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文、德語、法文、法語
English Sentence Loading...
英语句子加载中...

用筆歌唱 讓文化樂音飛翔


【記者呂淑姮台北報導】「以前,我們的族人用歌傳唱詩句與文學,現在,我們可以『用筆來唱歌』。」行政院原住民委員會主委孫大川在2010南島民族國際會議上說。


原民會主辦的南島民族國際會議,9日在台大法學院國際會議中心進入第二天議程,孫大川以與談人身分就「文學與書寫出版」進行發表。


更多關於學德語、學法文法語西班牙文韓文日語義大利語、學西語請找夏爾歐語教育中心。


卑南曲調 即興創作


孫大川從自身經驗談起,他是卑南族人,小時候常聽到族裡的長輩用族語唱歌,曲調是不斷重複的,但是歌詞都是即興創作,一問一答之間盡顯幽默與機智。


他也現場演唱一段:「文學就在音樂中。」孫大川說,當老一輩的人稱讚某人「歌唱得好」,不完全是指歌唱技巧很棒,更包括了填詞創作能力的評價。


但是,當時老一輩的人歷經日本統治,他們只會說族語和日文。當日本人走了、漢人來了,大家又要改說國語。「我可以聽懂日文,原因就是小時候經常聽到長輩講日語。」孫大川說。


當國民政府來台,一些原住民長輩們就算擁有日本學歷,到了此時卻詭異地成了「文盲」,被迫消音,語言學習又要從頭來過。原住民屢屢受到強勢政權的影響,成了消失自己聲音的族群。


孫大川說,小時候自己用漢文書寫的作文,經常受到老師肯定,朗讀給全班聽。但是當時他卻沒有太多欣喜,因為他發現到,為何自己的族語不能以文字方式讓眾人了解原住民文化內涵。


族群無文字易被占領


「原住民沒有文字,而是透過日常生活吟唱、祭典傳說,不停在傳唱文學。」孫大川說,沒有文字的族群,最容易被有文字的族群占領歷史。翻開台灣的史料,原住民被邊緣化,幾乎都是漢人墾拓或者日本人的殖民史。


孫大川說,自1970年後,社會漸漸開始能夠容許多元,有善意、客觀的環境,可以讓原住民發聲,傳遞自己的文化。原住民同胞也漸漸從此時開始認同自己身分,從一開始不願意承認是原住民,到現在可以大聲說自己是原住民。


接下來,就是「拒絕在歷史裡流浪」的時期。原住民主權運動、振興族語、積極和各界對話。孫大川說,族人透過漢語書寫文學,早期都是控訴漢人的壓迫,這時候的文學是一種「主體敞開」的開始。


1990以後創作題材更為多元,有些人開始回歸到部落中,以傳統神話或者原鄉風情創作;更有許多生活在都會、離開部落的族人,則從失去部落、失去自己的角度書寫。孫大川認為,族人們多年來用漢語書寫的文化創作,也是一種挑戰漢語、影響漢語的過程,原住民對於參與文化是主動而非被動性,許多以原住民為主題的論文也造成一定影響。


傳承族語更要創新


「使用漢語,有沒有可能對族語造成威脅?」孫大川說,雖然有這樣的可能,但是他更期許新生代的創作者們「用筆來唱歌」,原住民要找回自己使用語言的天份,在傳承之外更要創新,重建部落文化。


今年的南島民族國際會議為期4天,10日在台中松鶴、南投日月潭伊達邵部落進行參訪活動,11日舉辦座談會,與會人士包括台灣大學地理環境資源學系教授張長義、行政院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推動委員會副執行長陳振川、靜宜大學生態學研究所副教授林益仁、屏東科技大學森林系副教授陳美惠、政治大學民族學系助理教授官大偉、邵族族群委員石慶龍、南太平洋大學南太島嶼生物地理學教授Randolph R.Thaman。


資料來源: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0610/131/276u8.html

引用通告地址: 點擊獲取引用地址
標籤: 日文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812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