框架—如《呼吸存亡之間》(內地譯為《呼吸鐘擺》,Atemschaukel, 2009),屬於德國「戰後文學」的類型,只不過把反納粹箭頭指向東歐共黨的專制迫害而已。半世紀來,諾貝爾獎都頒給具有反省能力、能夠批評德國社會的德語作家,如鮑爾(Boell)、卡內堤(Cannetti)、格拉斯等,大概因為國家發動戰爭的緣故,其他國家對於德國作家會有一種期待,就是要有批判的能力,Mueller自不例外。


資料來源:paper.wenweipo.com/2009/10/12/OT0910120011.htm
引用通告地址: 點擊獲取引用地址
標籤: 德語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773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