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文、德語、法文、法語
English Sentence Loading...
英语句子加载中...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日前,眾所期待的“中智-塞萬提斯西班牙語教學合作項目”正式落戶上海,合作雙方西班牙塞萬提斯學院與上海中智國際教育培訓中心在西班牙駐上海總領事館文化處共同舉辦新聞發布會,西班牙政府官員、北京塞萬提斯學院院長、上海中智國際教育培訓中心總經理等多方代表出席活動,向關注西班牙語語言文化推廣的各界來賓介紹和展示該項目的相關內容。全世界有20多個國家約5億人口說西班牙語,西班牙語已成為母語人口和國際交流的第二大語言以及互聯網中運用最多的第三大語言。為了滿足上海地區廣大學員及文化愛好者對於西班牙語不斷增長的學習需求,西班牙外交部下設的西班牙文化中心-北京塞萬提斯學院協同上海中智國際教育培訓中心共同推出原汁原味的西班牙語教學課程,進一步推廣西班牙語語言及文化,搭建溝通中西文化的橋樑。據悉,塞萬提斯學院是1991年由西班牙政府創立的非營利性公共機構,旨在推動西班牙語的學習與應用、傳播西班牙及其他西班牙語國家的文化。西班牙國王胡安·卡洛斯為學院的名譽主席。北京塞萬提斯學院是該院在中國的第一所分院,另外上海也設有米蓋爾·德·塞萬提斯圖書館。

資料來源:www.kaixian.tv/R1/n2611214c19.shtml

標籤: 西班牙語

美政府將不再以西語黑描述黑人

美國政府明年的人口普查將不再用西班牙語的黑,也就是「尼格羅」(negro) 這個字來描述「黑人」這個人種,而改為用英語的黑(black)或是非洲裔美國人。
二十世紀初,美國種族不平等,不少州還實行「隔離政策」。當時很多黑人都自稱「尼哥羅」。後來,這種用法也成了白人對黑人的蔑稱。
過去一百年,美國府的人口普查,繼續用這個字。不過,現在會用「尼哥羅」填寫自己種族的黑人少了。所以,明年起,這個西班牙文字將從美國政府的人口資料上消失了。


資料來源: tw.news.yahoo.com/%E7%BE%8E%E6%94%BF%E5%BA%9C%E5%B0%87%E4%B8%8D%E5%86%8D%E4%BB%A5%E8%A5%BF%E8%AA%9E%E9%BB%91%E6%8F%8F%E8%BF%B0%E9%BB%91%E4%BA%BA-060924753.html
標籤: 西班牙語
今年是中國與西班牙建交40週年。57年前,一個來自山東的高中畢業生,出於偶然的原因選擇了北京外國語大學的西班牙語專業。半個多世紀過去了,當年的懵懂學生已成為中國西班牙語教學的權威,也結下了他和西班牙語難以割捨的“半生緣”。
      (小標題)用西班牙語說夢話
    目前全球23個國家和地區把西班牙語作為官方語言,但能夠準確達意地進行中、西文互譯的人並不多。1995年,董燕生教授重譯了西班牙文學的代表作《堂吉訶德》,並因此於2001年獲得魯迅文學翻譯彩虹獎。
    雖然已是76歲高齡,董燕生仍堅持每天閱讀西班牙語書籍和報刊雜誌。“在我的心中,西班牙語是我的飯碗,是我安身立命的基礎。我這一輩子就是為它活著的。”
    西班牙語已經融入董燕生生活的各個方面,連他睡覺說夢話的語言也發生了改變。“有時候醒了,嘴裏半截兒還講著西班牙語。”董燕生說。
    為表彰董燕生教授對西班牙文化傳播的貢獻,2001年西班牙國王授予他伊莎貝爾女王勳章。2009年,他又獲得西班牙政府頒發的“文學藝術功勳章”,成為獲此榮譽的第一位中國人。
      (小標題)“討厭考試”的教授
    記者到董燕生家採訪時,他正在編寫最新版的《現代西班牙語》,這已經是他第三次編寫西班牙語專業教材了。
    董燕生說,“編寫教材不是人們想像的那麼容易。西班牙語專業在中國歷史短、底子薄,可以借鑒的東西很少。有時候為了一個句子,一個練習題,我要冥思苦想半個小時。”
    作為一個老師,對講臺的激情是保證他長期不倦工作的前提。董燕生說,“我對教學很感興趣,想到明天怎麼上課就會很興奮。”
    董燕生1996年被評為博士生導師,但他依然堅持給本科生上課。“只要時間允許,我很願意給大四學生上西班牙文學的課。但我很討厭考試,不喜歡收一大堆卷子。除了考試,還有更好的檢驗辦法。”
    北外西語系年輕教師王磊上過董燕生的課。他說:“董老師講課不喜歡坐在講臺上,他更願意走到學生中間,近距離與學生互動。大家都被他的手勢、聲音和人格魅力所吸引。網上還有他上課的視頻。”
    (小標題)“出不敷入”的擔心
    曾經兩次到西班牙講授漢語和中國文化的董燕生認為,中國和西班牙的文化交流目前處於一個“出不敷入”的狀態。
    中國與西班牙建交40年以來,西班牙的電影、音樂、書籍和飲食等已經被眾多中國人了解。“但隨著中國綜合國力的提高,西班牙希望了解中國的需求也在增加。從最初的經貿領域逐漸擴展到了文化交流。目前中國翻譯西班牙語的能力還不強,西班牙方面懂漢語,研究中國文化的漢學家也很少。這些都限制了中國文化在西班牙的傳播和推廣。”董燕生說。
    董燕生認為,擴大中國文化的影響力,最理想的方式是中西雙方共同合作。一方面提高中國的西班牙語翻譯水準,另一方面要讓更多的西班牙人學習中國文化。
    
資料來源:新華社
標籤: 西班牙語

〈全球觀測站〉外語教育 英國拉警報

在台灣教育界紛紛為了孩子如何學外語傷腦筋時,這個普遍性的全球問題,在歐洲也非常熱門。從歐債危機帶動學德文的供不應求,到歐洲企業主眼光中最有用的第二外語為何,許多歐洲家長跟台灣家長一樣,也希望孩子能夠多學幾種語言,以增加未來就業的競爭能力。

到底該給孩子學哪種外語呢?據說德文課程近年來搶手到不行,我住在漢堡的朋友告訴我,每天經過開給外國人學的語言班,簡直就只能用水洩不通來形容。裡頭充滿著來自南歐西班牙、葡萄牙、希臘等國的年輕人,來自東歐波蘭、俄羅斯、土耳其的更不少,甚至還有南美洲的遠來求學,大家都期盼學會德文之後,可以求到一份相關工作。

<英國最夯外語>精通德法中文 企業主最愛

在一份英國工業聯合會CBI所公布的最新報告中,在對542個公司經理進行「什麼外語對其生意最有用」的問卷裡,德文確實高居第一。

在英國人眼中德國是除了美國之外,英國商品的最大出口市場,加上德國又是歐洲的經濟大龍頭,在歐元區歐債叫苦連天時,只有德國市場依然持續上升,德國全民的存款率也達到歷史新高峰。

這份問卷裡的第二被重視外語是法文,即使在英國的中學裏選修法語的孩子持續下降。但在英國大老闆的眼中,有高達49%的企業主認為法文對生意很有用。繼法文之後就是西班牙文,因為西班牙語不僅是行通歐洲的主要語言之一,要打通崛起的拉丁美洲經濟,這個語言可說相當有利。排名第三的才是中文,理由是中國人口居世界之冠,經濟活力更喧囂直上,很多歐洲家長都特別讓孩子去上週末的中文學校,以增加漢語能力。

這份問卷的第四重要外語是波蘭語,因為波蘭是歐盟新成員國中最大的一個消費市場,在經濟蕭條中也挺住了經濟衰退。加上大批的波蘭人進出西歐做生意,這個語言的重要性也不可忽視。第五大外語則是阿拉伯語,阿拉伯人一向低調不出聲,但沒人不知道他們在石油生意裡的重要角色,之外無數的轉投資更是熱門。

接下來英國企業主眼中其他重要外語則分別是粵語、俄語、日語跟葡萄牙語。理由是說粵語的人口高達約7千萬,學起來很有用。俄語則因其是英國增長最快的出口市場,日文一向有其固定的生意要做,葡萄牙語則因巴西已超過英國成為世界第6大經濟國之外,2016年夏季奧運也將會帶來很多生意。

<教育漏洞> 不重視外語 面臨更大競爭

事實上,歐洲教育系統中也都提供學校有這些外語的學習環境。其中北歐國家的語言教育最周延,對北歐的孩子來說,會說英語是家常便飯,再會一樣其他歐陸語言更是理所當然。英國在這方面吃虧的是,一上歐陸發現大家都會講英文,但是英國人卻很少可以開口講歐陸其他不同國家的語言。

英國商界因此有人大聲疾呼,孩子應該在教育系統裡的「中考(GCSE)」前學一門外語,藉此幫助復甦經濟。英國商會對8千家公司調查發現,在英國很少人會用外語在國際市場上執行合約。

英國媒體也痛批前工黨政府取消「中考」裡考一門外語的規定,這讓選考外語的學生直線下降。英國教育基金會就批評這種情況只會讓英國在全球市場的競爭力下滑。

英國人的外語能力低,在歐洲是一個公認的事實,這甚至引起上議院歐盟事務委員會的注意,出聲呼籲所有中小學學生都應該至少學一種外語,理由是英國不重視外語的態度,會嚴重阻止該國學生在外的學習和發展。認為就在英國成為歐盟學生前來學習英語的同時,自己卻面臨著更大的競爭。

英國上議院歐盟事務委員會發現,英國學生不熱中參加一些外地學習,但是歐盟鼓勵學生到其他歐盟國家去打工或研究,之後可以列入學分的活動。

據統計,法、德和西班牙參加這類活動的學生是英國人數的3倍。目前在英格蘭和威爾斯的中學系統中,外語甚至不被列為是14歲以上學生的必修項目。但英格蘭的教學大綱已經在進行重審。

<另類選擇>英語教學 歐盟搶飯碗

其實英國教育界一向就非常擔心英國孩童的外語能力。

在去年一項跨國研究中顯示,歐盟27國的學生平均學習1.4種外語,不但法、德、義、西、比等國都高於英國,英國孩童甚至比波蘭、斯洛伐克、盧森堡、拉脫維亞、保加利亞等國的同齡孩童都差。英國中考GCSE中選外語的學生,居然在10年裡還下滑了45%。

英國有校長曾站出來說在發展國家中來看,英國學生的外語學習能力確實過差,英國人不能老是依賴別國人學英文後來適應自己。而根據歐盟事務委員會的報告還指出,英國以英文來賺錢的飯碗也開始受到威脅,因為一些歐陸的大學也開始有系統地提供英語教學課程,學費還遠低於英國,讓一些嫌英國太貴的外來學生可以有「不必去英國學英文」的另類選擇。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
標籤: 西班牙語

「糞」當招牌引客! 異國餐廳命名逗趣

若有餐廳以「糞」命名,您敢光顧嗎?有墨西哥餐廳業者,遠赴廣東習得一手道地廚藝,回國開業後特地在招牌上選用中文字「加持」,但千選萬選,選了「糞」字,引發當地台灣人注意,原來墨西哥老闆並不清楚「糞」字原意,得知是排泄物後趕緊撤換招牌。

熱情墨西哥街頭,路中央撇見這一幕,在墨西哥的台灣醫師開車開到一半,看到街頭出現熟悉中文字,仔細看一堆密密麻麻義大利文的字母上頭,寫著美麗的美,另一個這,不是糞嗎?拿這個字當作餐廳招牌,外國朋友看攏無。

民眾:「我看得懂西班牙語,但看不懂中文,是美國的『美』,那這個呢我不知道,我想第二個字是『飯』,白飯OK。」

老外看得一頭霧水,台灣醫師看了也覺得怪,一問才知道,原來餐廳老闆也不懂這個字意思,只覺得文字結構美極了拿來衝人氣,得知真正字義後,尷尬換掉。民眾:「很奇怪,你會去這間餐廳嗎,我想不會。」

記者:「你覺得這間餐廳命名如何?」民眾:「我認為很有趣。」

但也有人輕鬆看待,過去曾有老外賣毛巾,把標籤上的「請勿乾洗」簡體翻繁體,第3個字干,翻成四聲幹,小小誤用;另外搞不清中文字義,刺青也常出現像芝麻雞、甜酸肉,加上這道夾滑魚蛋湯,讓人還以為拿菜單來當範本,連「阿呆美國人」也有人刺上身,文字誤用成了逗趣之聞。




資料來源:TVBS 
標籤: 西班牙語

西班牙語裔選民力挺 歐巴馬奪下佛州

2012年美國總統選舉於台北時間7日大勢底定,現任總統歐巴馬順利獲得連任,不過佛羅里達州在歐巴馬宣布勝選後2天才完成開票;在多數佛州西班牙語裔移民支持下,歐巴馬成功奪下該州29張選舉人票。
根據10日公布計票的結果顯示,民主黨籍候選人歐巴馬贏得該州50%普選票,擊敗得票率49.1%的共和黨籍對手羅姆尼,囊括佛州全部29張選舉人票。
由於佛州靠近拉丁美洲,擁有大批西班牙語裔移民,這些西語裔移民多將票投給歐巴馬,成為歐巴馬拉大與羅姆尼領先優勢的關鍵。
根據雅虎新聞(Yahoo! News)報導,全國投票所作的出口民調估計,這次總統大選是美國西班牙文裔歷來參與投票最高的一次,全國選民中有10%為西語裔,其中71%將投給歐巴馬,羅姆尼只獲得27%選票。
總計歐巴馬在538人組成的總統選舉人團中,共拿下332票,與取得206票的羅姆尼差距拉大到126票。在全國選民的普選票中,歐巴馬獲得61,713,131張票,得票率50.5%;羅姆尼獲得58,504,025張票,得票率47.9%。

資料來源: tw.news.yahoo.com/%E8%A5%BF%E7%8F%AD%E7%89%99%E8%AA%9E%E8%A3%94%E9%81%B8%E6%B0%91%E5%8A%9B%E6%8C%BA-%E6%AD%90%E5%B7%B4%E9%A6%AC%E5%A5%AA%E4%B8%8B%E4%BD%9B%E5%B7%9E-021043268.html
標籤: 西班牙語

攀岩攀到真愛 波蘭女情定台灣

在淡江大學任教的波蘭籍教師安娜,有一雙湛藍深邃的眼睛及標準的「老外」臉孔,但說起中文常讓不少台灣人自嘆弗如。她學過德語西班牙語、拉丁文和俄文,也曾到中國大陸學中文,最後情定台灣。
1977年出生的安娜曾就波蘭華沙大學漢學系,23歲那年拿獎學金到大陸山東師範大學,學一年中文後重回華沙大學,修得漢學及政治學碩士學位。因覺得自己的中文水準有待提升,決定再到台灣學「正體」中文,從此與台灣結下不解之緣。

安娜說,她大學主修中國經濟與外交政策,在台師大研習時,發現自己愛台灣已經到了「回不去了」的地步,因此在比利時自由大學修博士學位同時,也在淡江大學歐洲研究所修博士學位。去年因感覺台灣人對外國人非常友善,並著迷於淡大校園之美,如願進淡大全球政治經濟學系教書。

熱愛登山的安娜表示,登山是享受「高人一等」成就感,偶然接觸攀岩,又立刻愛上這個比登山更刺激的活動,因為她在攀岩時找到心愛的台灣郎。

安娜說,丈夫安家正是她攀岩時的「繩伴」,這種運動最需要「同心同德、相互扶持」,培養出相互間的信任感。相戀8年後,去年決定共「攀」此生,成為永久「繩絆」。

安娜是老師,也是學生們的姊姊,她說,自己漂泊的前半生有太多可以跟學生分享,這是她工作之外最大的慰藉。現在成為台灣媳婦,也有說不完的台灣故事。





資料來源:聯合新聞網 
標籤: 西班牙語

異鄉人周記﹕逝去的墨西哥語

墨西哥是全球最多人說西班牙語的國家。偶然,朋友好奇問為何墨西哥人不講墨西哥話?首先,墨西哥沒有墨西哥話,只有不同土著方言。講西班牙語,是因為一段殖民地歷史。西班牙在16世紀入侵墨西哥,當地人錯當侵略者是天神,把所有珍品、包括書本,悉數呈上。後來,西班牙命令當地人學習西班牙語,更焚毁當地書籍,本土語言漸漸流失。雖然現時流傳下來的土著語言有Nahuatl、Maya、Zapotec等60多種,但它們多集中在中部或偏遠地區。在大城市如墨西哥城,人們只說西班牙語,就連當地著名國立大學想開拓本地語言課程,也面對資料不足的難題。

擁本土語言非必然
近年,墨國人熱中學外語,中文屬熱門之選。朋友Molly便是例子,她兒子是美墨混血兒,操流利英語和西班牙語,老師發現他聽力厲害,有語言天分,鼓勵Molly讓小孩學習第三種語言。Molly請教在德國大使館工作、精通五國語言的朋友,該學法語或意大利語?朋友勸她改選中文,將來大有作為,何况中文難學,孩子從小學習較易吸收。

在外國,人們努力學中文;在香港,卻有人不以為然,輕輕放過機會。

每當看見部分香港家長只看重英語,不免唏噓。近日,我到了雲南旅遊,在麗江和香格里拉碰到當地年輕人,由於學校只教普通話,短短數十載,年輕一代只懂聽、講本土語言,閱和寫已經不懂。

同樣經歷過殖民地統治,墨西哥人失去本土語言;香港人卻難得保留古老廣東話和繁體字的機會。這機會,我很珍惜。珍惜的不只是語言、文字,還有在此地,擁有說話、書寫和思考判斷的自由。只因,一切都非必然。

標籤: 西班牙語